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來!黃光裕獲假釋,國美系暴漲65億慶祝,徐翔也被帶火!
2020年06月25日00:00

  這次,黃光裕,終於出獄了。

  6月24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根據刑罰執行機關的報請,依法裁定對黃光裕予以假釋,假釋考驗期限自假釋之日起至2021年2月16日止。

  24日午後,有消息稱黃光裕已於近日出獄,國美系股票突然異動。A股中關村ST金泰*ST美訊全線漲停,香港市場國美零售收盤暴漲17.39%,最多時漲幅超過24%;國美金融科技收盤狂飆47.3%,盤中最大漲幅一度超過58%。五大股票單日市值增長近65億元人民幣。

  16年前,黃光裕登上首富寶座。16年後的今天,人事皆非,80後的黃崢剛剛超越馬雲,坐上富豪榜第二交椅,也是零售界最富的人。其實,1969年出生的黃光裕比李彥還小一歲,也只比馬化騰大兩歲。歸來並不太晚,未來還有無限可能。那麼,黃氏回歸是否又會攪動整個電器零售江湖,國美能否再現往日之榮光呢?

  國美系暴漲65億

  6月24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根據刑罰執行機關的報請,依法裁定對黃光裕予以假釋,假釋考驗期限自假釋之日起至2021年2月16日止。假釋,是對被判處有期徒刑、無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在執行一定刑期之後,因其遵守監規,接受教育和改造,患有嚴重疾病或確有悔改表現,不致再危害社會,而附條件地將其予以提前釋放的製度。公開信息顯示,2008年11月,黃光裕被拘。2010年,黃光裕因犯非法經營罪、內幕交易罪和單位行賄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4年,並處罰金6億元,沒收個人財產兩億元。

  據券商中國記者粗略統計,這已經是第八次關於黃光裕的重大消息了,這次也終於成真,國美繫個股聞風而動。

  其實早在2014年12月,黃光裕被傳將因保外就醫提前出獄,雖有官方否認,黃光裕案件的代理律師卻表示提前出獄有可能。國美電器一天大漲9.68%;三聯商社止住近半年的跌勢,5日內上漲9.43%;中關村、三聯商社、山東金泰等相關股票也全部漲停。

  2016年5月,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裁定,為黃光裕減刑11個月。受此影響,國美電器、國美通訊和中關村全部止住跌勢:國美電器上漲3.41%,繼續上漲1個半月;三聯商社5日內大漲8.65%;中關村5日內上漲4.15%。

  2017年10月,黃光裕即將出獄再次瘋傳,國美電器已更名國美零售,一日大漲11%;三聯商社已更名國美通訊,止跌並5日內大漲11%;中關村同樣止跌並上漲3%。

  2018年1月,黃光裕又被傳將出獄,同樣遭到國美否認。國美零售5日漲幅4%,連續上漲1個月;國美通訊止住下跌,5日上漲3%;中關村同樣止跌,5日上漲近2%。

  2018年8月,國美以兩成溢價收購中關村約13%股份,再次被猜測是為黃光裕接手佈局。受此影響,國美零售上漲近3%,國美通訊上漲超過5%,中關村乾脆漲停。

  2019年2月13日,有媒體報出,黃光裕母親法人身份被取代,再次引發其出獄猜想。市場亦因此有所反應,國美通訊和中關村次日皆有衝高表現。

  2019年4月1日,國美零售投資關係總監李虹在香港向媒體透露,國美零售創始人黃光裕將於明年出獄回歸。“我們一直向他彙報戰略轉型的進展,他回歸後可能會進度更快。”國美零售的轉型方向是黃光裕親自確定的,“他會定期以書信的方式和我們溝通。” A股港股中的國美概念股賣力表現,市值飆升,最多時市值拉升近43億元。隨後,國美方面對此進行了澄清,此事也就此平靜下來。

