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利給大叔爆紅需要用盡一生的運氣,被遺忘卻只要十天
2020年06月24日09:02

原標題:奧利給大叔爆紅需要用盡一生的運氣,被遺忘卻只要十天

原創 閆如意 鳳凰WEEKLY

距離奧利給大叔刷屏,已經過去了十天的時間。

在這十天里,微博熱搜暫時下線了,乘風破浪的姐姐們火了,北京的疫情複燃,油罐車爆炸傷亡慘烈……

人們需要關注的事情太多了。“奧利給”這個口號火出圈了,但奧利給大叔是誰,他有怎樣的故事,都已經被拋之腦後。

這就是一個新生代典型網紅的壽命。

他們隨著人們的關注和流量冉冉升起,然後,被人們迅速遺忘。

奧利給大叔是誰?

去年5月,奧利給第一次火起來,奧利給大叔又叫“朝陽冬泳怪鴿”,他在快手上發佈了一段正能量語錄:

“我們遇到什麼困難也不要怕,微笑著面對它。消除恐懼的最好辦法就是面對恐懼,堅持才是勝利。加油,奧利給!”

標準的播音腔、高昂的語氣、正能量語錄和誇張的表情形成鮮明對比,魔性又洗腦。

這段視頻火了以後,他就變成了“奧利給大叔”。他的語錄也開始被瘋轉,“

消除恐懼最好的辦法,就是堅持微笑著面對它

”。在B站,還有很多人給他做鬼畜視頻,形成了更多的二次傳播。

然而,人們對於出生底層又突然爆火的網紅,向來沒有那麼多的善意。

怪鴿發正能量語錄,有人說他怪異;

怪鴿發自己熱身動作,有人說他裝瘋賣傻;

怪鴿被偷拍穿著短褲冬泳的視頻,還是有人說他“影響市容”,是“朝陽之恥”。

直播間的留言,也是鋪天蓋地的罵聲。

怪鴿就像沒聽到一樣,每天樂嗬嗬地發冬泳視頻、正能量語錄視頻,或者在清晨4點的時候開一場直播,簡簡單單的大棗配小米粥的早餐都能被編成歌悠悠地唱。

無論是快手上的怪鴿,還是b站上的奧利給大叔,他一直傳達出的是在苦難生活中也能笑出聲的達觀,從內而外的無畏。

再後來,快手的宣傳片《看見》火了,奧利給大叔徹底火出圈。有人開始深究這個“正能量無限”的大叔,人們才發現,生活對這個男人並不善良。

這個原名黃春生的50歲男人,當過老師,教毛筆字和體育課,在學生們眼裡,他是“印象中板書最好的老師”。從學校離開後,他還做過主持人,多才多藝還幽默,快板打地溜,參加過各類比賽。

以黃春生的能力,本來不至於落到家徒四壁的窘況,但他家裡有一個年邁的父親和一個患有智力障礙的弟弟。照料父親、治療弟弟耗盡了他的金錢和精力。

每天早晨4點,黃春生會起床給父親和弟弟做早餐,順帶開直播,每一分打賞他都很感激,他覺得這是“親人們不計回報的付出”。遇到弟弟病情惡化,囊中羞澀人的他只想到撿塑料瓶賣錢換醫藥費。

他幾乎完全不懂什麼是“流量變現”,拒絕所有人的邀約採訪,就連快手的宣傳片,都是因為認可視頻傳達的理念,才願意前來“幫忙”。

有人勸他,這次以後,多關注自己的商業價值。黃春生說:“到現在還頂著呢。”

黃春生火了,但他又能火多久呢?

“離開大街的這一年,才是真正的流浪”

黃春生的未來故事,也許沈巍知道。

2019年,流浪大師沈巍火了。

自從他妙語連珠充滿思辨的一段視頻被發佈到社交網絡上,人們對這個人的一生充滿了好奇。

於是不少人擁簇到他身邊,更多的視頻流出。

有社交網站工作人員說:“誰能拍到這位流浪大師,誰就能火就能漲粉。”

為了這“一定會火”,無數網紅從各地湧來,為共同拍攝一段視頻、一張合照。

面對蜂至遝來的拜訪者,沈巍不勝其擾,當著媒體的面表示,自己已經沒有了讀書的時間,甚至都不敢在地鐵看書了,因為會有很多人圍觀。

“早上剛醒來就發現大幾十號人在等著我,他們拿著手機對著我拍,我很不喜歡,說句功利的話,他們拿我掙錢,也沒有分給我啊,打擾了我的生活,我這兩天都不敢在地鐵看書,全是人圍著。”

