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騙你花錢,導遊編了多少鬼故事
2020年06月16日17:36

原標題:為了騙你花錢,導遊編了多少鬼故事

原創 上流工作室 網易上流

作者 | likely

編輯 | 未生

就問問被憋了這麼久,誰不想開開心心地去旅旅遊,散散心,放放風呢?

不過,想出門撒歡的心態我瞭解,但是即使出門旅遊,也請記住報團須謹慎。

否則,從歷史經驗來看,人家旅行回來收穫的是詩與遠方,你收穫的可能是一褲兜子導遊野史。

想知道這屆導遊攢了多少野史,隨便報個便宜旅行團你就知道了。

注意,一定要便宜,最好是那種幾百元的京津冀三日遊,或者蘇杭雙日遊,團里以穿紅戴綠的中老年為主、小升初的熊孩子為輔。只有這樣,才能保證收穫足夠量的導遊牌野史——

從北方的宮帷秘史,到南方的文人軼事;從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始末,到上古洪荒的創世密辛……彷彿就沒有導遊不知道的。

其中最吸引人的,也是當代導遊的必備“知識”,莫過於——宮廷秘史。

什麼狠毒火辣的南朝皇后、遠走西南的南明君主、深埋在中原大地深處的殷商食人族遺蹟,以及藏匿過明朝遺老的深山老林……最後還有讓所有導遊都欲罷不能的清朝秘史。

被“講評”最狠的,首先就是故宮、頤和園等皇家園林,其次就是各類傳奇王府。

比如這種——

但細究起來,其實很冤。先不說18年的燈展,就說展《清明上河圖》那年,故宮看展的人天天排到晚上八九點……也沒什麼問題。

還有這種——

這純粹就是造謠了。

關於佛香閣,頤和園官方的介紹是這樣的:

清乾隆時在此築九層延壽塔,至第八層“奉旨停修”,改建佛香閣。該閣仿杭州的六和塔建造,閣上層榜曰“式延風教”,中層榜曰“氣象昭回”,下層榜曰“雲外天香”,閣名 “佛香閣”。內供接引佛,每月望朔,慈禧在此燒香禮佛。原佛香閣在鹹豐十年毀於英法聯軍,光緒時在原址依樣重建,供奉佛像。

我有理由懷疑這些導遊脫離了神神鬼鬼就不會說話,據說他們連橫店的山寨故宮“明清宮苑”都不放過。

這種就很嚇人,不過仔細一想就知道不可能。

先不說每天有多少個組在橫店拍戲,就說“明清宮苑”1998年開始建造,曆時八年才建成,2006年左右才開始使用,以網上衝浪的普及度來看,要真有這種事,早上熱搜了。

慘遭荼毒的影視城無獨有偶。07年上流君去寧夏西部影視城的時候,印象深刻的不是《大話西遊》里的盤絲洞,也不是《新龍門客棧》的原裝鋪面,是當時導遊指著一面牆說:

“這裏距西夏王陵很近,當初大興土木得罪了亡靈,所以張藝謀後來在這拍《紅高粱》的時候,怪事頻出。比如這面牆,據說鞏俐當年親眼看見有一隊紅衣宮女沿牆走過,朝著王陵的方向去了……”

紅衣宮女,沿牆走過——就問你熟不熟悉?(配合上邊故宮那條食用效果更佳)

除了帝王將相的豪華緋聞套餐,慘遭導遊嘴遁的,還有江南的文人墨客。

如果你去過蘇杭,你就會真切地感受到什麼叫“要問蘇杭美不美,全靠導遊一張嘴”。

西湖湖畔白娘子、許仙和法海的恩恩怨怨被事無鉅細地補充出十幾個高清細節版;伍子胥如何象天法地始築吳都,洪武年間的蘇州人又是如何被迫遠遷淚灑閶門的;唐伯虎在桃花塢里究竟遇到了幾個桃花仙,大家都幹了點什麼……(大誤)

如果你去逛江南園林,那說法更是多了去了。什麼門檻不能踩,要左腳邁進,右腳邁出以示尊敬;圓形方孔磚不能踩,踩了會破財;某棵樹原主種下時天降祥瑞,可以摸一摸;某棵樹種下時罔顧風水,主人家再沒降下男丁,不能摸……

△蘇州拙政園的鴛鴦館西側鋪地|來源:知乎

此外,上古傳說也從不放過。

隨便一個什麼坑,都可以是神仙下凡時踩的腳印;但凡是塊奇石,都是女媧補天時降下來的神通;只要是條河,如果不是有龍則靈,那就必然有河妖和寶塔遙相呼應,河底肯定藏著深埋多年的銅龜或玄武;還有,孫猴子不知道打翻了多少煉丹爐,導致中華大地遍地都是爐蓋。

除此之外,就連隨便一個行車途中的荒郊野外,都可能有軒轅黃帝種下的柏樹、大禹治水時開墾的鴻溝……

導遊嘴裡的這些說辭,與其說是什麼野史,反而更像是怪力亂神的封建迷信。

這些說法與互動固然抓人眼球,也打斷了長途奔波後的昏昏欲睡,但你一定要用自己聰明的小腦瓜判斷一下,是不是要信他的邪。

2016年,北京市旅遊局頒布了《北京市旅遊條例(草案修改稿)》,其中明令禁止導遊向遊客講述野史,並表示這是一種“惡意歪曲歷史”的行為,應該予以處理。

既然是野史,那必然讓人難以分辨。有時候,聽起來真的故事不真,假的故事也不假。

這些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全掛在導遊的嘴上——看功力。

山東東阿縣有一個曹植公園,裡邊有洛神湖、銅雀台等等,還有東阿集團搞的什麼藥王山之類,附近還有所謂的“曹植墓”。

去到那的時候,導遊必然會跟你提起《洛神賦》和“七步成詩”的典故。前一個是神話套神話的套娃,而這後一個,身為《小學生必背古詩詞》中的名篇,《七步詩》的故事從小也是被印在課本上,長在我們腦子裡的。

