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多芬可以用最簡單的主題勾勒出最有趣的音樂
2020年06月26日13:13

原標題:貝多芬可以用最簡單的主題勾勒出最有趣的音樂

原創 乘以0 經典947

本週的《947愛樂廳·歐洲現場》節目將繼續播出貝多芬的絃樂四重奏作品,上一期導賞我們聊了貝多芬的早期絃樂四重奏和中期作品“拉祖莫夫斯基四重奏”。

除此之外,他的中期四重奏還有另外兩首,即《降E大調第十絃樂四重奏》和《f小調第十一絃樂四重奏》,分別有著“豎琴”和“莊嚴”之稱。兩者的命名由來各不同,“豎琴”四重奏因樂曲第一樂章優雅的撥弦而被後人加上了這個名字,“莊嚴”則是出自貝多芬本人的手稿。

降E大調第十絃樂四重奏“豎琴”

曾有人指出,作為一部絕對名正言順的中期作品,“豎琴”四重奏在某種程度有被低估之嫌,它輝煌而飽滿,同時感性十足,幾乎符合這一時期他所有的創作特點。美妙又易懂的音樂,讓人們幾乎想把它稱為貝多芬“最完美”的四重奏。

但對舞台上的演奏家而言,它卻不是一部可輕鬆駕馭的作品,開篇的樂章就集結了貝多芬所有的藝術構思,冗長而富有戲劇性的引子在音樂上不那麼和諧,尾聲的狂喜則令人聯想到交響樂和協奏曲中蘊含著無窮的能量。

慢樂章展示了音樂清新甜美的一面,諧謔曲乍一聽生硬又尖銳,但很快舞動起來,簡單的音樂動機在對位中不斷向前推動著,到了末樂章,一組精美的變奏曲不期而至,傳統的古典風格漸行漸遠。

蕭伯納曾說“貝多芬可以用最簡單的主題勾勒出最有趣的音樂”,聽完此段自然信服。更有人直言,這一組變奏曲幾乎可以與當代最優秀的爵士鋼琴家相提並論,因為其中每一個和聲幾乎都是“嶄新的發明”,極為抓耳。

6月25日的節目中,我們就將聽到這部“豎琴”四重奏,由卡薩爾斯四重奏組演繹。

除此之外,還將帶來意大利大提琴家、作曲家盧西奧·佛朗哥·阿曼蒂所作的《絃樂四重奏“重組”》。標題取自中世紀《聖約翰讚美詩》,每行詩節的開頭都對應當時的音階唱名。

作曲家將其中“Re-Sol-Ut-Io”(即Re-Sol-Do-Si四個唱名)這四個詩節開頭組合在一起,拚成拉丁文“Resolutio”一詞,意為“通過將多種元素重新組合,從而產生新的含義”。

同時,作曲家以貝多芬的“豎琴”四重奏作為創作靈感,通過重組貝多芬原作的音樂材料並結合富於現代感的節奏和織體,以全新的創作角度對這部兩百多年前的傑作進行當代闡釋。

盧西奧·佛朗哥·阿曼蒂

《f小調第十一絃樂四重奏“莊嚴”》

另一部“莊嚴”則是貝多芬中期四重奏的壓軸之作,音樂如標題般內省,時而銳利,時而嚴峻,結構也走向精簡化,不同於前期的龐大厚重。

在給朋友的信中,貝多芬寫道:“這部四重奏是為行家的小圈子寫的,決不公開演出,如果你想要一些能夠公開演出的四重奏,我可以找機會另寫”。

是的,這已經開啟了貝多芬晚期風格的前奏,用最純粹的形式自由自在地表達自己的音樂思想,其它一切既定法則皆可拋在腦後。

要知道,自他1796年開始耳疾後,聽力每況愈下,經曆了種種變故後,音樂成了他一生中唯一真正的伴侶,只要能用它說出心裡話,不必擔心失敗或被冒犯。這是真正豁達的人生信條,也是“極簡”的奧義。

《降B大調第十三絃樂四重奏》

貝多芬的五部晚期四重奏,在學術意義上堪稱傑作,是四重奏的範本之作,無論從規模還是複雜程度。

他在佈局上開始獨樹一幟,因而我們看到了包含有7個樂章的《升c小調第十四絃樂四重奏》,還有原本隸屬於《降B大調第十三絃樂四重奏》、但後來獨立成篇的《降B大調大賦格》。