更有人虛構了沈巍充滿悲劇的一生:複旦高材生,深愛的妻女意外死亡,刺激下精神失常,只有流浪和讀書可以慰藉孤獨的靈魂。

滿足了人們對於一個“充滿人生智慧和悲劇色彩的流浪漢”的所有幻想。

人們靠幻想滿足自己充沛的情感需求。他們不遠萬里也要前來“朝拜”這位,只存在於他們臆想中的”當代阮籍“、“流浪大師“。

有人勸沈巍,生活已經這樣了,與其讓別人賺了這流量的錢,不如自己賺了。

沈巍半推半就地開始了自己的直播生涯。這卻成了他一年後,最後悔的決定。

沈巍不喜歡鬍子,但經濟團隊說這是你的辨識度,不能剃;

沈巍愛看書,但緊湊的行程下,他連看一張報紙的時間都沒有;

沈巍覺得自己的毛筆字拿不出手,求字的粉絲說他瞧不起人;

母親節,他不去看母親,被說不孝,去看了母親,又被說作秀……

妙語連珠的流浪大師不敢說話了,他覺得自己總會犯錯,多說多錯,但不說也是錯。

流量重塑了大師。流量期待一個怎麼樣的沈巍,他就得是什麼樣的。

但這樣強勢改變一個人的流量,卻也沒有能持續多久。

2019年5月,沈巍開始直播不久,接受了一次採訪,採訪中,他說:

“前幾天,我在網上檢索‘沈’字,那時,我的名字——‘沈巍’還排在最前面。現在再查,已經到了後面。”

沈巍的直播從最初的百萬人圍觀,到後來的一兩萬觀眾。收入也從最早採訪中的“一場直播幾十萬”,到後來的每個月幾萬元。

有人斷言,沈巍的熱度“過去了”。

就像是一股席捲而來的怪風,流量快速的包裹了沈巍,丟給他一些垃圾,將他變成了眾人期待的模樣,然後又快速的消退。

徒留下一個被耗盡才氣兩鬢斑白的沈巍。

好在,看清了流量沉浮後——就像主動丟棄一張中了500萬元的彩票券一樣——沈巍宣佈退網。

沈巍哂笑說:“你看那些形形色色搞直播的人,這個社會是不是有點病態。”

那些曾經紅極一時,卻被迅速遺忘的“網紅”

流量是一個很有魔力的東西。它能給予普通人也許此生難有的關注和高光時刻。

快手演講中,黃春生說,“如果他擁有被看見的權利,他也能收穫遙遠他鄉的喜歡。”

或者更俗氣一些,在這個時代,只要你願意,流量就等於金錢。

但流量又是最讓人琢磨不透的,人們有限的關注能力註定了爆火的流量無法長久。

以至於,普通人的生活被攪得天翻地覆,之後總是無疾而終。

2010年,犀利哥因一張街頭攝影照片火遍大江南北,連外網論壇上都滿是讚美。

網絡的力量是強大的,走紅後一週,網友們找到了犀利哥的家人,並將其送回了家。

但商家和流量主們並沒有放過他。

大量的廣告主找上門,犀利哥不斷上節目、出席發佈會、剪綵活動過,甚至有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服裝品牌。

很難說,爆火對於犀利哥而言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

長期流浪自閉的他,畏懼人多的場合,據弟弟程國聖說,犀利哥情緒不穩定,常在後台大叫、哭泣。

好幾次都是被家人架上舞台,走一圈草草了事。

犀利哥終於撐不住了。

在記者的幫助下,犀利哥在精神病院治療了一年,回家以後,每天去一趟鎮子上。最初還能每天回家,但後來就慢慢失去了蹤跡。

一夜爆火對於他和家人來說,“對實際生活一點意義都沒有。”

陳國聖說,當年哥哥火的時候,記者的名片他收了起碼一百張,“但這不過是一個很大的泡沫”。

如今,泡沫破了,犀利哥又開始了他的流浪。

在這個時代,每個人都有3分鍾出名的機會。

流量就是價值,不論你是應為什麼出名,只要有關注和流量伴隨,你就是一個於資本而言有價值的人。

“竊·格瓦拉”周某出獄後,30多家MCN公司競相找他簽約,有公司開出了200萬的價格。

至於這種價值消耗完畢後,網紅又該走向何方,這跟本不是人們關心的事情。

網紅本人呢?他們被高高抬起,搜刮殆盡,棄之如敝履。

沈巍在採訪中說,原本身體在流浪,心是自由的;如今肉體不流浪了,心卻被箍住了。

從這一點上來說,被稱為“電瓶哥”的周某人要更加通透,他拒絕了所有MCN機構的邀約,決定回家種地。

“種地也是自由的,種多少是你自己的選擇。”

“種地的自由重要嗎?”

“肯定重要啊!”周某人說道。

作者丨閆如意 編輯丨花木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