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發明了二維碼,華人卻把他帶入日本的千家萬戶
2020年06月26日15:35

原標題:日本人發明了二維碼,華人卻把他帶入日本的千家萬戶

原創 付饒 誌象網

本文共3330字,預計閱讀10分鐘 /

25年前,日本電器公司Denso的工程師原昌宏發明了二維碼,它的存儲信息最高是條形碼的400多倍,而且掃碼速度極快。為了推銷公司的掃碼器,Denso決定把QR碼的專利向社會開放。

二維碼,這個誕生了20多年的技術,最終在中國被發揚光大,是它的發明人原昌宏未預料到的。

2015年,微信支付進入日本。一時間,從美妝商店,到神社寺廟,二維碼支付鋪遍了日本的旅遊景點。就連日劇《深夜食堂》,也借劇中的“中國遊客”之口,說出了讓日本商家日常“恐慌”的一句話:“我掃你?你掃我?”

二維碼支付在日本存在感越來越高,這和一家華人創辦的公司分不開,它就是NETSTARS。

2009年,在日本大IT企業工作十年的工程師李剛,和另外兩位華人IT男一起創辦了NETSTARS。從國際電話和短信交互平台的業務出發,NETSTARS先後涉足了短視頻、遊戲、電商和支付,最終決定專注於支付。微信支付,正是由NETSTARS帶到日本來的。

如今,NETSTARS已成為日本最大的聚合支付平台,支援超過20家日本本土和國際支付手段,接入其聚合支付應用Starpay的商戶超過20萬家。

誌象網近日專訪了NETSTARS的創辦人李剛。在出身IT背景、居住日本22年的他看來,日本已經進入移動支付的“戰國時代”。未來幾年,二維碼支付將佔據主場。

以下為NETSTARS CEO李剛的自述:

三個IT男,從電信業務發端

1997年,我從國內大學畢業之後,去了日本留學。

當時沒覺得要留下來。但到日本之後,耳濡目染,對日本社會越來越瞭解,覺得留下來也不錯。

1999年,我進入了日本的大IT公司。10年時間,一直在IT行業摸爬滾打。做過運營商,還有系統集成,都和網絡有關係。

在這10年之中,在日本的大型公司,我完整體驗到日本公司的工作模式、日本社會的商業文化的樣子。作為一個中國人來講,這是很大的機會。

那個時候,能夠深入瞭解中國和日本兩邊商業文化的人很少。我想,也許可以利用自己的這個優勢做點事情。

NETSTARS 創始人、CEO 李剛 (來源:NETSTARS)

2009年,我和另外兩個同是IT出身的合夥人決定一起創業。三個人都是IT出身,我們想著怎麼用IT的力量去解決一些社會問題。所以就決定做我們擅長的電信業務。

創業10年多來,三個合夥人依然在一塊,不離不棄,這是我們公司最寶貴的財產。

一開始,我們做了一個國際電話和國際短信的交互平台。作為運營商之外的小公司,我們應該是日本第一家做這個業務的。

電信業務發展得非常好,兩三年之內,我們就從一家小公司,做到非常好的收益。幾個人就在這個地方討論,下一步該怎麼做?

試水互聯網,探索定位

電信業務很傳統,主要業務是電話和短信。隨著互聯網的發展,短信電話用得越來越少。

2011年,我們三人覺得,應該把公司方向轉到互聯網行業來。那時候,正好騰訊和我們有深入的溝通。微信還沒有出來,QQ是最成功的聊天工具——不需要郵件,交換QQ ID就可以相互通訊。

彼時,日本還沒有同類的產品,QQ是非常典型的互聯網產品。所以我們就把手機QQ拿到日本,做了手機QQ日語版。這是我們進入互聯網行業的第一個產品。

因為我們的電信業務收入非常好,完全不擔心資金,所以純粹把手機QQ當成了進入互聯網的試水。在手機QQ服務上,我們投了很多人力物力,打造手機QQ的聯動,比如遊戲系統模式、廣告模式。

做著做著,我們就看到短視頻的機會了。2011年,騰訊推出微視第一代,2013年又出來了第二代微視,做8秒短視頻。

那時,我們覺得短視頻應該是將來的潮流,所以我們從手機QQ出發,把微視的服務鏈接到日本來做。

遊戲業務我們也做起來了。2012年,我們把中國的第一款上千萬年收入的遊戲《世界Online》,拿到日本來做本地化,叫《蓋亞之門》(ガイアゲート),這款遊戲還是wap版的。

《蓋亞之門》遊戲截圖(來源:Kyodonewsprwire)

2013年的時候,騰訊有個微購物平台,我們就做了微購物日本館,一個日本商品對中國的跨境電商平台,殺到了電商行業里去。

短視頻、遊戲、電商都做過之後,我們就開始琢磨,究竟哪個方向更合適我們?