《大賦格》手稿

最初的《降B大調第十三絃樂四重奏》共有6個樂章,第五樂章標題為“卡瓦蒂娜”,有抒情歌謠的意思,十分柔情,卻又時不時給人不穩定的脆弱之感。

緊接著的第六樂章“終曲”為一段十餘分鐘長的“大賦格”,賦格段落給人的直觀感受便是“馬不停蹄”,不到終點不能喘息。不僅是觀眾,它對演奏者的挑戰也是巨大的。

當時,舒潘齊四重奏組進行該作的原版首演時,貝多芬並不在場。後來,在場的人向他傳達了演出獲得成功的喜訊,並紛紛要求再次演奏其中的兩個樂章。然而,貝多芬真正的關注點卻是這首“大賦格”,但他得知觀眾對此反響平平後異常生氣。

第六樂章:大賦格

有人建議他將“大賦格”換成一個更易讓人理解的樂章,後來貝多芬也妥協了,將《大賦格》從《降B大調第十三絃樂四重奏》抽離出來變成一個單獨的樂章。

即使從今天看“大賦格”,它的聽感依然不那麼舒適,斯特拉文斯基甚至說它“將永遠是當代的”。

週五的節目中,來自以色列的耶路撒冷四重奏將分別獻演貝多芬更改後的《降B大調第十三絃樂四重奏》(作品130號),以及單樂章的《降B大調大賦格》(作品133號)。

《降B大調第十三絃樂四重奏》末樂章

《a小調第十五絃樂四重奏》

到了創作《a小調第十五絃樂四重奏》的1825年,貝多芬已經完成了協奏曲、交響曲和鋼琴奏鳴曲的創作,可以完全專注於絃樂四重奏。但此時他的健康也亮起了紅燈,被社會疏離的感覺也更進一步籠罩在他的心頭,因此創作時斷時續。

終於,在一場貝多芬本以為會致命的重疾康複後,他開始寫其中的第三樂章,並將它命名為“一個康複者以利底亞調式寫成的感恩聖歌”,這是一首自傳性的音樂,動靜相宜,表達了他對生命恩賜的感恩與喜悅,真摯而崇高。

2017年,以色列鋼琴家、作曲家馬坦·波拉特受卡薩爾斯四重奏委約而創作一首《力量》,以指代貝多芬在《a小調第十五絃樂四重奏》第三樂章的行板段落中寫下的標記“感受新生的力量”,充滿動力性,週一晚的節目就播出了這兩部作品。

馬坦·波拉特

到了貝多芬晚期四重奏的終極之作——《F大調第十六絃樂四重奏》。他賦予該作的標題為“艱難的抉擇”,似乎意味著內心的掙紮,而後又寫下“非如此不可嗎?非如此不可!”的設問句,更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但這一切在音樂前已顯得不那麼重要了。

本週的節目中,貝多芬的16首絃樂四重奏都一一亮相。在此,我們不得不慨歎他對命運的不屈,而這些都被呈現在音樂中,見證了自己,也見證了歷史,隨著時間的推移也更耐人尋味。

紀念貝多芬誕辰250週年系列(六)絃樂四重奏

6月26日(週五)20:00放送

耶路撒冷四重奏

貝多芬《G大調第二絃樂四重奏》

貝多芬《f小調第十一絃樂四重奏“莊嚴”》

貝多芬《降B大調第十三絃樂四重奏》

貝多芬《降B大調大賦格》

紀念貝多芬誕辰250週年系列(六)絃樂四重奏

6月27日(週六)20:00放送

帕克四重奏

貝多芬《降E大調第十絃樂四重奏“豎琴”》

貝多芬《e小調第八絃樂四重奏

“拉祖莫夫斯基”》

傑里米·吉爾 為絃樂四重奏而作的《組曲》

紀念貝多芬誕辰250週年系列(六)絃樂四重奏

6月28日(週日)20:00放送

艾略特四重奏

布洛赫《前奏曲》

布洛赫 絃樂四重奏《山中》

第二樂章“鄉村舞蹈”

門德爾鬆《e小調第四絃樂四重奏》

貝多芬《F大調第一絃樂四重奏》

由經典947(FM94.7)與歐洲廣播聯盟(EBU)合作呈現,全國唯一一檔每天播出來自歐洲名家名團與音樂節最新現場音樂會實況的節目。自開播之日起就受到聽眾和業內專家的密切關注與一致好評,頗具影響力。

廣播收聽方式:上海地區聽眾可打開收音機調至FM94.7收聽

手機收聽方式:下載阿基米德APP,搜索“947愛樂廳 歐洲現場”,進入節目社區收聽及回聽往期節目

主播/統籌:周婕

編輯製作:周婕、晨曦、小鈴、應玥、馮程、長纓

融媒體:晨曦、應玥

監製:舒強、紅柳

撰文:x0

編輯:應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