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無霸基金背後的八家公司,過去五年都經曆了什麼?
2020年06月22日12:55

原標題:巨無霸基金背後的八家公司,過去五年都經曆了什麼? 來源:界面新聞

基金公司要規模,基民要投資收益,這二者往往並不一致甚至時有衝突。基民想要賺錢,必須“逆人性”。基金公司要想做大規模,須順人性,什麼火爆賣什麼。

界面新聞梳理2015年巨無霸基金背後的出品方管理規模變化趨勢發現,在過去五年“既要又要”的發展曆程中,有的在一次次市場狂熱中乘風而起,有的則始終波瀾不驚。有的在權益類增長乏力時轉而尋找新的“山頭”,有的則在“斷崖”後迎來大刀闊斧的改革和生機,當然還有的就是高光後就此隕落。

乘風而起

“人生發財靠康波”。在基金業,最諳此道的莫過於易方達。

2015年以前,易方達長期處於行業老三的位置(非貨幣規模)。2015年上半年,易方達連續發了兩隻百億級規模的新發基金,旗下偏股主動型基金從429億元躍至1481億元。增幅245%,實現了千億級大擴容,一舉成為非貨幣規模最大的基金公司。

今年以來易方達新成立的主動偏股型基金規模為665億元,在同行中遙遙領先。其中易方達均衡成長的發行規模達270億元,一隻基金的發行量就超過了95%的同業公司旗下主動權益的總發行量。

位於上海的基金公司彙添富雖然與易方達遠隔千里,發展節奏卻頗為相似,可謂“神同步”。

上圖為易方達與彙添富近十年非貨幣規模變化對比圖。從圖中可以看到,兩家公司的波浪上升曲線非常相似,只是幅度有所不同。

它們都擅長乘風而起。2015年,彙添富醫療發行了261億元,緊隨易方達新絲路。今年以來,彙添富發行了四隻偏股混合型基金,其中三隻基金規模超過百億。

具體到各基金類型來看,偏股主動型方面,彙添富與易方達近年來差距明顯縮小。不過指數股票型與債券型仍有較大差距。以下為偏股主動型的規模變化對比圖:

有趣的是,兩家公司的口號也異曲同工:易方達說,“我們執著於在長跑中勝出”。彙添富則說,“堅信長期的力量”。

波瀾不驚

一位在景順長城工作近10年的基金經理告訴界面新聞記者,他一直記得入職培訓時總經理說的那句話:“寧取細水長流,不要驚濤裂岸”。

景順長城過去十年的管理規模變化軌跡,也如細水長流。

2015年之前,景順長城的偏股主動型基金與易方達不相伯仲,有時甚至超過易方達。但在2015年上半年期間,景順長城卻被甩出八百條街:從468億元增長到582億元,增幅24%,增長金額114億元。增速只有易方達的十分之一。如下圖所示:

進一步梳理可發現,增量的114億元主要是一隻百億級爆款基金的貢獻——景順長城滬港深精選,期末資產淨值為104億元。

也就是說,除了滬港深精選之外,景順長城的主動權益規模在2015年上半年幾乎沒有增量。回顧當年的表現,在遍地“翻倍基”的2015年,景順長城旗下沒有主動型基金實現收益翻番。另一方面,多隻主打藍籌、價值風格的大基金由於在牛市行情中漲得慢,因此遭到了投資者瘋狂贖回。

市場驚濤裂岸,景順長城卻始終波瀾不驚。從上圖可以看到,2016年到2019年期間,景順長城的偏股型基金規模相對穩定。

不過,論總量的波瀾不驚,第一名還要數嘉實基金。以下是過去十年非貨幣規模曲線圖,其中寶藍色為嘉實基金:

嘉實基金在2015年發行的爆款名為嘉實事件驅動,初始規模達到165億元。不過,這隻基金對嘉實沒有太明顯的影響。

因為嘉實本身就是一艘超級大船。下圖為嘉實基金近10年偏股主動型基金管理規模變化圖,可以看到前面七年都是相對平穩上升的狀態:

不過,2018年起,嘉實基金的偏股主動型規模走勢震盪向下,並沒有隨著市場的回暖而顯著回升。

大船講究穩,看起來少了些衝勁。不過,從人事變動數據可以看到,嘉實正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年輕”。

過去五年,嘉實有三項人事指標均為業界之首:總共27人離職,同時新聘基金經理50人,在任基金經理61人,(2015年6月1日至2020年6月4日,wind數據)

在嘉實內部,年長的基金經理陸續卸任。蟄伏多年的研究員們走向台前並日益成熟,曾經的新生代基金經理也逐漸成長為公司的“頂樑柱”。此外,嘉實基金還從外部引入績優基金經理,並委以要職。

