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有哪些搞笑卻真實存在的事情?
2020年06月22日11:37

原標題:歷史上有哪些搞笑卻真實存在的事情?

原創 團隊作者 朝文社

作者|我方團隊張嶔

字數:3686,閱讀時間:約10分鍾

歷史提問

歷史上有哪些搞笑卻真實存在的事情?

一、皇上,草民家的豬丟了

這類“真實且搞笑”的事兒,就得先從大宋天子趙匡胤說起。某一日這位“宋太祖”正忙得轉筋時,忽接報有個叫牟暉的汴京百姓,正在憤怒敲打登聞鼓。趙匡胤吃了一嚇:莫非有天大的冤情?趕緊安排接見。一見面這牟暉就眼淚嘩嘩:“皇上,草民家的一口豬走丟了,您可要為草民做主啊!”

趙匡胤當場差點沒氣暈:你這急赤白臉求見朕,原來就為一口豬?事後更把宰相叫過來一頓罵:“似此細事悉訴於朕,亦為聽決大可笑也!”也就是“這種破事以後別找朕”。但對“找豬”的牟暉呢?卻還是笑臉以待,補償了他一千錢,算是圓滿處理了。

為何火再大,還要“圓滿處理”?因為這“登聞鼓製度”,就是趙匡胤的治國大招。北宋開國初,官員“貪虐害民”的五代遺毒仍在,於是趙匡胤改革了“登聞鼓製度”。百姓只要有冤,就可越級敲鼓上告,大事小情都要受理。小小登聞鼓,卻有著“掌受文武官及市民章奏表疏”的重任。趙匡胤就算再不爽,也得“扛住”登聞鼓的體面。

所以,北宋一百多年里,趙匡胤雖然好些國策都被後來者“弄跑偏”,但“登聞鼓製度”卻繼承的很好。雖然“找豬”的破事不少,但比如宋太宗年間的“開封王元吉冤案”,宋神宗年間的“傅勍被殺案”,在官員製造冤案的情況下,都是受害者通過“敲登聞鼓”喊冤,才最終得以平反昭雪。甚至北宋末年,開封“拆遷戶”也怒敲登聞鼓,告贏了枉法的戶部尚書蔡京,叫這不久後權傾朝野的“蔡太師”,乖乖“坐罰金二十斤”。

積貧積弱且頻發農民起義的宋朝,為何能堅挺下來?這能讓百姓“敲鼓出氣”的登聞鼓,以及登聞鼓維繫的民心,就是重要因素。

二、北宋第一“虎爹”

大宋開國後重文輕武,但武將里也狠人眾多,呼延讚就是其中一位。不過比起野史里彪悍的“呼家將”來,真實歷史上的呼延讚,最出名的狠事卻是一樁——對娃狠!

這位打了一輩子將的生猛武將,“帶娃”時也是硬心腸。冬天最愛幹的事兒,就是叫自家孩子們脫赤條條站一溜,然後刺骨的涼水往身上澆。當然疼起娃來,那也是真疼,他有個孩子生了重病,醫生說得割當爹的身上的肉做藥引,呼延讚二話不說,照著自己大腿就是一刀……

如此虎爹,也常把當時的宋太宗嚇著。那正是宋遼激戰正酣的年月,求戰心切的呼延讚,自己全身刺滿了“赤心殺契丹”之類的字樣,給四個兒子也“同等待遇”,全身血呼啦差一頓“刺”,還打算給家裡女眷臉上刺字,惹得全家一頓哭鬧後,才改成刺胳膊。如此折騰,連宋太宗也忍不了,還派太監來挖苦一頓:您刺字多費勁啊,把心剖出來好了。

但是,真到了宋遼戰場上,這戰場下動不動“刺字割肉”的“虎爹”呼延讚,卻展現出一個軍人的冷靜。宋軍拿下北漢後,宋太宗君臣信心爆棚,文臣趙昌言一聲豪言打遼國“猶熱鏊翻餅耳”。也就是手拿把攥。誰知“虎爹”呼延讚卻聽不下去,硬生生懟一句“書生之言不足盡信,此餅難翻”——別看我平日裡“虎”,戰場上的輕重,我還是分得出來的。

