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魯斯堡來到克魯斯堡去 小將轉職業效率堪比占士
2020年07月02日09:00

  每一位天賦異稟的桌球青年在發愣放空時,難免會想像自己站在夢幻般的克魯斯堡劇院的情景。愛爾蘭小將亞倫·希爾有些許不同,他從第一次拿起桌球球杆開始,便一直想著這一天的到來。

  文 / 米高·馬克穆蘭

  在愛爾蘭科克市中心的布拉爾尼大街上,坐落著一家克魯斯堡桌球球會,而這傢俱樂部不遠處就是該市著名景點——羅伊·基恩的壁畫,他是1994年足球世界盃愛爾蘭代表隊的明星球員,也是輝煌時期的曼聯隊長。

  多年來,這座愛爾蘭第二大城市已然為本國貢獻了大批傑出的體育人才,除了基恩,還有足球運動員丹尼斯·艾榮、田徑明星索尼婭·奧蘇利雲以及愛爾蘭式曲棍球的傳奇基斯蒂·靈。

  桌球還未等來一位來自該地的明星球員,但18歲的亞倫·希爾從小便開始為此做準備,力求成為拓荒者。

  “我看桌球留下的第一段深刻記憶是2013年世錦賽,羅尼·奧蘇利雲在休戰一個賽季後奪冠。”希爾表示,“我記不太清他打球的樣子了,但記得自己幾乎天天晚上去Youtube看他比賽,他真是個戰士,只要他參與的比賽,永遠值得期待。”

  “檯球占士”史提芬·亨特利有一件事為人們津津樂道:他從拿起球杆接觸桌球到成為職業球員,僅僅用了不到四年時間。希爾也沒比亨特利多用太長時間,他13歲才開始正經訓練,和這位蘇格蘭傳奇一樣,小希爾也早早地凸顯出在這項運動中的天賦。

  希爾表示:“我從沒有個正式的教練,的確和國家隊教練PJ·諾蘭合作過,但只是上過他的幾門課,還有我只要參加大賽,PJ也會在心理方面指導我。如果我打得很掙扎狀態不好,我就會找PJ解惑,他會讓我找回正確的方向。”

  其實希爾這兩年在大賽的表現並不差,他已連續兩年奪得歐洲U18冠軍,緊隨其後的是憑藉U21冠軍獲得一個寶貴的職業巡迴賽資格,將在新賽季以職業球員的身份登陸世界桌球巡迴賽(WST)。

  他回憶道:“回顧三月份的葡萄牙之行,我感到筋疲力盡,連續兩週每天打兩場比賽,但一贏下準決賽,回到房間就如釋重負了,告訴自己職業資格只有一步之遙,然後我決賽就4比0領先了,發揮得比我想像中還要好。”

  來自英格蘭的對手海頓·斯坦尼蘭贏下隨後的兩局,但難擋愛爾蘭人順利拿下賽點,以5比2結束戰鬥,確保未來兩個賽季的職業資格。這也令他連續第二年獲邀參加世錦賽資格賽的爭奪,希爾將於7月21日在英格蘭謝菲爾德的英格蘭體育協會加入角逐。

  回憶去年世錦賽資格賽首戰對陣老將謝拉特·格連的情景,希爾表示:“我覺得我本該贏下那場比賽,本該以6比3領先,結果謝拉特在被超分的情況下做桌球拿下第一階段的最後一局,把比分追成了4比5,這兩個比分的差別可太大了。”

  “第二天我打得還是不錯,7比6領先,結果謝拉特打出幾杆高分單杆,連下四城以10比7贏了我。我感覺自己變強了,已經等不及上場檢驗一下實力了。”

  和大家一樣,希爾的職業生涯也因疫情陷入停滯,但幸運的是他去年在家安裝練球檯的決定讓他避免了無球可打的窘境。

  “我已有一兩年的時間全職打桌球了,自我在家安球檯的十個月以來,我的進步顯而易見。通常白天練5、6個小時,晚上再和朋友以賽代練,我將為世錦賽資格賽做足準備。”他說。

  肯·杜靴迪和弗蓋爾·奧白賴仁已在職業賽場征戰近30年,但都柏林雙雄在世錦賽資格賽仍要面臨保級難題,因此希爾是目前唯一確保新賽季職業資格的愛爾蘭人。

  他接著說:“每一位球員的初心都是堅持熱愛,冠軍是一份犒勞。我在兩年內贏了三個歐洲冠軍,沒什麼能給我帶來更多自信。”

  正是這種樂觀、奉獻和天賦的結合,讓希爾成為愛爾蘭多年以來最有希望的桌球新星。

  請堅持下去,或許在不遠的將來,他展現自我的平台不再僅限於家鄉城市的“克魯斯堡”,而是真真正正的克魯斯堡!

  (世界桌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