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體清單、新基建 楊元慶、任宇昕、周鴻禕等回答2020
2020年06月23日22:28

  實體清單、新基建、中國經濟……楊元慶、任宇昕、周鴻禕等回答2020

  作者:劉育英

  來源:國是直通車

  特殊年份的科技問題

▲ 中新社發  第四屆世界智能大會組委會 供圖
▲ 中新社發 第四屆世界智能大會組委會 供圖

  被列入實體清單對企業影響有多大?疫情下科技公司如何提供服務?新基建怎麼發展?

  6月22日在天津舉行的第四屆世界智能大會雲開幕式上,楊元慶、任宇昕、曆軍、周鴻禕、劉慶峰等科技圈企業家回答了2020年這個特殊年份所遇到的科技問題。

  實體清單影響有多大?

  自2019年5月份以來,中國已有數十家中國企業被美商務部列入“實體清單”,不能購買相關技術和產品。

  曙光公司總裁曆軍表示,去年6月24日,中科曙光以及旗下三家子公司,被列入實體清單。這意味著不能再購買美國的軟件。很多基於國外芯片的研發項目不得不停止或終止,這對企業生存發展造成困擾。

  應對這樣的“卡脖子”問題,中國早已積極部署。2018年12月,國家先進計算產業創新中心在中科曙光天津產業基地啟動建設。該創新中心由國家發改委批複,由中科院旗下企業中科曙光牽頭,聯合多家產業上下遊企業、科研院所和知名高校作為核心單位共同組建。

  “我們也在思考,最後的結論是,靠誰也不行,只有靠自己”,曆軍表示,中國先進計算在軟硬件產業方面與先進水平相比,仍存在很大差距,新的國際競爭,對中國的先進計算產業是一個極其重大的挑戰,但中國通過產業創新中心來補供應鏈短板,建立中國產業鏈、生態圈,已向前邁出了一步。希望通過5至10年時間,能夠走出一條發展中國自主的先進計算技術和產業的新道路。

  2019年10月8日,人工智能企業科大訊飛被列入實體清單。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峰在開幕式上說,部分美國政客一直在強調增加全球的對抗和競爭,包括中美的科技競爭甚至科技脫鉤。

  對於未來中國智能產業是否會被“卡脖子”,劉慶峰表示,在今年5月份舉行的國際多通道語音分離和識別大賽(CHiME)上,科大訊飛聯合中科大語音及語言信息處理國家工程實驗室在給定說話人邊界的多通道語音識別兩個參賽任務上奪冠。科大訊飛還為華為P40手機提供了一整套多語言技術,成功避免華為語音助手被“卡脖子”。

  劉慶峰認為,在打壓背景下,中國一定有一批人工智能行業和企業,不光不會被打趴下,而且會極大地激發出創新勇氣和熱情。

  疫情對中國經濟影響幾何?

▲ 聯想(lenovo)專賣店。中新社發 井韋 攝
▲ 聯想(lenovo)專賣店。中新社發 井韋 攝

  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表示,突發疫情對全球經濟、全球供應鏈產業鏈產生了非常複雜的影響。

  對今年中國經濟的影響主要是兩個方面:從短期看,由於疫情造成全球經濟疲軟,給中國出口帶來很大挑戰;長期看,疫情加速了全球供應鏈、產業鏈的重新洗牌,倒逼中國必須加快轉變增長方式。

  楊元慶說,我們不能滿足於低成本製造成果,應該努力提升自動化、數字化和智能化水平,加快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只有這樣才能讓中國製造立於不敗之地,繼續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地位。

  騰訊首席運營官任宇昕認為,數字化、網絡化和智能化的應用,讓中國經濟、社會在疫情面前變得更有韌性。大家通過智慧物流、在線醫療和教育、遠程辦公等方式,實現“隔而不離”,支持了精準有序的復工復產。例如,大量企業和機構把會議、招聘等日常工作,儘可能地搬到線上。目前,騰訊會議的日活躍賬戶數已經超過1000萬。

  任宇昕說,經過這次疫情,中國已經不再有純粹的“傳統產業”,因為每個產業都或多或少開啟了數字化進程。加速進程的關鍵在於,利用智能科技把“數據”這個新興生產要素,投入到“傳統產業”的全鏈條改造。作為“新基建”的重要參與者,騰訊是國內第一家全網服務器超過110萬台的互聯網企業。

  劉慶峰表示,3月份時,公司覺得壓力很大,因為已有兩個月不能到現場去投標,也不能去交付,不能實施,結果3月底開始網上投標。

  但由於4月份後中國經濟加快恢復,整個1至5月,科大訊飛的業務仍然增長。

  劉慶峰介紹,行業應用科大訊飛中標率增長125%,5至6月份則增長了157%,增長越來越快。從消費類產品看,剛剛結束的“618”,訊飛總體消費類產品增長40%,不過翻譯機下滑很大,這是由於出國的減少。“人工智能解決每個人工作場景中的剛需,從行業到個人都已經成為一種大趨勢了”,劉慶峰表示。

  360董事長兼CEO周鴻禕認為,除了拉動短期投資,新基建的核心在於數字化,5G、大數據、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的應用,將加速推動國家從信息化階段走向數字化階段。

  未來10年,科技怎麼走?