可惜同樣頭腦發熱的宋太宗,哪聽得進這句話,接下來的幽州之戰,正如呼延讚一聲“此餅難翻”。大宋在占盡優勢的局面下花樣作死,活活葬送了好局。以這個意義說,宋朝積貧積弱,真不能怪軍人,實在因這“重文輕武”的大宋君臣,連“彪呼呼”的呼延讚都不如。

三、宋代的“日本侵略者”

唐宋易代,曾熱鬧無比的中日官方往來,也從此冷清了幾百年。但宋代的海面上,卻也常出現一群特殊的“侵略者”。《清波雜誌》記載,經常有載著二三十名日本婦女的“倭船”造訪大宋,登岸後見到宋朝男人,就主動投懷送抱,一夜溫存後飄然離去,美其名曰“度種”——能回日本後生個有“大宋血統”的娃,那就牛氣了。

如此“奇事”背後,卻也折射了另一段特殊歷史:宋代中日火熱的民間貿易。

大宋高度重視海外貿易,對沿海商民“下海”的政策,也是空前放寬。“政治往來”淡泊的中日關係,商業貿易卻空前火爆:僅北宋的一個半世紀里,中國海商赴日就多達七十次。這些有著先進船舶和精美貨物的中國船隊,在當時亞洲海洋上,就是無比尊貴的存在。許多國家聽說“中國船隊”造訪,常是國王高官齊齊出迎,輕鬆給大宋“爭面兒”。

而放在日本,當時的中國海商,更是份量極重,他們不但販運採購了大量貨物,是日本公認的“財神爺”,更憑著強大的經濟實力與人脈,積極介入日本政治事務。有些海商直接充當了中日官方往來間的使者,許多海商當時還入籍日本,成了當地的“名士”。日本博多的“宋人百堂”,就是當時中國海商的聚居區。

如此火熱景象,自然也叫宋朝人在當時日本,人氣刷刷飆升。不管如《清波雜誌》記載,來大宋“度種”的日本人有多少,高度開放的大宋,那強大商業文化輸出換來的“國際影響”,卻是實打實的榮耀。

四、朱元璋:人家吃著你看著

說過了宋朝的,再說點明朝的“搞笑事”,比如朱元璋抓貪官。

“朱元璋抓貪官”這事兒,常給人血雨腥風的印象。“力度”最大的年月,有時一年就要抓上萬貪官“謫屯鳳陽”,幾個驚天大案,動輒就法辦成千上萬官員。但除了這大抓大殺外,他有時也用些“搞笑”辦法:人家吃著你看著。

當時的明朝地方官,每三年一次考核,考核後還要“賜宴”。於是朱元璋規定:只要考核優等的官員,“賜宴”的時候就給座位,滿座好吃好喝。倘若是考核普通的,也能吃,不過就得站旁邊吃,一頓飯下來腰酸腿疼。不過這還不是最慘的,最慘的是考核不合格的,就算沒到“問罪”的程度,也得在外面乖乖站著,裡面吃得歡天喜地,外面站到頭暈目眩。明初的官員們,每隔三年,都要這麼給“刺激”一回。

為了少受刺激,明初的官員坐在官位上,除了要小心翼翼不犯錯,更得甩開膀子苦幹,以明朝人的話說,那真是“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驚駭,費了多少心力”。可一度“往往蹈胡元之弊”的明王朝,卻從此“吏治澄清者百餘年”。

明朝開國後國富民強的治國成果,就是“刺激”出來的。特別是再參考下明末清流們“大樓居……喜鬥殺……收債急於納稅”的“幸福生活”,和晚明風雨飄搖的慘狀,就知這明朝滅亡,亡就亡在官員們“欠刺激”。

五、明朝太監“錢多人傻”