但是,這《七步詩》的故事,很可能是個段子,只不過歷史悠久了一點,連魯迅都對此持有懷疑。

最早記載《七步詩》的是《世說新語》。想一下你的語文書上是怎麼給《世說新語》下定義的?是南朝劉義慶所編撰的誌人小說集。

簡要來說,它是個小說。你琢磨一下吧。

而說起《洛神賦》,這裏又想到一個故事。

跟團去過龍門石窟蓮花洞的人都知道,在蓮花洞外,導遊會將一尊觀音造像特別指給你看。這座觀音像據說是整個石窟中最美、最儀態萬方的佛像,一度有東方維納斯之稱。

屆時,你的導遊會激情洋溢地告訴你,當年,戲曲大師梅蘭芳先生為編排新戲,一直拿不準方向,缺乏靈感。偶然間,他受友人之邀來到了龍門石窟,看到了這尊觀音像,瞬間驚為天人,靈感迸發,這才有了他的第一部古裝戲《洛神》里的扮相,開時尚之先河。

△要說像還是有點像的,可見時尚可能確實是個圈

這個故事聽起來異常真實可信,有的傳記里還似真似假地提過,但當你試圖搜索它的出處時就會發現:這個故事從始至終,只出現在導遊詞里,而是時間還很早。而那些所謂的傳記,沒有一篇是親曆者寫的,追本溯源,可能都是由龍門的導遊詞而來。

這回你就該知道,為什麼旅遊局要處理這些野史,因為它們真的會幹擾你對真實歷史的認知和解讀。

之前說過,清宮秘史是這些假段子密集出沒的領域。如果要說宮闈秘史的話,怎麼少得了我們的和大人呢?

“一座恭王府,半部清朝史”。在四九城的各色王府里,恭王府成功地因它出眾的知名度,以及主人家令人唏噓的傳奇遭遇奪得了魁首。

當然,大家喜歡的,導遊也喜歡。

提起恭王府,就不得不提令它在旅遊業聞名遐邇的“福字捲軸騙局”。

恭王府花園中的假山“滴翠岩”石洞下,有一塊據稱是康熙爺所寫的“福字碑”,號稱是天下第一福。

這麼好的素材,導遊們怎麼可能錯過。於是圍繞“天下第一福”的添油加醋就開始了——什麼“這個福字有多吉利”,什麼“多子多田多才多壽多福”,什麼“雖然和大人因貪盜福,但福有定數”......

講完故事,大家排隊按照導遊指導的順序,從上往下摸這個字。在這一套流程之後,重點來了,導遊會讓你去周邊的某個商店,花好幾百大洋買一個福字拓片,還告訴你:“這個碑啊,越拓越不清楚,能早買就早買,過幾年就沒了。”

關於這個福字碑的爭議就來源於此。作為國寶文物,福字碑真的能一直拿來拓片賣錢嗎?而且之前的時候,各大媒體也爭相報導過恭王府周邊商店坐地起價的新聞。

導遊的話術,是不是為了拉動旅遊消費杜撰的,咱可真得好好想想。

這些導遊的野史,都是哪來的?

為了找出這個秘密,上流君從某舊書網上,搜出了一堆書——

除此之外,還有這種目的性和導向性非常明顯的——

△不得不說,雖然不甘心,但感覺破案了了

有導遊從業者表示,其實導遊也是看人下菜碟的,什麼樣的團,他們給配什麼樣的導遊詞。

比如畢業旅行團,導遊們會多講點歷史書上的東西,主要是為了防杠。年輕人對野史的興趣度通常一般,而且,面對一群處在“一生中知識水平最高年齡段”的人,多說多錯,錯多了沒準就會收穫一星差評。

但如果面對的是一個夕陽紅旅行團,那這個就很刺激了。

老年團的黏性一般不是很好,精力有時候也一般,導遊往往扯著嗓子喊一天,才能保證團員不被路邊的花花草草吸引過去,甩開花絲巾就開始拍照。

這時候,野史的重要性就出現了。講解重點的時候可能他們打瞌睡,但當講起野史的時候……通常會在幾秒之內收穫一群奔襲而至的人頭。

其實,對於導遊講野史這件事,很多人表示非常憤怒,覺得應該予以取締——也確實基本被取締了。

也有些人覺得這些野史挺有意思,還挺捨不得。

但上流君想說,儘管導遊的段子好聽,也就聽聽便罷。畢竟,想瞭解一個地方的人文歷史,不能靠走馬觀花啊。

[1]《景區講解亂象何時休 81.9%受訪者希望聽到更多靠譜的講解》,中國青年報

[2]《北京最奇葩的景點野史,知道真相的我眼淚流下來》,北京旅遊

[3]《故宮、天壇、頤和園的導遊再講解“八卦野史” 可要小心了!》,光明日報

[4]《北京旅遊經典騙局:恭王府福字騙局+鍾鼓樓貔貅騙局》,搜狐網

原標題:《為了騙你花錢,導遊編了多少鬼故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