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軍告別那個最倒霉的投資案例
2020年06月23日17:34

  對於凡客來說,與雷軍一同消失的,還有那段風光無限的歲月。

  作者 | 周佳麗

  報導 | 投資界PEdaily

  雷軍終於決定放棄一蹶不振的凡客。

  投資界獲悉,天眼查數據顯示,日前,雷軍等三人卸任了凡客誠品(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職務。在此之前,雷軍相繼退出了北京勵家緯世和北京緯地經天兩家公司的董事職務,這兩家企業皆為凡客誠品旗下的全資子公司。

  至此,雷軍全面退出了凡客,關聯企業的13名高管中已不見雷軍的名字。而對於凡客來說,與雷軍一同消失的,還有曾經那段風光無限的歲月。

  凡客的高光時刻

  陳年創業,8年融資6.2億美元

  實際上,在雷軍退出之前,凡客就已經沉寂許久。

  成立於在2007年,凡客定位互聯網快時尚品牌,品牌英文名為VANCL。其中,VAN意指法語“先鋒”,C、L則分別代表著陳年和雷軍,曾經盛行一時。

  雷軍與凡客創始人陳年頗有淵源。在2000年金山春節聯歡會上,時任金山總經理的雷軍與陳年相識。當時,陳年還在《書評週刊》做總編。在雷軍看來,剛剛創立不久、尋求轉型的“卓越網”,亟需懂圖書和音像製品的人才,而陳年是不二人選。

  就這樣,陳年加入了雷軍的團隊,成為卓越網最初的幾位創始人之一。幾年後,卓越網被亞馬遜以7500美元的價格成功收購,雷軍和陳年也得以實現了財務自由。收購之後,雷軍做起了投資人,而陳年則選擇另起爐灶再創業,也就有了後來的凡客。

  秉持著不熟不投的投資原則,雷軍義不容辭地選擇支援陳年,成為凡客的天使投資人,甚至出面給凡客的產品做代言。

  當時,中國互聯網電商格局尚在雛形,淘寶還處在產品質量的輿論漩渦里,京東也剛剛轉型做電商不久,凡客以全場包郵、24小時客服、30天無理由退換貨等服務體系,占盡了天時地利人和。

  在最初的幾年,凡客的崛起速度堪稱一匹黑馬,締造出了“凡客體”的營銷神話,銷售額暴漲400%一度達到40多億元,投資人的回報率更是高達300倍,成為排在京東、亞馬遜、噹噹之後的中國第四大B2C電商。在經曆了幾百倍的業績增長之後,陳年為凡客定下了100億的年度銷售目標,甚至放話:終有一天將國際奢侈品牌巨頭LV收入囊中。

  翻開凡客的融資歷史,其背後資本更是耀眼。在成立的8年時間里,凡客進行了7輪融資,累計金額超6.2億美元,投資方囊括了一眾知名風投機構,估值最高一度達50億美元。

  雷軍最倒霉的投資案例

  凡客成為過客,一個時代結束了

  憑著身後強大資本的撐腰和底氣,凡客持續瘋狂擴張。只是盛極必衰,短暫的輝煌後,凡客迅速陷入了危機。

  2011年開始,一路高歌猛進的凡客開始降速。那一年,凡客總虧損近6億元,庫存達到14.45億元,全國各地幾十個倉庫庫存積壓嚴重,深陷資金鏈斷裂的泥潭。

  眼見著凡客跌落深淵,身為投資人的雷軍竭力相助。2013年,雷軍曾與陳年討論凡客的窘境,他認為凡客到如今的地步,皆因為“不夠專注、不夠極致”,並直接給出解除危機的方案:去毛利率、去組織架構、去KPI。

  同時在資金鏈問題上,雷軍更是牽頭聯合多家一線投資機構,為凡客引來了1億美元融資。但多番努力終究沒能將凡客拉上岸,其自身產品質量的參差不齊以及品牌影響力的持續下滑,加之上市失敗等多方面因素直接導致了這家公司的落寞。

  對於凡客的沉寂,陳年曾不止一次地進行反思:“2007年到2009年我還在產品一線,還會經常跟大家一起討論產品。但是之後,在2009年到2013年,接近4年的時間里,我沒有在怎麼做產品這件事情上太上心。”

  後來陳年嚐試著帶領凡客轉型,但國內電商市場風雲變幻,海外快時尚品牌加速入局,凡客終究無法抵擋時代的洪流,漸漸消失在公眾的視野中。凡客的隕落結束了那段叱吒商界的“營銷神話”,也帶走了曾經瘋狂而喧囂的創業時代。

  在投資凡客之後,雷軍曾對外調侃道:“我人生最倒霉的事情是投了凡客,以後只能穿凡客的產品。”沒想到多年以後竟一語成讖。在往後的小米發佈會上,我們或許難以再看到穿著凡客三件套的雷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