  2008年11月23日,黃光裕因涉嫌經濟犯罪被北京警方拘查。2012年黃光裕被減刑10個月。2015年12月7日,刑罰執行機關建議將其刑期再減去一年,2016年5月31日,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發佈刑事裁定書,黃光裕獲得減刑11個月,應執行刑期調整至2021年2月16日。

  徐翔概念股也異動

  我國《刑法》第81條規定,被判處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執行原判刑期的二分之一以上,被判處無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實際執行十三年以上,如果認真遵守監規、接受教育改造,確有悔改表現,沒有再犯罪的危險的,可以對其提前釋放。如果有特殊情況,經最高人民法院核準,可以不受以上執行刑期的限製。這使得黃光裕假釋變成了現實。市場也因此開始暢想另外一位大佬“徐翔”假釋的可能。

  徐翔通過非法手段獲取股市內幕信息,從事內幕交易、操縱股票交易價格,其行為涉嫌違法犯罪,於2015年11月初被公安機關依法採取刑事強製措施。此後,他被判刑5年6個月。時間若從2015年11月1日算起,徐翔應該會在2021年5月1日出獄。

  去年8月,有報導稱,從接近徐翔案人士處獲悉,徐翔賸餘刑期還有22個月,已經在客觀上具備減刑條件,正在計劃申請減刑。市場可能認為,若參照黃光裕的案子,徐翔也存在假釋的概率。因此,在24日下午國美系股票拉升的過程當中,徐翔概念股也有過短暫的爆發。

  先是大恒科技突然拉升。

  接著寧波中百也跟隨上漲。

  黃光裕印象

  黃光裕,新世紀前十年的風雲人物,國美電器掌門人,曾被業內推崇為一代“商業教父”。但在那個“越高調,摔得越慘”的年代,黃光裕終究還是栽了。2008年11月19日黃光裕以操縱股價罪被調查。2010年5月18日,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以非法經營罪,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和單位行賄罪判處黃光裕有期徒刑14年,罰金6億元,沒收財產2億元。

  廣東汕頭的曾厝村是黃光裕母親曾嬋貞的老家,黃光裕便在這裏出生並長大。他的父親叫黃昌義,後為入贅到曾家。1969年出生的黃光裕早年亦跟母姓,名為曾俊烈,後來去北京發展,才改名為黃光裕。一些風水先生稱,可能正是這個大氣的名字改變了黃光裕的一生。

  潮汕人一直信奉一句話:“工字不出頭”。因此,這個地方的人大多數最終都要謀求自己的事業,而不會打一輩子工。黃光裕還很小的時候就跟哥哥黃俊欽在老家倒賣舊電器。他們把從村里收來的舊電器翻新之後,再賣到城里。1986年,兩兄弟離開了老家,遠赴內蒙古發展,賺了一些本錢之後,他們便去北京開店,由此開始了國美的大事業。

  黃光裕可能並不是一個高調的人。但正如當下的一句話:“不是不想低調,而是實力不允許啊”。經曆數年的發展,2004年10月,黃光裕以105億的身價高居胡潤百富榜榜首,一躍成為中國內地首富。在那個激情四射的年代,黃光裕成了時代的偶像,中國草根奮鬥的標杆,成功的符號。這位霸氣側漏的電器零售界大佬,此時已無暇顧及太多,他給自己剃了個至今仍讓人印象深刻的“光頭”。有業內人士戲言,那時候蘇寧的人可能看到這個光頭都會害怕。

  在“2004國美全球戰略合作高峰會”上,黃光裕曾有一段霸氣的講話:“其實咱們誰也離不了誰,誰想把誰擠垮、誰想把誰控製在手心之中可能性都不大。我做事的規律就是——你對我信任,我就給你越大的信任;你能給我付出,我就帶頭扶持你的品牌。你若拿我黃光裕平衡我的對手,我就有辦法去平衡你的對手!”當時的黃光裕的確有實力擺譜。在黃光裕的對手名單上,只有張大中、陳曉、張近東、張繼升等人,2005年之後的兩三年時間內,他又發動併購戰、將一些對手的公司收歸囊中,從而博得“屠夫”之名。

