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張床墊白手起家,2000億的民宿王國也要破產了?
2020年07月02日07:27

原標題:三張床墊白手起家,2000億的民宿王國也要破產了?

原創 可愛小丸子 艾問人物 來自專輯《艾問每日人物》6月人物精彩集錦

歡迎來到本期艾問人物!

Airbnb要破產了?

全球疫情擴散,在線旅遊業,包括Booking.com和Airbnb在內的在線旅遊網站正面臨危機……

6月22日,Airbnb聯合創始人兼CEO布萊恩·切斯基接受CNBC採訪時表示,“從三月開始旅行幾乎陷入停滯,幾乎有二十五億人被限製,過去我們花了12年的時間建立了Airbnb的業務,現在卻在4至6周內失去了幾乎所有。”

“好像公司里的一切都崩潰了。”

短短的幾句話隨後就引來了各方瘋狂解讀,不少人認為,這家矽谷明星公司要破產了。

26日晚間,Airbnb官方連夜回應:純屬謠言。

根據Airbnb官方微博發佈的解釋,切斯基指出,其認為接下來會發生的趨勢是“我們所認知的旅行概念結束了。這並不意味著旅行玩完了,只是旅行將不是我們曾經認識的那個樣子”。

但無論如何,受此次海外疫情影響,Airbnb的業務都毋庸置疑地遭到重創。

創業起點:三個“三無男”和三張床墊

1981年,布萊恩·切斯基出生於紐約北部的一個小鎮”,他從小就對藝術和建築設計特別著迷,後來如願就讀於著名的羅德島設計學院。

在這裏他遇到了誌同道合的好友喬·傑比亞,後者日後也成為了Airbnb的聯合創始人。

(Airbnb聯合創始人喬·傑比亞)

畢業那天,喬告訴布萊恩·切斯基,他有預感他們倆日後會開創一番事業,“有一天我們會一起開家公司,人們會為這家公司著書立說。”

跟很多人一樣,剛畢業時對自己的前途很迷茫。這兩人在大學畢業後,在別人的公司里待了兩年,就雙雙辭職,準備開闢一番自己的事業,但具體做什麼,他們都還不清楚。

2007年秋天,兩人從洛杉磯辭職後搬到了舊金山,但此時的他們竟然連房租都付不起,面臨即將被掃地出門的困境。

不過,天無絕人之路。

剛到舊金山第一個週末,恰逢當地正要舉辦一個設計展,同為設計師的切斯基和傑比亞自然也格外關注。他們上網一看,發現當地的所有酒店都已經預定滿了,聰明的兩人從中發現了商機,相視而笑。

切斯基和傑比亞決定在客廳放三張空氣床墊,然後將床位出租出去,為前來參會的設計師們提供一個落腳之地,並向他們提供房內的無線網,書桌,床墊和早餐等服務。

為生計,他們抓緊時間,說做就做。72小時內搭好網站,將出租充氣床墊的信息發佈網上,很快就有3人前來要求入住,這可把兩人高興壞了。

一週後,設計展結束時,切斯基和傑比亞不僅成功安頓了3位租客,還賺到了交房租的錢。二人將這項出租服務稱為“空氣床和早餐(Air bed and breakfast)”。

2008年8月,這兩個設計專業出身,又毫無創業經驗、原始資金和市場資源的“三無男”,和另外一個朋友內森·布萊卡斯亞克一起開啟了創業之旅。

Airbnb的三位聯合創始人:布萊恩·切斯基,內森·布萊卡斯亞克,喬·傑比亞(從左至右)

經過半年的努力,一個點對點式向旅遊者提供房屋的在線租賃網站“Airbnb.com”上線。Airbnb是“Air Bed and Breakfast”的縮寫,中文譯名為“空中食宿”。

(Airbnb的前身—Air Bed and Breakfast網站)

誰也沒有想到,這個網站日後會成為價值數百億美元的共享經濟平台。

進軍紐約,走向全球

2008年11月,正逢美國大選前夕,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奧巴馬與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麥凱恩在電視等各種媒體上吵的死去活來,看著這一幕,切斯基突然又想到了一個商機。

他找到了大學設計專業的師弟們,製造了上千個印有候選人卡通形象和Airbnb 字樣的早餐麥片盒在ebay上出售,僅僅兩個月下來,他們就賺到了3萬美元。

(當時Airbnb製作的麥片)

這筆錢解決了他們的燃眉之急,也成為了Airbnb公司初創時期的“種子資金”。

更為重要的是,這次成功營銷還招來了好幾家電視台的跟蹤報導,Airbnb的知名度開始直線上升。為了趁熱打鐵,切斯基與另外兩個合夥人帶著麥片趕到丹佛,希望借助於在那裡舉辦的民主黨年度代表大會爭取更多的房主。一場大會下來,Airbnb與房主簽訂了數十份意向性合約,Airbnb也淨賺了5000美元。

然而,隨著總統大選的落幕,那些原先願意將房間拿出來分享的房主紛紛開始退出,Airbnb的流水銳減,生存危機再一次出現。切斯基只能提前啟動對外融資計劃,希望以150萬美元的估值融資15萬美元。

此時的Airbnb卻遭遇了幾乎所有投資人的拒絕。在切斯基聯繫的7家知名風投公司里,5家進行了禮貌性地回絕,而另外兩家乾脆閉門不理。

為什麼?

