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斯汀走出膝蓋陰霾重回常軌 最緊張時刻在球場外
2020年07月02日08:18

  香港時間7月1日,感覺在高爾夫球場上,達斯汀-莊臣幾乎沒有脈搏似的。

  可是有一個時刻讓他感到有點緊張。

  並不是旅行者錦標賽最後一輪取得2杆領先之後開球出去,小球滾到了火車鐵軌處,勉強過了界外線。同樣,兩個洞之後那個開球衝著水障礙而去,也沒有讓他心慌,即便他擊下一杆的時候腳打濕了,畢竟小球最終溫柔落地,停在陸地上乾燥的地區。

  這就是高爾夫。無論好與壞,他繼續前行。沒有人比他健忘。

  引起他擔心的是膝蓋。

  達斯汀-莊臣去年年末的時候錯過了三個月。那個時候他右膝蓋動了關節鏡下手術,以修復軟骨損傷。接下來因為新冠疫情,美巡賽停擺三個月,他又休了一個長假。然後他加班加點,為了復工而準備,可是膝蓋卻出毛病了。

  殖民地鄉村的那個星期二,他給未婚妻寶琳娜-葛瑞茲基打去電話,告訴她,自己要回家。次日,膝蓋感覺好一些了,他堅持了下來,可是遭遇淘汰。

  “我感到緊張,”達斯汀-莊臣星期二說,“當我回家的時候我進行了核磁共振成像檢查,可是手術的一切都康複得很好。”

  是否是高爾夫休戰了一段時間,突然增加訓練量導致的,達斯汀-莊臣不確定。

  “十分明顯,”他說,“現在每樣事都好起來了。”

  達斯汀-莊臣在旅行者錦標賽上贏得全球第22場勝利,結束了490天的冠軍荒。這追平了他生涯最長的冠軍間隔期。

  比賽或許激動得有點過頭了,不過他充滿娛樂的高爾夫總帶著這種特色。

  在13號洞開球出界之後,他快速響應,拿下了15英呎小鳥推,然後遇到了一個少有的好運。在高爾夫球場上常常遭遇厄運,達斯汀-莊臣這一次的球卻沒有下水。

  一場勝利並不總是代表他已經恢復正軌了。

  可是在拉斯維加斯的揮杆教練布奇-哈蒙看到了一杆,覺得有這種預兆。打18號洞的時候帶著1杆領先,達斯汀-莊臣一號木開了351碼,給自己留下了一個挖起杆的距離,他最終兩推奪冠。

  “他後九洞一直在漏油,”布奇-哈蒙說,“他的反彈是難以置信的。可是對我而言關鍵點是他知道自己在18號洞必須開好球。我後來對他說,那是我最欣賞的部分。是的,那好像奧克芒。”

  賓夕法尼亞州的奧克芒被視為美國最難的球場,其恐怖收官洞的開球,達斯汀-莊臣認為是他生涯的兩個標誌性擊球之一。2016年,那幫助他鎖定了美國公開賽勝利,他唯一的大滿貫勝利。上個星期,達斯汀-莊臣年滿36週歲。很顯然,他還有很多時間修補簡曆之中欠缺的一部分。

  布奇-哈蒙同時注意到了達斯汀-莊臣取勝的地點。

  TPC高地河流位於康涅狄格州,標準杆70杆,全長6841碼,肯定不是為大炮型選手準備的。達斯汀-莊臣在兩個五杆洞一個星期才打出低於標準杆2杆,可是勝杆仍舊達到了261杆,低於標準杆19杆。這是他連續第六場勝利,勝杆為低於標準杆19杆及更好。

  他的22場勝利在18座球場贏得。

  他在海平面高度(多拉)贏過,也在高海拔地區(墨西哥城)贏過。他在那些獎勵力量的球場(曲棍)上贏過,也在那些講求精準擊球的球場(里維埃拉)上贏過。只有圓石灘,莫菲斯的TPC南風,卡帕魯瓦、查普特佩克他贏過兩次。

  達斯汀-莊臣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我想這顯示了我的球適合各類球場,”他說,“我喜歡各種類型的球場。許多球場我一度不喜歡,可是現在已經變得喜歡起來。”

  他停頓了一下然後笑著補充說:“我的擊球不是那麼直。”

  如果說有所謂的“一種球場適合一種類型球員”,那麼他肯定是全能型的。當然,不是只有他一個人屬於這個類別。馬克羅伊,目前世界排名第一位的球員,在全球22座球場贏了26次,僅在驚恐山穀、TPC波士頓以及杜拜的兩座球場(酋長和朱美拉莊園)贏過兩次。

  同樣Tiger Woods也是這種類型,只不過看上去不是那樣的。

  Tiger Woods在多拉、火石和灣丘贏了8場,在奧古斯塔、穆菲爾德山村和齒輪山贏了5次。Tiger Woods總共在19座球場多次取勝,可主要是因為Tiger Woods本身奪冠次數很多。

  菲爾-Phil Mickelson在全球25座球場贏過47次,在14座球場多次取勝。

  “能夠適應球場,打好各種球場是非常重要的,”布賴森-德尚博說,“這是我現在努力學習的地方。我想如果我繼續打出好的高爾夫,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可是能夠適應不同的環境,在不同的比賽條件下打球,各個地方都取勝,那是讓人印象深刻的。”

  當達斯汀-莊臣競技狀態好的時候,當他健康的時候,他肯定不輸任何人,總是給人留下深刻印象。再次成為冠軍,他現在計劃在佛羅里達家中休息兩個星期,然後回來出戰紀念高球賽。

  而他還沒有在那裡贏過。

  (小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