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績尷尬、文化貧瘠 中國衝浪何時能破繭而出?
2020年07月02日21:11

  資料圖:女選手逐浪競技。駱雲飛 攝

  將在明年的東京奧運會賽場上擔當角色、成為正式比賽項目的衝浪運動,在中國似乎始終在小眾範圍內流行。中國人為什麼對衝浪運動少幾分熱愛?衝浪與普通老百姓的距離,究竟還有多遠?中國衝浪,能否真正迎來“破繭而出”的時刻?

  一道浪得分不及外國選手一半

  今年1月,世界短板衝浪挑戰者係列賽在海南舉辦,隨著邱灼止步於第二輪,中國32名持外卡參賽的選手全部結束本次比賽。

  作為東京奧運資格積分賽,這是中國國家衝浪隊的一次大練兵。但從比賽成績看,中國選手和國外頂尖選手差距仍然很大,比賽中,一道浪的成績甚至不及外國高水平選手的一半。

  資料圖:女選手比賽中。駱雲飛 攝

  邱灼是海南人,4歲就開始學習衝浪,7、8歲的時候,他立誌成為職業的衝浪選手。在衝浪圈里,像他這樣的選手被叫做“浪人”,而在目前的國家隊中,除了“浪人”之外,還有一些選手是從其他項目跨項轉過來的。

  用邱灼的話說,國家隊目前“有點排得太靠外了”。“像美國、巴西、澳州、日本這些地方都接觸了(衝浪)很久,也有更專業化的訓練。中國進入真正的專業化訓練,估計也就不超過4年。”

  2016年8月,衝浪被列入東京奧運會正式比賽項目,次年,國家衝浪隊正式成立。對於很多衝浪選手來說,這給他們提供了一個更大的舞台。

  淩俊威和邱灼一樣,也是國家隊中的“浪人”,他出生在深圳,一個靠海的地方。13歲那年開始接觸衝浪,慢慢發現自己的天賦,決定成為專業的衝浪選手。去年的亞錦賽上,他獲得男子短板U20組季軍。

  淩俊威在衝浪。(受訪者供圖)

  在他看來,中國隊目前的實力確實離世界強隊有一定距離,但進步比較快。“比如說兩年前,中國隊就連預賽都進不了。然後我們去年在日本(世錦賽)進到了第三輪。”

  兩個男孩今年都是17歲,外表看起來,比普通男孩皮膚黑得多。聊起天來話都不多,符合人們對於極限運動選手的固定印象。談及成績,兩人又顯得謙虛。

  未來,他們會成為衝浪這個小眾項目中的明星選手嗎?比如桌球中的丁俊暉,比如滑雪中的穀愛淩。這個問題誰也無法確切回答。

  淩俊威在衝浪。(受訪者供圖)

  國家隊還在成長過程中,隊內缺少明星選手,是衝浪在中國大眾認知度不高的重要原因。有時,一枚奧運獎牌抵得過參加無數次科普和宣講活動。邱灼、淩俊威們日複一日融在海里的汗水,或許正是改變這一現狀的希望。

  普通人學衝浪究竟成本如何?

  中國地大物博的特點,決定了很多地方並不臨海。而像錢塘江這樣可以衝浪的淡水水域,畢竟也是少數。很多人心裡會有疑問,參加衝浪運動的“成本”高不高?

  邱灼說,目前國內要買質量比較好的衝浪板,價格還是很貴,因為很多都是從國外進口的。“然後因為大家都在城市裡面,沒在海邊住著,所以這樣相對來說費用就會很貴。”

  而淩俊威認為,想成為衝浪高手,時間成本也不低,比如自己每天就需要練習八九個小時,“放棄了很多交友的時間、和家人相處的時間。”

  淩俊威在衝浪。(受訪者供圖)

  有沒有方法可以讓沒有衝浪條件的普通人體驗一下衝浪、找個“樂子”呢?一些衝浪球會提供了這種機會。

  2016年,劉泫圻創建了酷浪CLUB,自打開業,生意就一直不錯。衝浪球會的水池里,用機器人工造浪,水很淺,最深的位置也只有15釐米左右,即使不會游泳的人,也能來過把衝浪的“癮”。劉泫圻介紹,這樣的方式叫做滑板衝浪,危險係數不高。

  “它是有兩個板子的選擇。一個是站板。站板適合年輕人、喜歡挑戰的人或者說玩過滑板、尾波、滑雪的人。小朋友可以玩趴板,上手相對容易一些。”劉泫圻說。“這項運動,想入門不難,從小學生一直到五十多歲的人都有(來體驗)。”

  衝浪球會日常。(受訪者供圖)

