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搶下李佳琦,新風口之戰,廣州杭州重慶成都也摩拳擦掌
2020年07月02日17:59

原標題:上海搶下李佳琦,新風口之戰,廣州杭州重慶成都也摩拳擦掌

原創 西部菌 西部城事

文丨西部菌

這幾年,城市間的“搶人大戰”高潮不斷。但可能從來沒有哪座城市因為某一個人的落戶,而受到輿論的大面積關注。

上海做到了。

日前,上海市崇明區2020年第一批特殊人才引進落戶公示名單顯示,李佳琦在列。

這意味著電商直播領域的“頂流”李佳琦,將正式以特殊人才的名義落戶上海。

“帶貨一哥”與“城市一哥”的碰撞引發關注,不讓人意外。但是上海此舉的背後,絕不僅僅是爭奪電商直播之都這麼簡單。

猶如某隻蝴蝶煽動翅膀就可能引發大西洋彼岸的風暴,上海這次的強勢出手,更引領的是新一輪的城市競爭。

01

上海的野心

李佳琦的“帶貨一哥”地位,應該沒人懷疑。

但是,也有人不解,李佳琦固然名聲大作,但上海畢竟也有“城市一哥 ”之稱,為了一個李佳琦,犯得著如此積極嗎?

如果你只看到這一點,顯然是因為沒有看見上海的野心。

上海在中國城市版圖中的地位,自然無需多說。不過要提醒的是,近些年一批二線城市強勢崛起的同時,作為老大哥的上海,同樣沒有放慢腳步。

僅國家政策的優待,可能就沒有幾個城市能夠比肩上海。

尤其是2018年喜提進博會後,上海一口氣將增設自貿區新片區、設立科創板並試點註冊製、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國家戰略全部攬入懷中。

毫不誇張地說,無數城市傾羨的國家紅利,上海該有的都有了,一個都沒落下。

就連此前一直被詬病的“錯失互聯網”的尷尬,從近幾年上海互聯網版圖的擴張趨勢看,也已然成了一個偽問題。

這次繼續在看似不怎麼高大上的電商直播經濟上發力,只能再次證明一點:上海全都要。

在四大一線城市中,深圳作為後生固然可畏,但上海證明了“你大爺,永遠是你大爺”。

02

爭奪電商直播之都,是爭什麼?

當然,李佳琦落戶上海,最直接的一點,是讓人感受到在電商直播經濟這個新的賽道中,各城市的競爭火藥味更濃了。

據不完全統計,上海之外,廣州、杭州、重慶、成都、濟南、青島、義烏等城市,都對發展電商直播經濟及相關產業提出了具體目標。

比如,這次李佳琦作為特殊人才落戶上海,就有不少媒體關注到杭州餘杭區此前出台過的一個類似規定:

6月22日,杭州餘杭區發佈“直播電商政策”,明確對有行業引領力、影響力的直播電商人才可通過聯席規定,按最高B類人才(國家級領軍人才)享受相關政策。

同樣身為一線城市,廣州在今年3月出台了《直播電商發展行動方案(2020-2022年)》,從五個方面提出16條措施,明確大力發展直播電商,打造電商直播之都。

重慶則提出,到2022年打造20個以上產地直播基地,至少發展100傢俱有影響力的直播電商服務機構,將重慶打造成為直播應用之都、創新之城。

四川於4月初出台了《品質川貨直播電商網絡流量新高地行動計劃(2020-2022年)》,明確到2022年底,將四川打造為“全國知名區域直播電商網絡流量中心”。

……

其他城市的案例就不再一一例舉。可以明顯看到,雖然電商直播經濟興起不久,但這個賽道已經相當擁擠。

上海將電商直播界的頂流和標杆人物率先收入囊中,毫無疑問是先下一城。而拿下了頭部人才,背後的企業、產業自然水到渠成。

無獨有偶,就在幾天前,快手宣佈直播電商總部落戶成都。

可以想見,這一次上海的舉動,將強化更多城市的危機感。各城市後續的人才、企業競爭勢必將更加白熱化。

當然,也有人提醒,新風口來得快去得也快,要警惕“虛火”。

不能說這樣的提醒毫無道理,但是,如果一個城市連搶占風口的慾望和野心都沒有,或者為了避開可能存在的坑就乾脆放棄,它的發展恐怕同樣不容樂觀。

來源:中國新經濟指數報告

這方面,合肥“賭”出了一個未來,就是成功的勵誌榜樣。

所以,在西部菌看來,正如上海搶下李佳琦,不只是搶下他一個人,而更是向全國亮明自己發展新經濟的態度和搶奪人才的姿態,各城市爭奪直播電商之都,也不僅僅只是為了單一目標,而更是謀求在新一輪產業變革中的站位。

當然,這一輪風口確實來得太快,不少城市還來不及反應和出牌。但城市競爭就是如此,拚的就是膽識和速度。畢竟,風口從來不等人。

03

上海的啟示

而上海與李佳琦擦出火花,到底對其他城市有什麼啟示?

一,僅僅靠戶口是搶不了人、留不住人的。

在落戶門檻普遍降低的今天,上海落戶門檻依然高企,這是事實。

但是,戶口的“貶值”是大勢所趨,僅靠戶口是搶不了人的。

要知道,李佳琦並不是因為戶口而將自己的IP帶到上海,他本來就是在上海發跡,是在上海才締造了自己的IP。

所以,不管發展哪個產業,每座城市都要思考自己的“護城河”到底是什麼?要搶奪人才,更要思考如何培育人才、留住人才。

最近山東因為眾所周知的事站上輿論浪尖風口。第一財經對GDP四強省份的人口流動調查顯示,廣東和浙江人口淨流入規模較大,江蘇相對平穩,而山東則呈現持續的淨流出趨勢,近六年山東人口淨流出已超過100萬人。

這樣一種反差鮮明的對比,顯然應該讓更多的城市深思。

二,對“人”越包容,才會有更多的人才。

意識到火起來的李佳琦的價值,這個不算什麼。

但是,杭州餘杭明確電商直播人才按最高B類人才(國家級領軍人才)享受相關政策,上海將李佳琦視為特殊人才引進落戶,由此所展現出來的前瞻性的、多元化的人才觀,卻是難能可貴的。

我們正在進入一個前所未有的不確定性年代,正如打敗Nikon的不是Canon而是智能手機,未來到底需要什麼樣的“人才”,其實沒有人知道。

但每座城市可以做的是,儘可能對所有人敞開大門,並保持對人才定義的開放性。人多了,人的發展的機會多了,一個城市自然不容易出現人才危機。

就拿杭州來說,去年以55.4萬的人口增量成為人口爭奪的最大贏家,這樣的人口厚度,讓其在未來孕育下一個“馬雲”、“薇婭”的可能性自然比一般城市更大。

三,大城時代勢不可擋。

近幾年,強省會趨勢越來明朗,但很多人可能沒意識到的是,城市競爭的馬太效應越來越明顯,其實遠不只是表現在省會城市身上。

國家層面不遺餘力的支援,自身的全面出擊,上海這幾年的做大做強,同樣是對大城時代的順應。

只不過區別在於,一般的強省會只是虹吸全省資源,而上海瞄準的是整個長三角乃至全國的資源。

所以,上海的“全都要”,應該讓更多城市和地方清醒過來,不拚命做大做強,發展空間將越來越小。

一個國家,需要做大做強上海這樣的龍頭城市,一個省亦然,同樣需要有一個拿得出手的大城市,否則,“上桌”將越來越難。

原標題:《上海搶下李佳琦!新風口之戰,廣州杭州重慶成都也摩拳擦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