因為在2008年之前的美國,這個創意看起來相當“愚蠢”,當時沒有人會在出門旅行時選擇租用陌生人家裡的房間,也沒有房主願意出租自己家裡的空房間與陌生人同住一個屋簷下。

上帝向你關上一扇門時,也會為你打開一扇窗。這時的切斯基幸運地遇到了知名天使投資人保羅·格雷厄姆。

(美國風險投資家保羅·格雷厄姆)

僅僅交談了10分鐘,這個人稱“美國互聯網教父”的人物就決定將Airbnb納入了旗下的 Y Combinator孵化器,並介紹紅杉資本投入60萬美元,作為公司的“種子輪”融資。

而比這筆錢更為重要的是大佬的指導,格雷厄姆建議Airbnb應該去紐約發展。

在他看來,紐約是一個超級旅遊城市,而且到處都是居無定所、渴望一夜成名的三流演員和藝術家,對短期廉價住宿需求極大。聽完點撥的切斯基與傑比亞第二天就驅車奔向紐約,經過他們的努力,Airbnb在紐約的房源一週就淨增了30間,也正是從那時開始,紐約就一直成為了Airbnb最重要也是最受客戶歡迎的市場。

這時恰逢美國金融危機全面爆發,丟了飯碗的失業者紛紛將自己的房屋信息搬到Airbnb上,以賺取額外收入貼補家用,同時那些還不起房貸而失去家園的人們也開始考慮選擇Airbnb的廉價租屋。

經濟危機幫助Airbnb教育了用戶,也點燃了共享模式的風口。

2010年,Airbnb獲A輪融資780萬美元,由Greylock Partners領投,紅杉再次參投;2011年,Airbnb再次融資1.12億美元,公司估值10億美元;2012年,Airbnb完成C輪融資1.17億美元,公司估值達到25億美元。

到2017年底,Airbnb的服務已經擴展到了全球191個國家、4萬座城市,擁有160萬個房源,Airbnb迎來了自己人生頂峰——估值達到了310億美元,甚至超過了希爾頓酒店。

盛極而衰,疫情所致還是共享經濟的困境?

《艾問人物》認為,疫情或許是壓倒airbnb這頭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但絕不是唯一一根。

硬幣都有兩面,共享經濟在給人們提供便利和優質體驗的同時,也引發了巨大爭議。

事實上,早在民宿行業興起之初,“私人非法開設旅館”、旅客安全得不到保證的擔憂一直都在;而其擾亂安靜的居民小區環境,違反地方城市政府關於房屋短期租賃的法規等等也一直是輿論詬病的主要方向。

而隨著Airbnb一路擴張,很多大城市也相繼出現了“Airbnb效應”,即Airbnb 房源數量的上漲會帶動房租和售房價格的上漲——這引起了大批中產階級的不滿。例如多倫多大學蒙克全球事務與公共政策學院就調查發現,多倫多2萬多套房源中,有5000多個疑為短租公司開的“影子旅館”,這些旅館擠壓了當地人的長租市場,而且不用向當地政府納稅。

Airbnb 的本意是方便人們把閑置的房間做短租,賺點額外收入,但卻促使一個城市的整體租房市場變得越來越貴。

更為重要的是,2019年開始,OFO、WeWork等共享經濟獨角獸危機的顯現,過熱的資本市場正在逐漸恢復理性。如今隨著新冠疫情的衝擊以及資本市場流動性加劇短缺,過往資本堆積的泡沫在內外部矛盾的交織下,集體面臨著嚴峻的生存危機。

事實上,早在疫情爆發前,Airbnb的息稅前利潤就已經出現了虧損,據外媒報導,Airbnb在前9個月淨虧損3.22億美元。

而疫情的到來更讓Airbnb的處境雪上加霜。3月,美國市場預訂量銳減80%,美國各地因疫情採取停擺管製,使得Airbnb的業務在4月份幾乎進入冰封期。

5月5日,切斯基在發給全球員工的郵件中指出,公司業務遭受重創:“今年的營收預計將不到2019年的一半”,他自己也“正在經曆人生中最艱難的危機之一”。

或許,“狼真的來了”。

上半年,為彌補大量退單給房東帶來的損失,Airbnb為房東設立了2.5億美元的專項基金,對房東進行補償,但Airbnb退訂的訂金預估在10億美元左右,這個專項基金看來有些相去甚遠。

同時,Airbnb裁員了近1900名員工(占公司的四分之一);在今年3月還宣佈凍結所有職位招聘;暫停了所有廣告營銷投放;創始團隊停薪、高管半薪。

原本寄予了厚望的東京奧運會,也因為疫情被延期甚至可能被取消,這對於Airbnb來說又是一巨大損失。

面對這樣的境況,在給員工的備忘錄中,切斯基試圖保持樂觀。

“旅行總會反彈的。”他寫道,“畢竟這是世界上最具彈性的行業之一了。”

然而看看同行,孫正義投資的印度連鎖酒店OYO已經讓數千名員工放無薪假,瀕臨破產邊緣;Booking.com取消了公司的財務預測,大幅削減開支,目前正在接受香港競爭監管調查,眾多看似美麗的獨角獸紛紛倒在疫情面前。

“只有當潮水退去的時候,才知道是誰在裸泳”。巴菲特的這句名言,或許是對當前市場最好的評註。

參考:

《Airbnb破產?這個大烏龍,還真的不是空穴來風》 財經早餐

《Airbnb征服世界:創立11年估值310億美元》 矽谷封面

《Airbnb受疫情嚴重打擊,但原因不是你想像的那樣》 懶熊體育

《留給Airbnb的時間不多了》燃財經

“你覺得做什麼最掙錢?”

“經濟不景氣,你怎麼看?”

“將焦慮拋之腦後好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