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士重回巔峰明年爭冠? 他們先要做好這5件事
2020年06月24日08:00

  暫時的蟄伏或許是為了明天的奮起。本季勇士繼續遭受傷病侵襲,最終在西岸墊底,在NBA董事會批準22隊複賽計劃後,勇士的2019-20賽季也提前結束了。未來,若想重返爭冠行列,勇士需要做些什麼呢?《Chicoer》記者Wes Goldberg就為勇士開列了一份今夏必辦事項的清單。

  1、威金斯能否融入勇士?

  截至本季停擺,威金斯和居里合作了27分鐘,和特雷蒙-格連合作了24分鐘,和基爾-湯臣則一分鐘都沒合作過。這讓評估他和勇士3位基石在賽場上的默契度,成為一件不可能的事,而這也可能是勇士本季提前結束的最大遺憾。

  在為勇士出戰的12場中,威金斯的效率相比木狼時期有所提升。他的真實投籃命中率從53.5%提升到54.2%,使用率卻從28%降到25.4%。簡而言之:他更高效了,壓力更輕了。

  這對勇士而言會是個好消息。如果威金斯能打好無球、把握好空位投籃,且能打出水準以上的防守的話,他就成功了;但如果他無法命中投籃,也無法做好防守,勇士的試驗就失敗了。

  2、勇士會如何利用好前5順位選秀權?

  這可能會是勇士隊史影響最為重大的一次選秀了。勇士目前已確保會獲得前5順位選秀權,並有14%的機會抽中狀元簽,或許能選中一位既能在季後賽有所貢獻,又能在未來成為球隊門面的年輕才俊。

  總有人拿1997年馬刺選中鄧肯,來和勇士2020年的選秀做對比,但實際上,今年更類似於馬刺在2011年選秀中得到尼納特。和如今的勇士一樣,當時的馬刺也是有老將巨星壓陣,且具備爭冠實力的球隊。尼納特起初以3D球員的身份加入球隊,但在GDP組合身邊,他卻成長為MVP級別的球星。

  在浪花兄弟和格連都已年滿30週歲的情況下,勇士也希望能有此好運。這也是為何來自佐治亞大學的後衛安東尼-愛德華茲、來自愛荷華州大的後衛泰勒斯-哈利伯頓、來自奧本大學的前鋒艾薩克-奧卡羅、來自以色列的前鋒德尼-阿夫迪亞都會成為2020屆備受矚目的新秀。他們要麼能打無球,要麼球感和運動能力出色。他們若來勇士,都不會僅僅是名角色球員。

  3、格連和艾力-帕斯卡爾能長期共存嗎?

  本季當此二人在場時,勇士整體投籃都不好,尤其是三分。他倆在場時,合計投籃命中率43.4%,三分命中率32.3%,而勇士這2項命中率則分別為43.8%和33.4%。

  身為次輪秀的帕斯卡爾本季在勇士獲得了可喜的成長,但除非他和格連能共存,否則他對球隊的影響力將是有限的。帕斯卡爾的三分並不穩定,仍在重塑投籃手型,但在本季末擔任組織者卻是有模有樣,在最後5場合計助攻32次。

  教練卡爾的首選仍是讓帕斯卡爾大部分時間出任四號位,以便最大限度地拉開空間,讓勇士的全明星後場更能自由揮灑。但格連和帕斯卡爾同時在場,卻反而使浪花兄弟壓力更大。

  考慮到格連將三分命中率維持在30%已經是2年前的事情了,因此,現年23歲的帕斯卡爾勢必要將自己28.7%的三分命中率提升一個台階。能否和格連共存,能否融入勇士的進攻,決定著帕斯卡爾能否從輪換邊緣球員,進化為常規輪換成員。

  4、勇士能最大化利用交易特例嗎?

  此前為了給羅素騰出空間,勇士將伊古達拿送至灰熊,創造出了1720萬美元的交易特例。如今,硬工資帽已經被移除了,勇士是該考慮如何最大化利用這個交易特例了。

  如果用來交易的話,勇士可以此換來任何年薪低於1720萬美元的球員,但無法拿這個特例和其他球員打包。更為划算的做法是做一筆轉手買賣。勇士可以此先換來一位將進入合同年的球員(比如黃蜂中鋒高迪-些拿,或木狼前鋒占士-莊臣),然後打包另一名球員,去交換一位年薪超過1720萬美元的球員。勇士會採取這種方式,去引進諸如溜馬中鋒邁爾斯-端拿,或魔術前鋒阿隆-哥頓這樣尚未兌現潛力的球員嗎?

  還有一些小問題需要考慮,比如因賽季提前結束而導致收入銳減,會否打擊勇士去追逐另一名高薪球員的積極性?他們又該如何最大化使用迷你中產特例,能否借此引進一名能躋身輪換陣容的中鋒或後場球員?

  5、勇士的得分手夠嗎?

  在2018-19賽季,勇士每百回合可得115.9分,聯盟第一;而在沒有杜蘭特和湯臣、僅有居里出戰的2019-20賽季,勇士每百回合得分銳減到105.2分,是聯盟倒數第一。

  浪花兄弟如果保持健康,無疑能提升勇士的進攻,但勇士仍需填補杜蘭特留下的空缺。威金斯的得分效率和自主開發進攻的能力都無法比肩杜蘭特,格連賽季場均得分上雙的日子一去不複返了,帕斯卡爾論及進攻仍在學習中。

  如何給出滿意的答案,將考驗勇士的功力,考驗他們該如何正確使用交易特例、迷你中產特例和高順位選秀權。

  (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