  據他介紹,不同的衝浪球會價格不同,在他的店裡,板子是免費提供給顧客使用的。

  在某常見團購平台上,一家同樣位於北京的衝浪球會,人均消費為189元。一堂30分鍾、有教練的衝浪團體課,價格為200元。

  市面上的價格,並不是大多數人消費不起的價格,但這樣的衝浪球會,目前國內的數量還不多。雖然沒有官方的統計數據,但劉泫圻作為業內人士,據他瞭解目前全國大概只有二十家左右。在團購平台上搜索也會發現,這類衝浪球會的數量確實極少。

  衝浪球會日常。(受訪者供圖)

  衝浪球會也不像一般游泳館那樣,可以同時接待幾十人。劉泫圻店裡的設備最多可以同時兩個人使用,每人在水上最多停留兩分鍾,大家輪流“衝浪”。

  對於很多普通人來說,遇到過健身房、游泳館甚至武術館、跆拳道館在大街上發的傳單,但恐怕沒幾個人接到過衝浪球會的傳單。衝浪,還未能成為普通人習慣的消遣方式。

  “衝浪文化”養成尚需時日

  就在“網上衝浪”已經漸漸淪為年輕人眼中落伍網絡用語的今天,人們對於“衝浪”這個項目本身的瞭解,卻依舊像一張白紙。

  1月7日,Corona WSL(世界衝浪聯盟)世界男、女子短板衝浪挑戰者係列賽(萬寧站)正在海南省萬寧市日月灣舉行。來自近30個國家和地區的220名衝浪運動員在此展開為期7天的對決。駱雲飛 攝

  2014年,國際衝浪協會在中國舉辦了中國杯比賽,作為東道主擁有參賽名額。但中國當時並沒有正式的國家隊可以參賽,鮑旭平作為領隊協助中國極限運動協會臨時組建了第一支衝浪隊伍代表中國參賽。

  而如今,鮑旭平作為衝浪中國的CEO,致力於在中國舉辦衝浪比賽、活動,推動這個項目的普及。在他看來,中國目前欠缺的是“衝浪文化”,“(衝浪普及)我覺得才剛剛走出第一步吧。”

  “咱們傳統意義上來講,把衝浪歸為極限運動,可能想要嚐試的人就不會那麼多,還是對這個文化和運動本身瞭解比較少,一聽到衝浪,就想到那種大浪,所以就覺得風險比較大嘛。”

  資料圖:葡萄牙萊里亞區納紮爾舉行巨浪衝浪挑戰賽,夏威夷的衝浪達人Kai Lenny在風急浪高的北灘衝浪,驚險刺激的挑戰吸引眾多遊人圍觀。

  “全球大約有兩千三百萬人在衝浪,其中美國有三百萬左右衝浪參與者。”他介紹起2018年的數據統計之後,又補了一句。“(中國)我粗略估計,沒有經過權威統計,這是我們小範圍的一個感觀,中國目前差不多有三到五萬人(有過衝浪經曆)。”

  最近幾年,不少體育項目都採用了更符合年輕人興趣的方式進行推廣。電競直播平台請來周杰倫打表演賽,中國體育舞蹈運動聯合會邀請張藝興成為街舞運動推廣大使……衝浪,同樣踩上了流量時代的浪頭。

  前段時間,愛奇藝公佈了一檔叫做《夏日衝浪店》的綜藝,黃軒、韓東君、喬欣、黃明昊四位明星為節目常駐嘉賓,王一博則是飛行嘉賓。節目期間,他們會前往海南萬寧,和衝浪教練共同經營一家夏日衝浪店,這些明星還將解鎖衝浪新技能。

  根據目前的公開資料,衝浪元素佔據這麼大比例的綜藝,是比較少見的。從陣容上來看,節目的嘉賓面向了不同的觀眾人群。在明星“帶貨”的時代,這樣的綜藝無疑會吸引不少粉絲的目光。這些粉絲中,很可能有不少人原本對於衝浪並不瞭解。

  資料圖:夕陽西下,在海邊的衝浪者。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從衝浪項目普及的角度,鮑旭平比較看好《夏日衝浪店》這種形式,他覺得或許可以“讓老百姓對於衝浪這個詞有一個真正的認知。”

  此外,鮑旭平認為衝浪入奧對於培養“衝浪文化”是一個重要契機。“因為入奧以後,首先國家對這個運動就會比較重視,會通過更多官方還有球會組織的衝浪賽事與延伸活動,宣傳並慢慢積累國內的衝浪文化;其次在大眾知名度方面,包括家長、年輕人會更多關注衝浪,讓更多人走向海灘。”(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