在天馬行空的武俠片里,大明朝權傾朝野的太監們,都是些陰森森的存在。那一個個“老太監”們深沉的心機,叫多少熱心票友隔著電視屏幕都打哆嗦。但放在明朝歷史上,太監們有權有勢不假,卻也是明朝騙子們最歡迎的“優質客戶”——就屬他們錢多人傻。

明朝的太監們,雖然也有人能在“內書堂”讀兩天書,但總的來說,卻是文化水平偏低。又憑著“聖寵”飛黃騰達,想要錢財張手就來。“有錢了”的他們,也喜歡學士大夫們附庸風雅,擺弄些古玩字畫充門面。可這方面的智商,卻是相當欠費,比如嘉靖年間的南京守備太監高隆,就喜歡泡書畫市場,有次收了幅名畫,他就評頭品足,說這畫上再“添一個三戰呂布最佳”,差點把人雷暈。

這樣的“收藏名家”,當然也被騙子們“相中”,經常弄些“三戰呂布”的贗品蒙他,輕鬆騙了大筆錢財。

如果說這類上當,還屬於充面子。那麼還有些“錢多人傻”的太監,完全是因為太貪心“自作”。這些太監手裡有了錢,就崇信起“煉金術”來,盼著手裡的錢財能夠“錢生錢”。騙子們也就趁虛而入了——弘治年間的南京守備太監劉瑯追求煉金術,有個騙子謊稱自己是“玉帝使者”,能讓劉太監白日成仙,一句話就把劉瑯最心愛的玉帶都給騙了去。萬曆年間的大太監魏學顏,一輩子被這些煉金的“丹客”花樣騙錢,卻是“至老而不厭”,越上當越深信不疑。

這類奇事,說是他們“智商欠費”,不如說是貪婪作祟。封建皇權下,這幫得寵的太監,錢來得太容易,“無根”的他們對未來又缺乏安全感,稍微一些怪力亂神的東西就信,砸錢眼睛不眨,就盼能一步登天。這樣“一個願騙一個願挨”的套路,足以警醒多少後人。

六、檀香山在西藏?

鴉片戰爭一聲炮響後,晚清陷入到落後挨打的泥潭里,但比挨打更讓人哭笑不得的,卻是晚清各級官員們的“高論”。

比如“洋務運動”後新開的“同文館”,這麼一個培養外語翻譯人才的“窗口”,竟就一度遭到各級“清流”們的口誅筆伐。其中一個叫楊廷熙的候補知州,觀點更是雷翻一片:今年我大清為何“久旱無雨”“陰霾敝天”啊,就是因為這同文館弄一群“小妖孽”學外語,壞了“我大清”的龍脈風水啊。

如果說這時還只是洋務運動早期,“眼界閉塞”還情有可原。但到了19世紀末,身為晚清重臣的趙舒翹,“看世界”仍兩眼一抹黑。此人最恨洋務,一聽“洋”字就原地爆炸。有次聽人說“檀香山”(美國夏威夷州首府)不錯,就問幕僚“檀香山”在哪,幕僚怕他生氣,就開玩笑說這“檀香山”在西藏,山上常年長著檀香,專用拜佛敬佛,真叫趙舒翹聽得神往無比,還就當真了。

如此認知水平,撫今追昔,足以與“手機信號引發瘟疫”“燒手機基站抗疫”等“海外高論”相媲美。大清朝堂上下,儘是這類“名流”上躥下跳,想進步一點?都叫難。

對比一下更能知道,那些中國近代落後挨打年月裡,從未放棄的仁人誌士,真是何等不易。

參考資料:劉丹《宋代登聞鼓製度研究》、趙家三郎《微歷史:宋朝人》、李開周《被嘲笑的將軍》、楊彥玲《信不信由你:宋代卷》、朱學勤《朱元璋》、陳寶良《明代社會生活史》、蘇渭昌《論同文館之爭》、澗青《清代官員鬧出的涉外笑話》、《南亭筆記》

往日文章精選:

原標題:《歷史上有哪些搞笑卻真實存在的事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