  然而,始終令人奇怪的是,年紀輕輕的黃光裕當時為何會選擇了北漂,而不是選擇潮汕人紮堆,且是改革開放前沿陣地的深漂。他的這一選擇也為他後來事發東窗無人救埋下了伏筆。據一位左名都的作者透露,黃光裕家鄉對他的感情是複雜的。據說,2010年,黃光裕身陷囹圄之時,其老家的潮汕商會明確表示不會給他籌錢,因為家鄉沒有得到他的多少幫助。不僅是商界,包括其母親出身的曾厝村和父親出身的波美村都對其頗有微詞,認為他不夠大方。

  有人說,黃光裕這輩子做得最正確的事不是打下了國美的江山,而是娶了杜娟當老婆。在黃光裕離開國美的這段時間里,黃太杜娟全力支撐著國美這個大攤子。雖然,國美已經風光不在,但並未倒下,其中一些年份的表現相對還不錯。可以說,目前國美雖然已經掉隊,但基礎還在。

  國美能否再現往日榮光

  談及國美,離不開蘇寧。2008年,國美、蘇寧營收分別為459億和499億,國美相當於蘇寧的92%。而到2019年結束,國美營收僅為602億,而蘇寧易購的營收卻來到了將近2700億的水平。兩者的差距已經拉得相當之大。這還不是最重要,最致命的。最重要的地方在於現在的話語權已經不在實體店,而在於電店。淘寶、拚多多、京東等電商的崛起,已經改變了遊戲規則,可以說昔日的零售霸主“國美”已經由領導者變成了追趕者。那麼,國美能否再現往日之榮光呢?

  國美的確是掉隊了。如今的蘇寧,看國美的眼神可能都充滿著不屑。但國美的基礎還在,這要歸於黃光裕背後強大的家屬團隊:杜鵑、黃母和妹妹,但經驗和精力可能都有限的他們,管理上千家門店的商業帝國畢竟有些力不從心。不過,好在還有張大中。在這段歲月裡,張大中守住了國美的根。2011年3月,張大中出任國美董事會主席兼非執行董事,協助杜鵑操控這家連鎖巨頭。

  2018和2019年,國美連續虧損,但好在線下陣地未失,線上佈局也已經初見成效。今年5月28日,國美零售突然發佈公告稱,公司已於當日與投資人(作為認購人,JD.com International Limited)訂立認購協議,內容有關按相當於債券本金額100%的認購價(即1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約7.16億元)認購債券。其實,國美和京東早已聯姻。今年3月13日,國美官方旗艦店正式入駐京東。京東之所以會看上國美,可能有兩個原因:一是要對抗蘇寧,二是看上了國美的實體店基礎。

  其實,早在2018年起,國美就入駐了拚多多,旗下官方店舖的訂單量一直突飛猛進,在拚多多微波爐、洗衣機、電視、手機等多個家電數碼單品中奪得過銷量冠軍,是平台新品上架最快、銷量增速最高的店舖之一。今年4月19日晚間,拚多多又以總計2億美元的可轉債對國美進行戰略投資。公告還稱,假設拚多多行使轉換權,則將配發及發行12.8億新股,占國美零售公告日已發行股本約5.96%,是國美零售外部的第一大股東。

  顯然,國美在為黃光裕的復出做準備,或者也可以說,黃光裕在為自己的復出做準備。從外部觀察,當下的國美傍上巨頭拚多多和京東,這一策略無疑是成功的。畢竟,經過多年動盪,國美在規模、資金、品牌、人才等方方面面已經不占優勢。黃光裕在獄中可能參與了國美的戰略決策,但畢竟離江湖還是有些距離。他復出之後,可能也面臨著平台融合、站隊選擇等難題。時代在變化,歷史在前進,國美能否守住線下優勢,突破線上滯後,再現往日之榮光,還需要進一步觀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