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Apple稅”久矣 微信、亞馬遜等紛紛斷繳
2020年06月17日21:26

  1、微信暫停iOS端虛擬付費,微信與Apple開啟第三次交鋒。

  2、沒想到的是,為App Store貢獻一半收入的中國市場還沒有人助攻,反倒是國外科技巨頭紛紛斷繳“Apple稅”,在Spotify、Netflix拉到歐盟這一最強助攻時,亞馬遜也悄然暫停iOS的虛擬付費,包括Kindle電子書和電商會員。一時間,Apple成為眾矢之的。

  3、還有6天,Apple2020年開發者大會即將召開。Apple將如何留住人心?

  來源:IT時報

  作者:IT時報記者 孫妍

  6月16日,歐盟正式對Apple啟動反壟斷調查,原因有二,其一便是備受爭議的“Apple稅”。Spotify、Netflix等科技公司相繼在iOS端去掉了付費接口,回流至官網完成購買會員等。

  此前,入駐AppleApp Store的開發者一直都在妥協,雖然心有不甘,但終究繞不開強大的iOS生態,乖乖繳納30%的虛擬收入分成。但讓音樂服務平台Spotify、視頻服務平台Netflix等科技公司向歐盟“上書”的主要原因,還是Apple滲入音樂、視頻、電子書等領域,動了他們的蛋糕。

  Spotify的直接競爭者就是Apple Music,Spotify將自己在競爭中落後歸咎於Apple拿分成的同時還要拿App的數據,借助平台優勢,Apple可以掌握競爭對手報價、動向等數據。

  此次歐盟“雙管齊下”,對AppleApp Store和Apple Pay同時發起反壟斷調查。但是Apple發言人回應該投訴“毫無根據”,這筆手續費是合理的,Apple為消費者提供了一個安全可靠的下載平台和付費渠道。

  01

  海外科技企業斷繳“Apple稅”

  這是一場漫長的投訴,長期以來,開發者都需要將30%的虛擬收入上繳給Apple。據一位參與上述談判的人士透露,Spotify與歐洲監管機構討論Apple的做法已有大約五年時間。

  除了在線音樂、在線視頻、電子書等領域的直接競爭者斷繳“Apple稅”外,國外電商巨頭亞馬遜等也開始行動。

  據《IT時報》記者觀察,Kindle取消了iOS端購買電子書的功能,同時,亞馬遜中國iOS端應用已經不支援會員購買,需要到亞馬遜官網完成註冊及付費。

  但亞馬遜這一動作是否為抗議“Apple稅”,亞馬遜中國方面未正面回應。

  這時正值微信公眾號暫停iOS端虛擬支付。

  5月29日,微信公告指出了三類虛擬支付違規問題,包括付費購買虛擬商品,付費解鎖優質服務,以及關閉iOS端虛擬支付功能後,虛擬商品頁面仍然保留貨架價格標籤展示、購買/付費/訂閱/充值等功能或按鈕。

  知識付費、在線教育等疫情下逆勢上揚的行業,將在這次微信Apple之戰中成為“最受傷的人”。

  “現在採取的短期方案是將用戶引導到微信群中完成購買會員、課程等。”小鵝通客服表示,小鵝通是幫知識付費機構在微信上搭建店舖的技術服務商,自微信公佈暫停iOS端虛擬支付後,小鵝通的客服便開始應接不暇。

  從小鵝通公開數據可以看到,它已經搭建了100萬家在線註冊店舖,吳曉波頻道、十點課堂、新東方留學課堂等都是它服務的商家,交易流水達82億元,知識商品數1100萬個,但它沒有公佈虛擬付費產品所佔比例。

  一位微信知識付費博主告訴《IT時報》記者,他的微信會員服務就是借助小鵝通工具搭建的,目前微信還沒有立刻暫停iOS端的付費渠道,但他所有的會員收入都來自微信公眾號,其中70%的會員收入來自iOS端,無奈之下,他只能把潛在會員引導至自己的微信群裡。

  此前,他需要向小鵝通支付一年6000多元的服務費,再花千分之一的手續費就能將微信錢包里的會員費全部提取出來。“目前會員不是特別龐大,已經引導1000多人,小鵝通沒有介入,都是我自己在拉群。”這對小鵝通這類知識付費、教育領域的技術服務商來說,將是更大的危險信號。