這期間,一些基金經理剛剛冒尖就離開了嘉實。董理、季文華先後投奔興證全球基金。李化鬆則南下深圳,出任平安基金的權益投資總監。

借“債”擴張

工銀瑞信基金5年間有過兩個高光時刻。

第一個高光時刻在2015年二季度,偏股主動型基金首次超過千億(1051億元)。當季發行了“天王組合”——由劉天任與王爍傑共同管理的工銀瑞信互聯網加,首募規模近200億元。然而,這隻巨無霸基金的後來表現傷透了基民的心:成立至今最大跌幅74%,目前淨值不到五毛,成為當年八隻基金中最慘的一隻。

工銀互聯網加後,工銀瑞信再無主動權益爆款,相關規模震盪走低。直到2019年,隨著主動權益類基金業績的好轉,才重新開始緩慢爬升。

第二個高光時刻在2017年一季度。當季度末,工銀瑞信債券型基金規模突破三千億大關。突破來自於機構定製基金:該季度成立了一隻900億規模的債基,工銀豐淳半年定開債券。該基金創下了一項至今未能打破的新紀錄,成公募基金史上首發規模最大的產品。不過,僅僅半年後,持有人便抽走了絕大部分資金,該產品規模只剩18億元。

相比權益類基金,工銀瑞信近年來的發展更依賴於債券基金的擴張。

根據wind2020年一季度數據顯示,工銀瑞信的非貨幣規模為2147億元,其中偏股主動型為504億元,指數股票型為128億元,債券型為1425億元。債券型基金的佔比高達66%。

與市場印象不同的是,東證資管近兩年的增量也來自於債券基金的貢獻。

在公募基金圈,東證資管來得晚,出名早。2014年1月,東方紅才發行第一隻公募基金。僅僅一年多之後,東方紅就出現了百億級爆款,名為東方紅中國優勢。時至今日,這隻基金的回報率為88%。也是2015年那批百億基金中業績最好的一隻。

2014年以來,東方紅非貨幣基金管理規模曲線呈45度斜線小幅震盪上升。回撤小,漲幅大,就像一隻績優權益類基金。

事實上,東方紅大部分的規模也確實來自於偏股主動型基金的貢獻。最新的非貨幣規模為1216億元,其中偏股主動型695億元。

增長最快的階段是2017年。那一年,“漂亮50”概念風行,與東方紅偏愛的行業龍頭風格高度契合。當年混合型基金業績前十榜單中,有6只來自東方紅。

但從2018年起,東證資管的偏股型基金規模波動增大,幾無增量。Wind數據顯示,2018年一季度偏股型基金規模為735億元,今年一季度反倒下降到696億元。

另闢蹊徑

過去五年,富國基金經曆了一輪“過山車”式的發展曲線。

第一個波峰出現在2015年二季度,當時的非貨幣規模為2598億元。

第二個波峰即現在,也是富國基金的新高度,非貨幣規模為2728億元。

2015年,富國基金髮行了一隻132億元的巨無霸基金,名為富國改革動力。不過,當年波峰的真正推手並不是主動權益類產品,而是分級基金。

富國基金2015年中的非貨幣規模中,其中六成規模來自於指數股票型基金。彼時,富國基金旗下擁有10只分級基金,覆蓋國企改革、軍工,工業,創業板、證券、移動互聯網,新能源汽車、煤炭、銀行甚至體育等領域。其中不乏規模超百億的產品,最大的一隻規模高達560億元。

可以說,在指數基金尤其是分級基金領域,富國基金當時可謂風光無兩,全面碾壓同業。在分級基金被限製後,富國基金的整體規模也出現了斷崖式下跌。

但富國基金並沒有因此一蹶不振。從2019年開始,富國基金的規模曲線再度回升。

在最新的非貨幣規模數據中,偏股主動型基金占三成,債券基金占到四成。至於曾經的支柱產品指數股票型基金,目前不到三成。

也就是說,第一個波峰來自分級基金的貢獻,第二個波峰來自債券基金的貢獻。

而富國基金的偏股主動型產品,在經曆了震盪下跌後也呈現出“絕地反擊”之勢,目前規模為896億元,也是該公司的新高記錄。從2019年年初算起,偏股主動型基金的規模翻了一番。

與“新高”相呼應的是階段性業績。根據wind擬合業績表現統計顯示,富國基金2019年以及今年以來的業績在八家公司中是最好的。(截止至6月22日數據)

明星隕落

在大多數巨無霸出品方非貨幣規模創下新高的同時,唯有中郵基金走了一段長長的下坡路。

中郵基金曾有“三劍客”聞名江湖。任澤鬆憑藉2013、2014、2015連續三年的好業績名聲大噪,成為基民心目中的“白馬”基金經理。然而,16年開始劇情反轉:多隻重倉股爆雷,任澤鬆離開公募,鄧立新遭調查。“三劍客”解體,原總經理突然辭世……中郵基金進入多事之秋。

2018年3月,新管理層對原有的投研體系進行大刀闊斧地改革,提出了以絕對收益理念為核心的投研體系改革方案。從上圖可以看到,2018年底開始,中郵基金的規模企穩並重新進入爬升期。

來源:界面新聞

記者 黃慧玲

(編輯:謝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