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巡球員日記第三篇:利什曼對妻子善意的謊言
2020年07月02日09:22
利什曼(左三)和妻子(左四)
利什曼(左三)和妻子(左四)

  導言:澳州選手馬克·利什曼,五個美巡賽冠軍的獲得者,講述了他的妻子奧黛麗與病魔鬥爭的那段黑暗時光,以及這一事件如何促成了“再次出發”基金會的建立,該基金會為經曆醫療與生命危機的家庭提供支持。

  感覺已經過了不止五年,儘管那一切的確是在五年前發生的。

  但有時候又感覺那一切只發生在一年前,我仍然記憶猶新。

  那是在四月,我在奧古斯塔備戰美國大師賽。在維吉尼亞家中,我的妻子奧黛麗感覺她患上了重感冒,但她的體溫在兩天后卻沒有恢復正常,她血壓下降而且心跳升至140次每分鍾,而正常人的心跳次數多位於60至100次之間。當她無法正常呼吸後,我們將她送至醫院,後來我的妻子確診敗血症,這本質上是一種血液中毒,你身體某處受到的感染會在體內引起連鎖效應。

  得知消息後,我馬上乘坐了最早的一班飛機回到家中,見到奧黛麗後我感到有些恍惚,我完全無法認出她,她看起來像另一個人,身體和臉已經完全變腫。她注射了許多抗生素,當時我想,恢復的時間或許會比我想像的更長。

  當我第一次見到醫生時,他們告訴我奧黛麗的生存幾率並不大。後來我回到奧黛麗的病房裡,當時她還有意識,可以通過短信跟我溝通,她問我一切是否會好起來,我卻向她撒了個謊,我告訴她:“當然,你會沒事的,但你必須抗爭。”

  人生中最重要的就是希望,如果我告訴她戰勝病魔有多難、生存的幾率有多小,她很可能就會放棄。所以讓她看到希望是非常重要的。我的確想過我會失去她,有幾天她看起來十分虛弱,所以這種想法一直停留在我腦海中。我不想這麼說,但當時我幾乎開始計劃葬禮了。當生存的幾率特別小時,你真的會去想一些非常非常壞的事。我還想,如果我失去了她,我就會帶著孩子回澳州,開始又當爹又當媽的新生活。

  但一切最終有所好轉,這與很多事有關。奧黛麗康複,作為職業高爾夫球員、丈夫、父親,我仍然有一位愛著我、支持我的妻子,我們更加珍惜現在所擁有的一切,並為我們倆還有孩子都很健康而感到感恩,更加珍惜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最近我們才意識到,以前我們擁有的一切有多美好。

  我為我們健康和幸福的生活而感到幸運。但現在仍有很多人在經曆著我們五年前經曆的事,很多人挺不過來,聆聽這些人的故事也是對自己生活的一次反省。

  2016年,奧黛麗完全康複,我們創立了“再次出發”基金會。她一直在幫助他人,我也是,但她做得更多。她一直想成為一名社工,但這最終沒能實現,因為她遇到了我,開始陪著我輾轉各地,但幫助他人的確是她的夢想。當我們有了孩子,她成為了全職媽媽,但我想沒能成為社工一直是她生活中的遺憾。我不清楚是不是疾病選擇了她,當然,我們不想經曆這樣的事,但從這段經曆中我們也得到了很多。

  當時我們倆都一致認為我們應該去幫助那些經曆著病痛的人,奧黛麗和我十分幸運,她的醫藥費沒有在經濟上給我們造成太大的困難,然而對於許多家庭卻是這樣。我無法想像,當你從一場大病中恢復過來,你還要擔心你的貸款、房租還有電費。所以我們決定去幫助他們,這樣他們就可以更加專心的治療、康複。這個基金會現在運營得越來越好,我們幫助的人已經超過了三千。

利什曼一家
利什曼一家

  我們很幸運能夠創立同樣支持著基金會的利什曼啤酒,灣後啤酒廠幾年前找到了我們,生產啤酒以支持基金會的收益,我想他們並不知道我有多喜歡啤酒!我參與了調味和包裝的工作,第一次品嚐自己參與釀造的啤酒非常緊張,因為你擔心它很難喝。幸好它嚐起來很不錯,從一個月到半年,現在這款啤酒已經上市超過四年了,並且一直在為“重新出發”基金會籌款。

  通過這個基金會,我們見證了兩種人生,我們見到了疾病的倖存者,也見到了那些失去摯愛的人們。去年,有一位失去女兒的母親,她出席了我們的籌款晚宴,分享了識別敗血症初期症狀的重要性。當你看到人們分享這些事,你會十分感動。

  幫助他人對我的高爾夫職業生涯也有幫助,很明顯,我想一直保持高水平的競技狀態,但這並不可能。當事情不順利時,你會想到那些人所經曆的一切,這時候高爾夫就不會變得那麼重要了。這樣的視角對我的職業生涯十分有幫助,在年輕時,你可能只想著奪冠和名利雙收。

  但現在,我切切實實幫助到了他人,這是我做過最酷的事,我的人生已經圓滿了。

  (文/馬克-利什曼。澳州人利什曼是2009年美巡賽最佳新人,贏得了五座美巡賽冠軍獎盃,並四次作為國際隊隊員參賽總統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