  曆軍認為,未來先進計算技術大致有三個大的發展方向。

  一是基於傳統的計算技術,雲計算、高性能計算等逐步升級發展。

  二是人工智能方向。人工智能是融合了傳統高性能計算的數學模型,結合大數據分析,進行一些發展之後產生的新的技術方向,也就是今天看到的AI人工智能的方向。

  三是一些顛覆式創新,如量子計算,以及通過超導技術和今天的計算機技術相結合等,也非常受到關注。

  曆軍表示,從先進計算能力的角度看,數字化智能化正在逐步成為智能化社會基礎設施。數值模擬、機器學習、數據分析、雲服務等等方式,越來越成為社會發展的基礎。

  劉慶峰認為,人工智能四個重要趨勢值得關注。

  一是人工智能技術立足於應用場景驅動的不斷落地。

  二是萬物互聯時代正在到來,萬物互聯的萬物可交互、可對話真正會成為現實。未來語音識別需要進一步突破,使萬物互聯操作更簡便。

  三是情感計算迎來新的需求,這會讓社會更有溫度。

  四是隨著腦機接口的發展,很有可能在未來10年內極大助推人工智能的應用。

  周鴻禕認為,新基建是構建數字孿生世界大廈的“地基”,而安全是“底座”。新基建面臨安全挑戰。

  具體而言,未來網絡攻擊能夠貫穿到各個場景,不分國家、企業和個人,所有的領域都將面臨來自網絡世界的攻擊;網絡攻擊方從“白開心”“純小偷”躍升至網絡犯罪組織、網絡恐怖主義和國家級黑客組織這樣的“大玩家”,其組織化程度和技術實力之高相當於“正規軍”;針對重要目標的攻擊往往經過周密準備和複雜的策略,進行長期潛伏、持續滲透。

  在各國激烈角逐製網權的網絡空間新變局下,來自大對手針對新基建發起的大佈局、大烈度、防護難度大的網絡攻擊,讓傳統安全防護體系似乎都成了“擺設”。周鴻禕認為,應對未來網絡安全問題,需放棄碎片化或單點防禦的思路,構建持續進化的安全能力體系。

  巨頭青睞天津

▲  科大訊飛董事長 劉慶峰 中新社記者 張道正 攝
▲ 科大訊飛董事長 劉慶峰 中新社記者 張道正 攝

  天津的文化底蘊和工業基礎非常深厚,是引領時代風尚的地方。一百年前,天津站在時代潮頭,為中國經濟、社會帶來了很多創新。一百年後,天津著力發展智能科技產業,力圖把握科技與產業革命的時代機遇。

  此次是天津舉辦的第四次世界智能大會。近年來,一些人工智能、先進計算等高新技術項目落地天津,使天津成為新的智能產業高地。

  自2017年起,聯想不斷加大在天津的投資力度,旗下已經有60家公司落戶,入駐員工超過500人,營收和稅收年比年增長100%以上。楊元慶表示,預計2020年聯想在天津將實現“千人百億”目標,營收超過100億,員工超過1000人。

  楊元慶介紹,聯想在天津落地的項目包括聯想創投旗下科創型子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被投科創企業,如聯想雲科技、安想智慧醫療、聯想新視界等。楊元慶透露,聯想已經把天津作為面向未來的轉型業務發展基地,“我們的目標是要成為實現京津冀一體化戰略的典範企業”。

  科大訊飛去年一年在天津的開發者團隊數量從11000多增長到16000多,今年四五月份的增長態勢也非常快。劉慶峰認為,科大訊飛的快速發展,也得益於天津重視人工智能產業,以及形成的區域品牌口碑和產業聯動的效應。

  騰訊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因腰傷未能來到世界智能大會現場,他在視頻中表示,騰訊將與天津深化戰略合作,積極參與天津的新基建和創新生態建設。騰訊將用最新的技術再造一個綠色環保的大型數據中心組,以滿足京津冀高質量發展的需要。騰訊期待天津把新老基建的優勢發揮出來,成為智能科技產業發展的沃土。

  馬化騰還表示,幾年來天津大力激發創新活力,營商環境與京津冀協同發展形成良性循環,對天津至港的打造充滿信心。

  目前,智能科技已成為天津一張城市名片。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表示,全力打造智能產業的賦能之城,以人工智能產業為核心,以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為引領,以智能製造為主攻方向,以新型智能基礎設施為關鍵支撐,加快建設“天津智港”;全力打造智能發展的生態之城,持續優化營商環境,加強與國內外各方面智能領域合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