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寺,何以成為梁思成眼中的中國古建築第一瑰寶
2020年07月03日11:11

原標題:佛光寺,何以成為梁思成眼中的中國古建築第一瑰寶

原創 人文清華 人文清華講壇

中國現存最宏偉的唐代木構建築,居然藏在深山?!

1937年,梁思成林徽因一行四人輾轉多地,騎馱騾入五台山,走過崎嶇陡峻的山路,第一次發現了華夏大地尚存的唐代木構建築——佛光寺東大殿(正殿)。在此之前,曾有日本學者斷言,中國境內已無唐代木構建築,中國人要想研究唐代木構建築,只能到日本去。而梁林夫婦等人的發現有力地打破了這一言論。

在陰雲籠罩的民族危亡時期,他們懷著赤誠的學術報國之心,不畏艱險,篳路藍縷,在佈滿蝙蝠和臭蟲的梁架上測繪,於破敗荒蕪的寺院中攝影攀爬,將這座有著里程碑意義的中國古建展現給了全世界。梁思成曾深情地說,佛光寺的正殿“不但是國內古建築之第一瑰寶,也是我國封建文化遺產中最可珍貴的一件東西”。

佛光寺東大殿遠景

……

我作為成員之一的研究中國建築的營造學社,在過去九年里,已經在全國到處搜尋古代建築遺蹟。我們的最終目標是編纂一部中國建築歷史,它是過去學者們從沒有真正接觸過的一個課題。由於在文獻中極少或者缺乏材料,我們不得不尋找實例。迄今為止,這項調查已經使我們走遍了十五個省,研究了兩千多處建築遺蹟。不過自1932年以後,我們發現年代最早的極易腐朽的木構建築是宋代早期的(公元984年)。1937年6月,為了尋找年代更早的唐代木構建築,促使我們去了五台山,在那裡最終得償所願。

敦煌壁畫《五台山圖》,右下為佛光寺

敦煌壁畫中的佛光寺

我和我的妻子林徽因建築師以及幾位工作人員,從北平去了太原,再坐汽車到80英裡外的東治。從東冶我們改乘騾車走很少有人走的土路進五台山,沿路不知道是否有我們尋找的廟宇。在南台外圍,大約過豆村三英里,我們走進了佛光寺大門。

中國營造學社一行人赴台懷考察

這座廟宇位於山坡的一處高台上,面對一座大院,周圍有二、三十棵古鬆環繞。它是一個雄偉的建築物,僅一層高的大殿,有著巨大、宏偉、簡潔的鬥栱和深遠的出簷,一眼望去,立即表明了它遠古的年代。但是,它能比我們以前發現的最古老的木結構更古老嗎?

梁思成1937年拍攝的五台山佛光寺東大殿

巨大的殿門立即被我們用力地推開了。面寬七開間的室內,在昏暗之中非常動人。在太平壇上,坐著佛陀像,兩邊是普賢和文殊以及眾多隨侍的羅漢、脅侍菩薩等,像迷人的眾神之林出現在我們面前。在壇上最左邊是一個真人尺度的穿著世俗服裝的婦女坐像,在諸神之間顯得十分渺小和謙恭。僧人告訴我們,她是邪惡的武後。整個塑像群雖然經過近來的重修,顯得色彩光鮮,但毫無疑問是晚唐時期的作品。但是,如果這些是未經破壞的原來唐代泥塑,那麼覆蓋它們的建築物也只可能是原來唐代的結構。顯而易見,任何房屋重建都會破壞下面的所有東西。

林徽因在佛光寺東大殿考證佛像

次日,我們開始細心的調研。對於鬥栱、梁枋、棋盤式天花、石刻的柱礎,全部急切地加以考察,每項全告訴我們其明確的晚唐時代特徵。而當我們爬到天花板上的黑暗空間時,則令我大感驚奇;我發現屋頂桁架的構造方式以前只是在唐代繪畫中見過。它使用兩根“主椽”(借用現代桁架用語)而沒有“中腹杆”,這一中國較後的結構正好相反,令人感到莫大的意外。

這個“閣樓”里住著成千上萬隻蝙蝠,它們群集在脊檁周圍,像是塗了一層厚厚的魚子醬,因而我難以發現可能寫在樑上的年代。另外,木料上佈滿了靠蝙蝠為生的千百萬臭蟲。我們所站的天花板上面,是一層厚厚的塵土,大概是過去若干世紀所沉積的,並且到處散佈著蝙蝠的屍體。在完全黑暗和惡臭之中,在戴著遮住口鼻的厚口罩而令人難以呼吸的情況下,我們一連測量、繪圖和用閃光燈拍照了數個小時。當我們最後從屋簷下出來,呼吸到新鮮空氣的時候,發現背包里竟有上百隻臭蟲。我們自已也已經被咬得傷痕纍纍了。然而,我們這次發現的重要和意外收穫,卻成了我搜尋古代建築時期中最愉快的時光。

梁思成在佛光寺東大殿內測繪

本文節選自梁思成《中國最古老的木構建築》一文,該文載於《梁思成全集》第三卷(中國建築工業出版社),英文原文《China’s Oldest Wooden Structure》於1941年發表在《亞洲雜誌》。

37年7月5日梁林確定佛光寺建於唐代,83年後的同一天,我們將追隨先輩的足跡,推開這座千年古寺的殿門,領略梁思成眼中的中國古代建築第一瑰寶。

7月5日,“人文清華”講壇特別節目《穿越時間的距離,跟隨梁思成林徽因探尋中國古代建築》第四場《千年一寺看佛光》隆重開講。

清華大學建築學院中國營造學社紀念館館長劉暢帶你走進深山,欣賞夕陽下的佛光寺,與梁林隔空對話,重回宏偉大唐。

活動信息

主講嘉賓

劉暢,副教授,清華大學建築學院建築歷史與文物保護研究所所長,中國營造學社紀念館館長。1987年至1992年就讀於清華大學建築系;1992年至1998年在故宮博物院古建部工作;1998年至2002年,返回清華大學建築學院完成研究生教育,獲得博士學位;其後留校任教至今。主要著作十餘部,如《山西平遙鎮國寺萬佛殿天王殿精細測繪報告》等;學術論文百餘篇,如《算法基因:兩例彎折的下昂》《算法基因:晉東南三座木結構尺度設計對比研究》等。

原標題:《佛光寺,何以成為梁思成眼中的中國古建築第一瑰寶 (內附節目預告和聽課攻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