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焦慮的秘密,也許藏在你的腸道菌群裡
2020年07月03日07:33

原標題:你焦慮的秘密,也許藏在你的腸道菌群裡

原創 Frye 神經現實 來自專輯深度 | Deep-diving

現在是什麼時代?現在是焦慮時代。2007年,有20%的美國人受焦慮症困擾,隨後的新數據表明,人們的焦慮問題一年比一年嚴重。美國心理學協會2018年的一項投票顯示,有近40%的成年人比去年更感焦慮。

長期以來,為了有效治療焦慮,科學家們的研究重點一直放在大腦上,因為人們相信大腦是控制一切行為的“幕後主使”,是個體與外部世界交流的主要媒介。但這種觀點正在改變,科學家們的注意力轉移到了消化道和微生物群,微生物群寄居於消化道中,統稱為消化道微生物群(gut microbiome)。近期研究表明,微生物群不僅在焦慮的產生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也許還能帶來新的治療方案,並最終幫助我們預防焦慮。

腸道微生物與焦慮

消化道中的數十億細菌生活在複雜的生態系統里,它們不僅幫助消化,還在許多方面對人類宿主有益。它們以未消化的食物為養料,大量產出對人體有益的新陳代謝副產品,它們把多種難以吸收的碳水化合物轉化為短鏈脂肪酸,以及人體必需的色氨酸,色氨酸經酶催化分解為5-羥色氨酸。短鏈脂肪酸是神經系統和大腦中重要的信號分子,而5-羥色氨酸在大腦中可催化為神經遞質5-羥色胺,即血清素。

愛爾蘭科克大學精神病學家兼愛爾蘭APC微生物研究所(APC Microbiome Ireland)研究員傑勒德·克拉克(Gerard Clarke)說:“消化道細菌就像是一座座迷你小工廠,在你的消化道中,正進行著大量的生產活動。”你一生中接觸到的益生菌,加上營養的膳食,能塑造健康多樣的微生物群,形成短鏈脂肪酸和色氨酸分解產物的穩定供給,從而維持腸道的良好運轉。

壓力傳導示意圖

Psychology Today

然而,壓力就像一顆老鼠屎,會破壞這一平衡。根據2019年一篇發表在《神經科學研究期刊》上的研究報告,在壓力之下,下丘腦-腦垂體-腎上腺軸會被激活,其釋放的激素洪流,加上許多其他反應,會提高腸滲透性。接著,毒素可從腸道滲到血液中,激發炎症反應。而通過連接大腦和腸道的神經通路,炎症物質可被傳送到大腦。

德州理工大學的研究作者卡麗娜·阿爾維娜(Karina Alviña)認為,壓力引起的神經炎症可導致焦慮,但明確的因果關係鏈還未建立起來。阿爾維娜說:“目前我們完成了許多相關性研究,但我們認為,微生物群、免疫系統和焦慮易感性的增長之間具有相當密切的聯繫。”

研究人員還不確定抗焦慮微生物群的具體細菌構成,“但我們可以肯定的是,多樣性一向是與健康有關的”,克拉克說。腸道內的微生物多樣性可以通過飲食來改善(尤其是適量攝入纖維類蔬菜或者酸奶酸菜之類的發酵食品),也可以攝入特定的“有益”細菌或者益生菌。克拉克的研究表明,在飲食中補充某些益生菌,也許可以抑製皮質醇釋放,減輕壓力反應,以預防焦慮。

我們與腸道微生物

近期發表在《綜合精神醫學》上的一篇報告提到,在使用益生菌治療焦慮的15項研究中,有5項表現出了積極效果。這些證據似乎不夠引人注目,但克拉克表示,每個人的微生物群都是獨特的,哪幾種菌株表現最好並沒有定論。抗焦慮效果並不是所有益生菌的綜合作用,起到治療作用的是特定的幾種菌株。他的實驗室及其他同行正在集中精力研究,嚐試篩選出最具抗焦慮效果的幾種菌株。

阿爾維娜說:“微生物群的確改變了我們看待神經系統疾病的方式,也許大腦並不是一切的主宰。”

你的微生物群由什麼決定?

阿爾維娜說:“從你出生的那一刻起,在順產過程中,新生兒暴露在陰道微生物群裡,微生物群就已經出現。而通過剖腹產出生則不會經過同樣的環境。”這一區別,加上其他因素,對腸道微生物成分的影響可長達一生。

其他影響微生物群的因素

01

嬰兒哺育方式

克拉克說:“母乳中的微生物是嬰兒體內微生物的來源,母乳喂養似乎有利於孩子今後的心理健康。”

02

社會交際

所有人都一樣,遍身細菌。一篇2016年的研究報告表明,在生命早期增加同他人的接觸,與健康微生物群的形成呈正相關性。

- Shutterstock -

03

戶外活動

一項2007年的研究發現,土壤微生物也許可以幫助防禦心理健康問題。克拉克說:“接觸綠地越少,也許意味著體內的微生物含量越少。”

04

抗生素使用

抗生素殺死有害細菌,但同時也使有益細菌成為犧牲品,並且人們尚不瞭解抗生素對微生物群的具體影響。一項2016年的研究表明,給嬰兒使用抗生素可能會減弱其未來的免疫反應。

作者:Devon Frye | 封面:Pete Gamlen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