轉機在2014年,我們和財付通團隊討論,來日本旅遊的中國遊客在增長,而他們在日本的消費通常只有兩個手段,一是銀聯卡,二是現金。現金總要換錢,麻煩。銀聯卡,對於許多第一次出國的遊客來說,在海外刷卡總覺得不放心。我們就想,有沒有可能把微信支付拿到日本來?它簡單、方便,而且安全。把微信支付提供給日本商戶,對中國遊客來講方便了,對日本商戶來講,能促進他們的客流和收入。

和財付通一拍即合,這個事就開始做了。從2014年開始,我們真正進入到互聯網支付產業。

到2015年,公司業務百花齊放,那時50多人,大家每天忙得不亦樂乎。可是,究竟這樣做是不是有前景?什麼會成為公司的事業?我們覺得,一直這樣,力太分散,應該把力集中起來。

那時候,公司上下做了一個決斷,保留我們最基礎的通訊業務,砍掉所有其他業務,全力以赴做支付。

把微信支付帶到日本,一年收入付不了一人工資

2015年起,我們就徹底把公司轉到了手機支付行業。這就是我們真正進入屬於支付行業的起點。

2015年7月,我們和財付通一起做了微信支付的新聞發佈會。那時的感覺,就像站在時代潮流上的驕子。

但事實告訴我們,微信支付、二維碼支付,這些對於日本來說都非常陌生。雖然二維碼由日本人發明,但通過二維碼來支付,是一個新概念。

所以,我們在2015、2016年,甚至2017年上半年都做得非常辛苦。經常和客戶去講,對方都很難理解。首先,客戶會說,他們不知道騰訊。其次,他們會問,二維碼支付安全嗎?錢能收到嗎?從零開始,讓日本商戶理解二維碼支付的好處,是非常難的。

那時我們也有猶豫,這樣下去的話,一年下來,我們通過微信支付掙的錢還付不了一名員工的工資。情況就是這麼慘,二維碼支付這個事,究竟要不要做下去?

實話實說,我也不知道,但是就覺得二維碼支付很方便。我們幾個合夥人聊,認為微信支付不光是一種支付手段,它還通過微信的生態,提供了新的服務,這是它的核心所在。認清這一點,我們認為,二維碼支付一定會在日本市場迎來爆發。這個機會什麼時候來?誰都說不清楚。我說,我們就賭一把,大家既然走到這個程度,也不能放棄。我們賭,日本很快就會進入二維碼支付的時代。

從現在來看,我覺得是賭對了。

NETSTARS支援的支付服務(來源:NETSTARS)

LINE成為股東,日本支付進入“戰國時代”

契機是在2018年。2018年2月,LINE Pay接入StarPay聚合支付的體系中。這也是LINE全力推進日本線下二維碼支付的開始。

同年4月,我們和LINE達成戰略合作,LINE成為了我們的股東。LINE的業務和我們相連之後,我們從一家做針對中國遊客市場,做微信支付的公司,變成了一個聚合支付平台,開始服務日本本土用戶。

這是一個重大的轉變,意味著我們從做遊客支付生意的企業,變成了遊客加上日本市場的支付公司,開始面向日本這個巨大的市場。日本有1.2億的人口,而且是一個成熟的商業社會,含金量大。

2018年,日本企業紛紛入局移動支付,開始做起支付和錢包。這些企業分成三大派。第一大派,電信運營商,比如NTT、KDDI、軟銀;第二大派,銀行,日本三大商業銀行、日本最大的國有銀行郵政銀行,還有地方銀行,都在做自己的錢包。第三大實力派,是日本的互聯網公司,以LINE、樂天(Rakuten)、Mercari為代表。到現在,日本本土的支付服務,大大小小有20多家。

日本市場目前的移動支付服務(來源:Maxwell Forrest via Medium)

從 LINE Pay到PayPay。2019年,日本已經進入二維碼支付的“戰國時代”。大大小小二十多家錢包在相互拚殺市場。做法和中國一樣,給用戶補貼、給商戶免手續費。