  有讚等技術服務商也表示正在觀望中,畢竟付費很難繞開系統的底層邏輯。

  02

  兩次用戶大遷移

  微信,在一定程度上擔當了Apple開發者的“避風港”,從兩次用戶大遷移窺見一二。

  遊戲、教育、直播行業的App開發者把用戶從App引導至微信公眾號來完成虛擬物品支付,以此規避Apple高昂的分成,如今微信公眾號暫停虛擬付費後,開發者只能把用戶遷移至微信群。

  “這也是為何國內反應沒有國外開發者來得激烈的原因所在。”一位從事App推廣的業內人士說道。

  Apple應用市場的成本高於Android應用市場,是行業里公開的秘密。國內Android手機廠商多會自建應用商城,遊戲和其他應用要分開來看,應用商城會向優質的遊戲App收取推廣費和分成,而一般的遊戲和其他應用,一般只需要付推廣費,也就是所謂的競價排名。

  更多的企業將“Apple稅”轉嫁給用戶,根據《IT時報》近期的調查,Apple手機用戶在大多數平台上購買會員,要比Android手機用戶貴,而這些平台大多是以虛擬收費為主的視頻、音樂、音頻App。

  這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了為何某些虛擬產品會引導至微信公眾號支付,比如,在京東商城iOS端看不到與騰訊視頻、愛奇藝等平台的聯名會員。一旦在iOS端點擊Plus會員,京東便會向用戶發送一條短信:“iOS端暫不支援PLUS聯名年卡(騰訊視頻、愛奇藝等)售賣,可微信關注‘京東PLUS會員’公眾號購買。”

京東iOS端聯名會員主要是與銀行合作
京東iOS端聯名會員主要是與銀行合作
與流媒體平台的聯名會員藏在京東微信公眾號
與流媒體平台的聯名會員藏在京東微信公眾號

  更弔詭的是,在微信宣佈暫停iOS端虛擬付費的同一時間,部分用戶發現,騰訊視頻連續包月等會員費產品出現不定期的故障,報錯顯示“未能連接上Apple服務”。

  但是,這次用戶遷移,對開發者、微信甚至用戶來說,都是危機四伏。

  繼賣茶葉群後,免費教畫群、薦股群、理財群開始攻陷微信群,知識付費平台一旦進入這個充斥著騙局的池子裡後,用戶甄別真假的成本大了,開發者的推廣成本高了,微信淨化生態的成本高了。

  03

  微信與Apple誰輸誰贏?

  回看微信與Apple的數次交鋒,第一次交鋒是微信打賞,第二次交鋒是微信小程式,一個回歸一個封禁。

  坐擁11億月活用戶的微信,在用戶量上碾壓Apple在中國的用戶量, 微信想做的是一款超級應用,佈局公眾號、小程式,試圖用更輕的方式來替代App,這自然引起了Apple的警覺。

  6月16日,Apple12年來首次公佈了App Store的全球交易額,去年通過App Store促成了5190億美元的銷售額,其中,中國用戶貢獻了47%,而排在第二位的美國,只有中國的一半。

  當然,Apple並不對實體商品進行抽成,只對虛擬商品抽成。

  5190億美元這個數據是由AnalysisGroup進行的獨立研究,報告指出,其中85%歸開發者和第三方企業所有,15%歸Apple所有,相當於Apple靠“Apple稅”賺了778.5億美元。

  目前看來,Apple不願意放棄這筆巨額收入,微信與Apple也不至於走到二選一的那一步,跟國外科技巨頭們類似,微信暫停iOS端的虛擬付費,被更多的開發者解讀為抗議“Apple稅”。

  誰輸誰贏還要看中國幾大互聯網巨頭的反應,因為中國市場無疑是AppleApp Store的“現金牛”。

  目前來看,支付寶與百度都有意於小程式的生態,抖音、快手等新生代流量巨星也有很大部分的收入涉及到直播打賞等虛擬收費,騰訊、網易等遊戲巨頭自不用說,因為遊戲定然是應用商城最大的“金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