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名美國頂尖科學家聯名督促朱克伯格:請站在歷史正確一面
2020年06月07日07:13

  新浪科技 鄭峻發自美國矽谷

  過去的這個星期,朱克伯格陷入前所未有的公關危機,甚至比用戶數據泄露事件更為嚴重。由於不願處理總統特朗普的爭議性內容,他不僅承受著來自主流媒體和網絡輿論的抨擊,更遭到來自自家員工以及早期員工的公開指責。儘管朱克伯格依然堅持不碰特朗普的帖子,但他為了安撫員工士氣,也同意未來提高網站言論標準的執行透明度。

  然而,現在朱克伯格又遭受了新的尷尬:花巨資贊助的專家學者都沒有給自己留面子。143名受到朱克伯格夫婦基金會(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和朱克伯格夫婦醫學實驗室(Chan Zuckerge Biohud)資助的美國學者和科研人員今天簽署公開信,督促朱克伯格實施更為嚴格網站內容政策,打擊虛假信息和煽動言論。

  組織這封聯名公開信的哈佛大學教授黛博拉·馬克斯(Debora Marks)表示,是時候讓Facebook站在歷史正確面了。另一位組織者猶他大學教授謝潑德(Jason Shepherd)表示,我們的工作不是告訴朱克伯格該怎麼運營他的公司,但我們希望至少表達對他的自我衝突的使命擔憂,我們正在參與他的使命項目中。

  簽署這封公開信的專家學者中包括了68位朱克伯格夫婦基金會直接贊助的研究團隊負責人,以及60多位來自美國頂尖研究機構的教授,甚至還有朱克伯格夫婦基金會的科研小組負責人以及諾貝爾獎獲得者。非贏利醫學機構朱克伯格夫婦醫學實驗室資助了一些很難得到傳統資金支援的前沿醫學科研項目,例如神經退化障礙疾病研究。

  這些科研人員的院校包括了哈佛大學、斯坦福大學、耶魯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UCSF)、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哥倫比亞大學等等。

  這裡面也包括了朱克伯格夫婦的母校——哈佛大學和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朱克伯格和妻子普莉西亞·陳都曾在哈佛求學,但朱克伯格創辦Facebook之後輟學來到矽谷,而普莉西亞·陳本科畢業之後,為了兩人團聚,也來到UCSF繼續求學。

  公開信正文:

  親愛的馬克,

  我們是一群目前或者曾經受到朱克伯格夫婦基金會或者朱克伯格夫婦醫學實驗室資助的科研人員。

  像Facebook這樣的社交媒體平台已經成為民眾主要的信息傳播手段。儘管社交平台允許全球信息傳播,但也推動了虛假信息的擴散。未經事實驗證的新聞傳播會帶來混亂,導致對專家的不信任。實際上,Facebook也在自己的用戶規則中承認這一點。Facebook並沒有對特朗普總統實行同樣的用戶規則,任其通過Facebook平台傳播虛假信息和煽動言論;和很多人一樣,我們也對此深感不安。舉例來說,他所提到的“打劫開始,射擊開始”(When the looting starts, the shooting starts)就是明顯的煽動暴力。

  作為科學家,我們致力於尋找方法讓世界變得更好。我們很榮幸參與朱克伯格夫婦基金會的項目,幫助實現基金會的使命,“用科技幫助解決我們一些最為艱難的挑戰——從阻止和消除疾病,到改善孩子的學習體驗,到改進司法系統,到為所有人打造一個更加廣闊、公正和健康的未來。故意虛假信息和分裂性言語的傳播,是與我們的目標完全對立的。我們對Facebook在此問題上的立場深感擔憂。

  我們督促你對那些有害民眾和團體的虛假信息和煽動言論採取更為嚴格的政策,尤其是在當下我們正與種族不公正做鬥爭的背景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