同時,日本政府在2019年投入了7000億日幣來補貼商戶,補助商戶接入無現金支付體系,包括信用卡支付和二維碼支付。

來日本做生意,信用第一位

我們公司第一是技術公司,第二是做平台的公司,我們更希望把平台和產品打造好,輸送給我們的合作夥伴,包括商戶。

前段時間投資的報導,可能也看到了我們公司的股東群,有電信公司、銀行,在日本來說非常少見的。更凸出我們公司的特點是什麼?我們把這平台打造得很好的時候,會把這個平台開放出來,讓更多的我們的股東和渠道商參與,幫助我們一起來銷售我們的服務。

有一點一定要提出,很多中國支付公司也前赴後繼跑到日本來。但是,絕大部分都水土不服,最重要原因是什麼?是做不到本地化。

日本這個國家,它是一個非常講究信用度的國家。做生意要講信用,首先是信用,第二點是度,有了信用還不行,你要達到一定度才可以做生意的。

您可以想像嗎?客戶完全信任你,特別是我們一個支付行業。錢通過我們走給商戶,如果是商戶對我們不信任的話,他一個月流水幾十億日幣在我們手裡放著,如果公司倒掉話,這個事就大了,他首先是一定要絕對相信我們,之後才和我們做生意。

我們公司在日本十年,首先,口碑好,評價很高。其次,有眾多的日本主流股東在支援我們,給我們做了信用背書。

第三,我們資金很雄厚。這也是讓我們公司能夠在行業中穩穩站住腳的重要因素。而且,我們取得整個聚合支付市場No.1的地位,這是重要的前提。

我們經常和國內的朋友聊,日本一定是巨大的藍海市場,特別在金融方向。真心歡迎大家來。除了支付,還有更多機會。

來的時候,一定要尊重這個市場,這是前提。不要簡單地把中國的觀念拿到這邊來,很容易碰壁。尊重這個市場的同時,切實做好本地化,打好交道,和本地的核心勢力連成一體的時候,才有機會把事業做大。否則,輕飄飄走不了兩下,可能就結束了。

這是我的肺腑之言,給我國內朋友講的。經過NETSTARS這10年,我們都理解,一定是這個道理。

2020NETSTARS新年大會上,李剛回顧公司做支付以來的三大里程碑(來源:NETSTARS)

李剛:你可以這麼理解這件事。2017年時,知道二維碼支付的人,不到全國人口的1%。2018年,進入黃金期,50%日本人知道二維碼支付,大概10%到20%的人會體驗過二維碼支付。進入2019年的時候,應該有50%的人已經體驗過二維碼支付。因為LINE Pay、PayPay、樂天(Rakuten)這些公司的推廣,公眾對二維碼已經建立了認知,幾乎所有日本人都知道了二維碼支付這件事。

李剛:那時我們有近50人,同時做了很多的事。那時有底氣,各方都去嚐試,成不成不太在意。當時我們鼓勵大家:沒問題,你們想什麼就怎麼來,中間也交了不少學費。

李剛:這個說法不準確。我們從來不依賴硬件。我們也有硬件,但都不是我們主動去推的。我們是支付平台,加上商家的增值服務。

2014年到2015年,我們一直做二維碼聚合支付,已經聚合了中國的、日本的、海外的近二十幾家的支付服務。我們to B,給商家提供一個好的技術平台,解決他關於支付的所有問題,這隻是第一步而已。

第二步,在我們的支付平台上,幫商家創造新的價值。這個新價值玩法,就是中國新零售的玩法,也是我們今年重點做的“支付+”概念。

李剛:比如說小程式,比如說廣告服務,比如說會員體系,比如說無人化解決方案,這些都是在建立在我們支付平台上的。我們做這個平台,讓客戶在平台上找到他想要的所有的東西。

說到底。這個邏輯在於什麼?從商戶角度說,支付沒給他帶來價值,不能幫他賺錢。

商戶要賺錢、要客戶、要新的流量,要新的玩法。這些僅憑支付是不能做到的。

但回到當年微信支付的玩法,微信支付作為一個入口,在這基礎之上,引入附加服務,幫助商戶連接客人,客人更多,銷售額會上來、利潤會增加。那客人怎麼來?做廣告、做會員卡積分、發優惠券等,這套體系,就是“支付+”的概念。

在支付基礎之上疊加這些服務,才讓商戶和我們的關係變得更密切。

要做這些,首先商戶要信任我們。錢都到我們手裡,他不信任我們跑了他就沒轍了,後面的事情也就沒有了。

信任基礎之上,我們和他們站在一起,幫助他們解決更現實的問題,讓他們掙更多錢。

李剛:對。這和國內聚合支付公司商業模式一樣。區別在於,日本的利率不錯,它的收益空間還比較好。

誌象網:2018年起,你們開始融資。但你們的現金流是很充足的,融資的目的是拓寬市場嗎?

