遭華爾街看衰 聯儲6000億美元“主街”救助計劃能否成功
2020年06月07日05:54

  北京時間6月7日消息,美聯儲即將啟動一項6,000億美元的計劃,以拯救受到冠狀病毒危機威脅的大量美國企業和數千萬個就業崗位。而華爾街對美聯儲能否實現這一目標遠沒有信心。

  爭論的焦點是“主街貸款工具”(Main Street Lending Program),其成功與否可能取決於多個因素:企業申請附帶懲罰性條件的貸款;銀行以極低的利率向有風險的企業放貸,這意味著銀行的利潤可能微乎其微;讓那些無法進入債務和股票市場的公司在幾十年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中重新站穩腳跟。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表示,美聯儲為應對大流行而試圖建立的救助計劃中,主街貸款計劃是最具挑戰性的。鮑威爾5月29日表示,該計劃“幾天后”就會實施。該計劃的目標是那些基本上被排除在政府其他刺激措施之外的中型企業,該計劃的啟動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

  主街貸款計劃的緩慢推出和其複雜性讓金融行業開始質疑該計劃能否奏效,尤其是與已經啟動並正在運行的快速反應行動相比,比如美聯儲計劃購買公司債券和投資於企業債的合格交易所交易基金(ETF)。

  “我認為,這可能是最不成功的,” 瑞銀(UBS)的策略師馬修·米什(Matthew Mish)在談到主街貸款計劃時表示:“參與將受到限製,這其中有許多障礙。”

  該計劃的實施失敗可能會給美國經濟和總統特朗普帶來後果,特朗普的連任前景越來越與企業是否能經受住疫情考驗息息相關。鮑威爾將那些有資格獲得主要街道貸款的中小企業稱為美國的“就業機器”,因為它們僱用了約6800萬美國人。

  美聯儲官員拒絕置評。

  到目前為止,企業對是否計劃利用美聯儲這一工具一直保持沉默。對於無法從其他地方獲得融資的企業來說,美聯儲這一工具基本上被視為最後的手段。據金融分析師稱,有可能獲得貸款的公司包括較小的零售和餐飲連鎖企業,甚至還有運動隊。

  這一工具的好處是:一些公司可能不會因為使用這一工具而面臨與接受薪資保護計劃貸款一樣的強烈反對。薪資保護計劃貸款被視為一種“免費資金”,因為如果大部分用於支付工資,債務可以被免除。

  根據美聯儲的計劃,僱員人數不超過1.5萬人或年收入不超過50億美元的企業可以申請貸款。銀行將保留5%的份額,將其餘的95%分配給主街機製。這將使美聯儲能夠發放至多6000億美元的貸款,財政部提供750億美元信貸損失擔保。

  “這將是支持經濟的一項重要努力,但由於官員們對其複雜的細節爭論不休,使其發揮作用將是一項挑戰,”在PGIM Fixed Income首席經濟學家Nathan Sheets表示。“它的成功將取決於失業率的下降。”

  以下是美聯儲面臨的不利因素:

  附加條件

  美聯儲對其貸款施加了一些與國會在《關懷法案》(CARES Act)中規定的相同的限製。這項2萬億美元的經濟刺激法案禁止在償還任何貸款一年前回購股票和向股東支付股息。該法案還對高管薪酬進行了限製。

  美聯儲將在4年內向借款人至少提供50萬美元的貸款,以幫助規模大於薪資保護計劃(PPP)覆蓋的小企業的公司。而美聯儲發放的貸款最多不能超過2,500萬美元,不過企業可以通過主街貸款工具向目前與私人貸款機構達成的融資安排增加至多2億美元。

  小企業與企業家理事會總裁兼首席執行官Karen Kerrigan表示,這一門檻可能會”淘汰“那些在疫情期間急需5萬或10萬美元來填補缺口的公司。

  參議員也有類似的抱怨。路易斯安那州共和黨人約翰•甘迺迪(John Kennedy)和俄亥俄州民主黨人謝羅德•布朗(Sherrod Brown)都已獲得美聯儲官員的承諾,即考慮降低貸款上限。布朗在一次採訪中說:“人們傾向於大公司。”

  美國銀行全球研究(Bank of America Global Research)高收益策略主管奧列格·梅倫耶夫(Oleg Melentyev)表示,對大公司來說,主街貸款計劃的上限則帶來了相反的問題,即資金不足。他表示:“這將是你目前現金消耗的一小部分。”

  對銀行有什麼好處?

  為該計劃提供資金的銀行必須向美聯儲支付最高為貸款金額1%的交易費,這一費用可以轉嫁給借款者。他們可能會對發放貸款的公司額外收取1%的費用,並向美聯儲收取相當於該工具所購買金額0.25%的年服務費。

  不過,銀行的債務利息由美聯儲設定,較倫敦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高出3個百分點。這個水平遠低於貸款機構向在公開市場上被評為投資級以下的借款人收取的費用。由於貸款附帶的條件,這些公司很可能成為風險很高的借款人,獲得融資的選擇有限。因此,銀行可能會以遠低於市場利率的利率向有很大可能違約的公司放貸。

  無波音效應

  美聯儲官員和財政部長努欽(Steven Mnuchin)在過去兩個月多次表示,僅僅是政府宣佈支持信貸市場的計劃就提振了華爾街的信心,使企業得以向私人投資者尋求資金注入。

  困境中的飛機製造商波音公司(Boeing Co.)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這家公司曾與財政部就170億美元救助計劃中的一大部分進行談判,但在信貸市場反彈後,這家公司最終並不需要政府的支持。相反,它出售了250億美元的債券。

  但許多有資格獲得普通市場貸款的公司可能不會從這種現象中受益,因為它們不會定期發行債券或利用銀團貸款市場。

  排除影子銀行

  許多中型企業依賴於影子銀行的融資。在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後的幾年里,影子銀行行業迅速發展,部分原因是由於監管收緊,銀行紛紛從某些市場撤出。到目前為止,非銀行機構一直被排除在政府貸款工具之外,儘管鮑威爾已暗示,美聯儲對修改主流市場以讓它們參與其中持開放態度。

  小企業投資者聯盟(Small Business Investor Alliance)主席佈雷特•帕爾默(Brett Palmer)上月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將非銀行機構排除在外,可能會推遲對中型企業的關鍵融資。截至2019年底,中型企業占私營部門國內生產總值(GDP)的三分之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