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個直播平台走到終點?官網無法訪問疑似停服,主播討要薪資
2020年07月03日18:13

  來源:TechWeb

  7月2日晚間,多名網友反映,觸手直播疑似停服,用戶賬號無法登陸。目前,觸手直播PC端和App均無法正常打開,內容無法查看。

  對此,觸手直播官方尚未作出回應。

  不少網友表示,觸手直播這是要成為下一個熊貓直播的節奏。不過,與熊貓直播宣佈停服時,主播們不約而同堅守到最後一刻,對平台依依不捨的情況不同,觸手直播不僅沒有事先宣佈停服時間,還被很多主播聲討欠薪。

  觸手直播停服早有跡象

  今年6月,觸手直播資金鏈斷裂的消息愈演愈烈。

  有觸手員工在脈脈爆料,觸手直播已經“涼涼”,老闆在視頻會議中要求全員離職拿本月工資,僅保留法務部門,或者員工可自己走仲裁通過法律途徑解決問題。

  而在更早之前,觸手直播已經通過約談,分批迫使員工主動提出離職。2019年12月底,部分員工因績效評估不達標,被HR約談後進行轉崗或離職。疫情期間也有部分員工被約談後,提出離職。

  主播方面,從今年4月份起,觸手直播集中撤訴了一批和各跳槽主播的違約官司,並主動將跳槽主播賠償的違約金更改為1萬元。而在此前,有些案件的起訴違約金達1500萬元,甚至更高。

  比如,去年鬧得沸沸揚揚的原觸手主播寂然跳槽案。寂然跳槽虎牙直播,觸手直播在一份聲明中稱,要求寂然和虎牙平台共計一個億賠償。而到了今年6月24日,觸手直播主動撤訴,還將違約金改為1萬元。

  這一系列迷之操作,都在說明觸手直播方面想要盡快結束官司,公司可能已經無力繼續經營。

  6月25日,觸手主播收到系統推送的消息,被告知經紀公司將指定的獨家直播平台更改為快手直播平台。主播自2020年6月26日起按原合同約定繼續履行獨家直播義務。

  7月1日,觸手直播發佈通知稱,平台與各經紀公司合作即將終止。通知稱:“經紀公司與平台聯合妥善安排主播後續直播工作。請嚴格履約,勿擅自更換經紀公司或者擅自在其他平台直播,以免違約造成訴累。”

  根據觸手主播在社交媒體上的反饋,7月2日23點50分,觸手直播停服,但還有很多主播事先並不知道停服的消息。有主播表示,對於觸手直播只有感慨,沒有同情,“關服官方都不吭一聲,咋那麼豪橫呢”。

  主播聲討觸手直播欠薪

  觸手直播官微最後一條微博停留在5月29日,已經一個多月沒有更新。在該條微博的留言區,有很多主播過來討薪。在百度貼吧上,主播討薪的帖子就更常見了。

  主播們控訴稱,今年1月份的工資,到了3月中旬還沒有發,發帖問問工資還被封號。連續3個月不發工資,聯繫人工客服要麼各種推諉,要麼則完全無視主播的討薪要求。

  更讓主播為難的是,觸手平台可以無限期拖欠主播的工資,主播卻不能單方面違約,唯恐被起訴賠償。而就算主播向平台寄去瞭解約書,平台也可以裝作沒收到。

  甚至還有主播將微博名稱改成了“觸手拖欠工資”,發文同步向觸手直播討薪的進展,但其微博更新到6月7日就沒再發佈新內容。最新內容顯示,“觸手已經快要宣佈倒閉,之前欠的工資不會發了”。這位主播已經卸載了觸手直播,對要回工資不再有任何期待。

  在這條微博的下面,不少主播留言稱,“二月份的工資2333都沒發”、“我也沒公會,3月6月的都沒發”、“我也卸載了,哭了”。

  觸手直播註冊新公司或轉型公會

  目前,觸手直播尚未就停服及欠薪一事,作出任何回應。但有主播稱,觸手直播已經註冊新公司,向公會轉型,會把主播帶到別的平台平台直播。

  企查查信息顯示,今年5月18日,觸手直播運營主體杭州開迅科技有限公司新成立了一家名為“上海楚手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分公司。該公司與觸手直播無直接關聯,但有業內人士猜測可能會是從事經紀業務的公司主體。

  結合6月25日觸手主播收到的系統推送消息:經紀公司將指定的獨家直播平台更改為快手直播平台,主播自2020年6月26日起按原合同約定繼續履行獨家直播義務。很可能觸手已經與部分公會達成共識,將主播逐步遷至快手。

  今年4月,TechWeb獨家獲悉,百度正在洽談收購觸手直播。此前,雙方在業務層面已經開始深度合作,觸手直播還獨家運營了百度旗下遊戲直播業務。從目前情況來看,此項交易未能達成。

  觸手直播是國內第一家專注手機遊戲的直播平台,曾與虎牙、鬥魚並列遊戲直播的第一梯隊,2019年還傳出將在國內資本市場上市的消息。觸手直播CMO楊淑玉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2019年觸手直播平台總體營收達到6億元,達到盈虧平衡。”

  公開資料顯示,觸手直播曾於2016年底分別獲得GGV紀源資本、順為資本領投的4億人民幣融資和Google領投的D輪1.2億美元融資。2018年初獲得愛奇藝融資之後,至今未獲得新的融資。

  有直播公會運營人員指出,觸手直播爆發嚴重危機主要在於運營策略失敗和管理混亂。加之今年初開始的疫情黑天鵝因素,也加劇了危機的爆發。

  事實上,遊戲直播市場競爭激烈,虎牙、鬥魚兩強對峙,留給其他平台的機會本來就已不多,而遊戲直播變現還沒有找到更有效的途徑,沒有融資,僅僅依靠遊戲直播,觸手很難維持平台所需要的現金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