李剛:移動支付的模式,不光是中國的,也不光是日本的,它一定是全球的發展模式。

微信支付根源於中國,我們在中國的支付體系基礎之上,又加了一層“支付+”,希望這個模式能推廣到全球。我們重點地區是整個東南亞,包括越南、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

我們在三年前就佈局了越南市場。我們有個專門團隊,紮根於它的本地化服務。

越南和日本的市場表現完全不一樣。日本是成熟的商業市場,有各大財閥都有自己龐大的銷售體系,錢的流動很快。但在越南,大的連鎖店很少,更多還是小商戶、街頭小店。越南市場,比我們想像和預測的成長速度會快很多。

現在很多中國公司也是前仆後繼地殺到東南亞、南美、歐洲或者非洲市場去,說明機會是巨大的。

融資除了獲得資金,更重要的是戰略資源。我們的新股東友侖集團,投資了很多海外金融科技公司,對渠道有很深的瞭解,這是我們喜聞樂見的。

李剛:具體的數字要看怎麼統計。數字有增長,但不是那麼快。日本政府在2018年發佈“無現金願景”報告,目前實在2025年實現40%的無現金交易比例,現在來看,這個目標很快就會達到。

現在是官民齊頭並進,國家和民間都在強力推廣二維碼支付。拿整個人的一生來比喻,二維碼支付還是小學生階段,沒到青壯年,它未來的成長空間是巨大的。還有一點,這次疫情,讓大家都覺得一定要衛生,紙幣開始被“嫌棄”,客觀上讓更多人使用無現金支付了。

李剛:不會。我們的判斷是,信用卡和NFC的模式,它不會消失,但也不會成長。NFC刷卡硬件設備貴,投入成本很高,一台NFC設備15萬日幣左右,相當於1萬人民幣,這對商戶來說門檻很高。第二點,信用卡NFC支付,不能提供增值服務。

為什麼政府和民間企業都願意去推廣二維碼支付?他們看重的不是支付本身,而是後面的金融和廣告服務,數字支付將帶來巨大的產業機會。

李剛:線下的場景幾乎是全覆蓋,但沒達到中國的程度。交水費電費發工資這塊,現在日本也正在立法之中,年內可能會通過。

李剛:做日本市場核心的事情,一定要做本地化,這是一個大前提。

首先,你是用什麼態度來面對這個市場,這很重要。中國有一句古話,做生意之前先交朋友。在日本絕對是一致的,你要交到非常好的朋友,這是你的事業的前提和基礎。用非常謙虛的態度進到市場,先把朋友交下來。

本地化的前提是謙虛。在中國成了,你不等於在日本成,機會總是留給心誠和謙虛的人,這是人生最根本的一點。

另外就是模式問題。你的事業模式、市場需求點在什麼地方,能幫助社會解決什麼問題?就像咱們之前說的風口,你要知道這個時代的需求在哪裡。

交朋友同時,你要找真正懂得市場、在市場有一定地位的行業大佬來幫助你。日本上層和水平高的人非常open,他們喜歡結交有想法的年輕人。他看到特別想做事的年輕人,會用他們自己多年的人脈關係來幫助引導你,這是大部分日本人都會有的想法。

我在這個行業中也有深刻體會,我們公司的股東、顧問,都是這個行業中的老人。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李剛:簡單說還是誠信,謙虛向他人請教。首先,你的個人的魅力必須讓人認可,要過信任的心理關。

第二,你公司做的事情,確實是為日本社會做新的貢獻,幫助這個社會變得更好,這都是前提。

日語有一個詞叫“大義名分”,意思是“做事的前提要有大義”。你做事業,是為了社會變得更好,這就是“大義”所在。

原標題:《專訪 | 日本人發明了二維碼,華人卻把他帶入日本的千家萬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