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貸市場放款江湖 高昂手續費下資金違規入市
2020年06月23日07:48

原標題:小貸市場放款江湖 高昂手續費下資金違規入市

  “急用錢去哪兒?辦貸款,正規公司正規下款!”經曆了一段時間的沉寂,小額貸款廣告又開始活躍起來。在各大社交群裡,一些自稱“小額貸款公司借款”的業務員正在招攬客戶, “不下款不收費” 宣傳噱頭吸引了不少有資金需求的借款人的目光。但北京商報記者進一步調查卻發現,這些小額貸款公司通過暗箱操作,借手續費捆綁打起了“擦邊球”,遊走在監管邊緣,推波助瀾貸款資金入市,破壞現有的金融市場規則,加劇房地產、股市等行業的不穩定因素。

  手續費捆綁觸碰借貸紅線

  以“周轉”等詞彙搜索,這樣的小額貸款群有數十個,“主營各種貸款、均可貸”,在表達了借款需求後,一位自稱從業三年的“小貸公司”業務員李嚴(化名)聯繫到了北京商報記者,他介紹稱,自己是一家小額貸款公司的業務員,可以為用戶提供任何借款服務。從李嚴的口中記者瞭解到,在疫情的影響下,借款人申請借款的需求很高,小額貸款公司也將客戶劃為“三六九級”,優先考慮有房、有車、有打卡工資的優質借款人,其次再考慮出現逾期記錄、徵信不良的借款人。

  “我們前期不收取任何費用,只有用戶貸款成功後才會收費,全程幫您辦理,年化利率12%-18%左右。”李嚴如是說。北京商報記者瞭解到,辦一筆貸款,小額貸款公司普遍收費為下款金額的5%。 “如果您用錢比較急但自身資質有所欠缺,那我們可以幫你解燃眉之急,如果您申請10萬元借款、最後審核下款只有5萬元,那手續費也只收取下款資金的5%。”李嚴說道。

  李嚴提到的年化利率僅有12%是否屬實?北京商報記者測算後發現,以用戶貸款金額10萬元,分36期還清為例,每期還款金額為3777元,利息總額為35972元,按照較科學的利率計算公式(IRR)計算可得,這筆借款的年利率為23.37%。但如果將5000元手續費平攤至每月還款金額來計算,每期還款金額為3961元,這筆借款的年利率為27.72%,已經超過了民事法律應予保護的固定利率為年利率24%的監管紅線。如果一次性收取5000元手續費,利用年均復合增長率(Rate)公式計算,這筆借款的年利率為26.64%,也超過了監管規定的紅線。

  而更多的小額貸款公司則依託中介進行放貸,一家中介機構人士更是直言,“對徵信不好的用戶一般都推薦小額貸款,用戶只要提供身份證就可以,小額貸款公司負責材料包裝”。但當記者詢問公司名稱及是否有監管核準的放貸牌照時,這些業務員只是聲稱“我們都是正規的公司,沒有前期費用、不存在詐騙的情況”。

  對借手續費捆綁打利率“擦邊球”,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蘇筱芮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存在此類現象的大概率是貸款中介,通過各種包裝、操作等與小額貸款公司的產品進行對接,但也不排除一些違規放貸的小額貸款公司。例如,借款人向貸款中介支付手續費,向金融機構支付貸款利息,而貸款中介和金融機構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主體。從單個主體來看,二者均未超過紅線,因此無法受到監管明確約束,難有良策來維護自身權益。建議借款人通過正規渠道辦理貸款業務,莫存在“包裝下款”的僥倖心理,以免金融機構發現後提前收回貸款而造成自身損失。

  推波助瀾貸款資金入市

  嚴打貸款資金違規入樓市、股市一直是監管反複重申的重點,北京商報記者在調查中發現,用貸款資金炒股、買房在小額貸款公司業務員口中也都成為了可以操作的行為。

  “我現在需要一筆資金炒股,你們可以操作嗎?”在交談中,業務員先是否定了記者的貸款需求,但當記者進一步追問是否可以“暗箱操作”時,多位小額貸款公司業務員均向記者透露,“可以做這筆貸款,並保證安全地把這筆錢拿出去”。

  如何經過多個操作環節,最後貸款資金流入樓市、股市,究其根源主要源自於取現後無法追蹤的漏洞。在調查過程中,北京商報記者瞭解到,一般情況下用戶只要在貸款下發後進行取現操作即可。一位業務員介紹,“放款成功後,用戶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取現,在取出現金後,再轉存入別人的賬號或者本人另一個賬號就可以,這本來就不是很複雜的事情,也是最簡單的方法”。

  李嚴告訴記者,什麼問題都能規避、錢到賬以後去銀行取現、然後去別的銀行存就可以,或者到賬以後用Pos機刷卡、然後轉到別的卡片;或者充值到第三方平台,然後再提到別的卡,就可以操作。一位業內資深觀察人士表示,因為市場需求的客觀存在和利益的驅動,正所謂有需求的地方就有市場,市場旺盛的借貸需求是其生存的根基。亂象背後,可以看出小額貸款公司存在貸款用途審核存在漏洞、違法成本較低等問題。

  在零壹研究院院長於百程看來,銀保監會多次強調嚴禁資金違規流入房地產市場,嚴厲打擊“首付貸”等行為。限製信貸資金違規進入樓市,是落實“房住不炒”、脫虛向實、防控風險的客觀需要,同時,將資金貸給沒有購房能力的個人用於購房,其業務風險也比較大。

  規範持牌經營

  近年來,“灰色小貸”屢禁不止,監管對小額貸款行業的整治力度也在繼續,截至目前,包括北京、湖南、河南、四川、山西、天津在內的多地均已開啟針對小額貸款公司的整治風暴。雖然監管嚴格督促各小額貸款公司嚴格整改,但小額貸款行業中出現的“高利貸”、不正規的“暴力催收”等問題仍然存在且更加隱蔽。

  在蘇筱芮看來,小額貸款公司通過一些不規範的行為逐利資金會破壞現有的金融市場規則,加劇房地產、股市等行業的不穩定因素。對小額貸款公司來說,應對客戶資質審核把關,不符合資質的一律不下款,加強風控識別,很大程度上減小高額手續費的存在空間。於百程進一步指出,小額貸款公司目前由地方金融監管部門製定監管辦法並進行監管,但其監管基本原則與銀行等持牌機構應一致。比如必須持牌經營,貸款利率或者總貸款成本在市場化前提下,不得超過司法部門規定的上限,在營銷、催收等方面需要透明合規。北京商報記者 嶽品瑜 宋亦桐

(責編:李都也(實習生)、李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