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貨幣在日本流行不起來?疫情讓“現金主義”崩潰
2020年06月07日19:01

原標題:電子貨幣在日本流行不起來?疫情讓“現金主義”崩潰

原創 亞洲通訊社社長徐靜波 靜說日本

“假如說,這硬幣紙幣上沾染了病毒,你用手拿回來放入錢包,第一,你的手會被感染;第二,你的錢包會被感染,然後你有可能會變成陽性。”

這句話在網絡上傳開後,日本社會發生了一個奇異的變化。

什麼樣的變化?

沒人敢用錢幣付賬找零!

一個在日本社會爭論了快10年的問題——為什麼電子貨幣在日本流行不起來?瞬間得到了完全的解決。

在東京實行“緊急狀態”期間,我在我家附近的超市里,細細觀察了10多分鍾,看顧客們用什麼方式付賬?結果發現,10個人中,有7個人刷信用卡,兩個人使用軟銀的“PayPay”手機支付,只有一位70多歲的老太太,從錢包里數出一張張紙幣,掏出一枚枚硬幣,花了足足2分鍾時間,才把帳結完。看得出,排在老太太身後的小夥子,滿臉的不高興。

老太太的這一種支付情景,你在今年1月份之前,會認為很正常。但是,1月之後,開始被認為不正常。

日本銀行的統計數據說,日本GDP總額為506萬億日元,但是流通的現金,達到了107萬億日元,佔比21%。而美國只有7.9%,英國只有3.7%。另外,日本至少還有30萬億日元現金,藏在日本人家的衣櫃里。

但是,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維持了幾千年的“現金主義”,就這樣在日本社會崩潰了。

現金主義的崩潰,受傷最重的,是銀行,尤其是瑞穗、三菱UFJ和三井住友三大傳統銀行。由於電子支付的抬頭與普及,越來越多的人不去銀行門店,也有越來越多的人,不去ATM機取錢與彙款,銀行賴以生存的兩大收入源:貸款與手續費,出現嚴重的縮水。相反地,銀行門店的房租不斷地壓迫銀行的經營利潤,也許過不了幾年,銀行將面臨生存的危機。經濟產業省分析說,到2025年,銀行的收益將減少4%。

並不是所有的銀行,日子都不好過。有一類銀行,將會出現蒸蒸日上,那就是網絡銀行。

日本三大網絡銀行——7-11銀行、永旺銀行、Sony銀行,在未來幾年內,將會迅速成長,它們通過電子支付和遍佈全國的便利店、超市ATM機、網絡交易等,啃下日本金融交易市場的大蛋糕。

二維碼是日本人發明的,當初日本人只是用於商品管理。但是,聰明的中國人把它打造成了電子掃瞄支付系統,令中國徹底告別現金,一夜之間跨入了世界電子支付大國的行列。

日本人看著中國人拿手機掃二維碼買油條,剛開始覺得好奇,後來發現,每一筆支付數據,全給相關企業和政府知道,那還了得?——日本人這麼想。

在過去幾年中,日本的幾家銀行和網絡公司、電商平台等,先後推出了20多種電子支付平台,但是大多數淹沒在“個人隱私保護”的浪潮中。

日本信用卡協會2020年2月18日發表的統計報告說,1000戶家庭的調查結果顯示,30%是用信用卡支付,4%是用使用電子貨幣支付。而使用交通卡和二維碼掃碼支付的比例,合計僅為1%。

但是,這一場新冠病毒疫情,改變了日本人的觀念,畢竟,命比“錢”重要!

日本政府趁機做了一件事,將全國各種各樣的電子支付與電子貨幣統合起來,共同打造日本版的“支付寶”。

負責電信業務的總務省,在6月5日發表消息說,為了推進全國的電子掃碼消費,已經將軟銀集團的“PayPay”、“LINE Pay”(類似於日本版微信支付)等18種電子支付服務,構建為全國統一的二維碼支付系統“JPQR”,並從6月22日開始,接受店家的網上申請。計劃從7月份開始,“JPQR”二維碼在全國啟用,爭取年內有10萬家店舖加盟。

滿懷緊迫感的瑞穗、三菱UFJ、三井住友三大銀行,也在6月2日宣佈了一項數碼貨幣打造計劃。

計劃稱,三大銀行已與JR東日本鐵路公司達成協議,利用現有的交通卡Suica,打造日本最強的數碼貨幣。

迄今為止,瑞穗銀行與地方銀行合作,推出了電子貨幣“J卡”。三菱UFJ銀行也準備推出獨自的電子貨幣“coin”。但是,與軟銀集團等IT通訊服務商相比,這些銀行電子貨幣推廣力度低,而且行動滯後。

目前,日本人使用最廣的是交通卡Suica,發行量已達8000萬張。這種交通卡不僅通用於全國的地鐵輕軌和公交、出租車,而且一次性最高可充值2萬日元(約1300元人民幣),已經作為電子貨幣用於超市購物和一般性店舖的消費。與銀行發行的電子貨幣不同的是,Suica卡不具備銀行賬號和彙款收款的功能。

日本三大銀行認為,Suica卡已經在全國普及,而且還融入在手機中,因此,只要賦予Suica卡更多數碼貨幣的功能,那麼,Suica卡就可以以一種嶄新的形式,打造成日本最具代表性的數碼貨幣。

日本三大銀行的“數碼貨幣”計劃,不僅得到了JR東日本鐵道公司和眾多金融機構、IT企業的共同參與,更是得到了日本政府的全力支援。即將成立的推進事務局中,金融廳和經濟產業省、日本銀行都將派員參與,可以說,這是官民合作的“國家計劃”。

事務局計劃在今年秋天公佈日本數碼貨幣的發行計劃,並爭取在2021年內投入使用。這種數碼貨幣,不再是投資者炒賣的虛擬貨幣,而是直接變成老百姓日常生活中使用的“錢”。

日本人很不喜歡“革命”兩字,認為這是“殺頭”的意思。但是,近千名日本人感染新冠病毒的不幸離去,最終讓日本社會自覺與不自覺地“革命”起來,開始告別“現金主義”,全面邁向電子支付與數碼貨幣的新時代。

有一個課題,值得我們研究和關注,那就是中國的支付寶和微信支付,能不能融入到日本的“JPQR”系統之中?如果不能融入的話,那麼,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將會在日本被邊緣化,最終只能在中國人圈里打轉,踏不進日本人的家門。

————————————————

“亞通社速報”公眾號,每天上午推送日本最新要聞。

喜歡收聽音頻節目的網友,請掃碼“喜馬拉雅靜說日本”節目。

每週三、週六播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