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的目光——威廉·克萊因
2020年07月03日11:56

原標題:另類的目光——威廉·克萊因

| 凡 | 是 | 攝 | 影 |

2007年,攝影評論家林路出版了《瞬間與永恒:90位攝影名家作品解讀》一書,書中選擇了近現代國內外部分攝影家的作品,分成都市、時尚等七個系列進行分類並解讀。徵得林路同意,今天起我們將此書內容整理刊發。

威廉·克萊因 William Klein

(1928-)

美國攝影家威廉·克萊因(1928-)從紐約的街頭抓拍到時裝畫面,以影像的自由狂亂出名,包括使用慢速快門產生抖動的影像、現場閃光燈的肆意發揮、膠片的粗顆粒效果等。他在1963年被世界攝影博覽會的國際評委推選為攝影史上最重要的30名攝影家之一,主要原因是他拍攝於1956年的具有強烈感情色彩的畫冊《紐約的生活對你有利——威廉·克萊因恍惚中看到的狂歡》在歐洲的巨大反響。在畫冊中他使用了被稱之為“攝影中所不應幹的失敗做法”,以人為的破壞、粗顆粒、模糊和變形,構成了全新的視覺語言,從而恰到好處地將紐約的生活充滿激情地展現在世界面前。

《羅馬》(1956)

羅馬這個城市,在1840到1915年之間,至少能讓750位攝影家向不斷湧入的遊客出售這個城市的景觀照片,以維持生計。在這幅畫面中,克萊因則是以平和的心態按下快門的,他並非想以此謀生。在古典雕塑和路人的俯仰之間,在歷史的沉澱和現代電動車的荒誕構成之間,我們看到了克萊因的無奈。

出生於紐約並在那裡長大的克萊因曾經攻讀社會學,並且在軍隊中幹過兩年的漫畫工作,後來又到巴黎學習繪畫。從1948年起一直在巴黎生活,涉及過許多藝術領域,扮演過如畫家、設計師、攝影家和電影製片人等角色。他的紐約影像以激進的態度構成了紀實攝影歷史的轉折點——儘管意識遲鈍的國際攝影主流觀念在許久以後才認識到這一點。正是因為克萊因涉及過繪畫和圖像設計領域,於是一旦與攝影結緣,就展示了這樣一種激進的無政府主義的狀態:“他使用一種粗糙的、直接的語言,充滿了對比力度,以開放的對立面無視人文主義的視覺,挑戰已經成為經典的世界攝影主流。”

《羅馬》(1956)

羅馬,古羅馬帝國的發源地,曾經演繹過無數傳奇故事。那些久負盛名的宏大建築,如科洛西姆大鬥獸場、大雜技場、潘提翁神廟以及戴克里先公共浴場等,都只剩下了一片廢墟,但依然吸引著慕名而來的八方遊客,畫面中依稀可見的大鬥獸場,成為紛亂的現代遊客的背景,克萊因此時的心態可見一斑。

在《紐約》出版以後,克萊因來到了羅馬拍攝這座城市,並且等待與著名電影導演費德里克·費里尼一起工作。他對這座城市的記錄具有一種電影的節奏,充滿緊張的壓力感,其表現語言總是前衛的,始終構成了衝突的意味。他的黑白畫面非常強烈:顆粒很明顯,同時不怕展現一種模糊、殘缺和不完整的構成效果。一些年以後,對於自己作品的評價,克萊因寫道:“畫家從規則中自由解放自己,為什麼攝影家就不可以呢?也許對於我來說,突破限製和異端,顯得更為容易。”這也就是克萊因得以走在潮流前面的關鍵所在。現代藝術博物館的館長薩考夫斯基後來這樣寫道:“克萊因20年前的照片或許是那個時候最不妥協的。它們是無畏的,表面上是最腐化墮落的——和人們習慣的正規標準相去甚遠……這些畫面向人們證實了在照片中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從而擴大了生活的詞彙量。”他的意義就在於推翻了都市攝影家溫情脈脈的面紗,為現代都市的景觀帶來了全新的意味。

《羅馬》(1956)

克萊因的羅馬街景有時是冷漠的,甚至很少有行人的蹤跡。畫面中前後空間的物體有虛有實,顆粒自然是粗糙的。攝影家的鏡頭不僅僅是為了懷舊,他或許覺得,在宏大的立柱和建築之間,一定還深藏著什麼未被人知的秘密。

《羅馬》出版於1959年,整個畫冊是由克萊因自己設計的,重點強調了敘述性的效果。就像《紐約》一樣,《羅馬》也走在了時代的前面,當時也沒有得到應有的肯定。但是對於真實表現的新視覺和獨特的展示方式,已經使克萊因的魅力瀰漫在都市的氛圍之間。不過克萊因提醒他的觀眾:“條條大路通羅馬,然而我以為,所有存在著的羅馬,也不過是我的羅馬。你或許不能在我的《羅馬》中找到你所期待的一—但是你也不會找到其他類型的羅馬,比如漂亮的、悲苦的白色羅馬,或是因失業而感到無望的羅馬,或神聖羅馬,或古羅馬,或是擁有餐館和上流社會的羅馬。這本書是在羅馬逗留數月後誕生的,記錄了數次遊覽中我看見的和我認為是看到的數個羅馬的場景……”

一旦有人請克萊因談談自己的攝影,他總是說出三個詞:“精神恍惚(Trance)、目擊(Witness)、狂歡作樂(Revels)。”有意思的是,克萊因在意大利的拍攝,卻沒有像拍攝紐約時那麼“狂亂”,反而顯得有點“溫柔”。

《羅馬》(1956)

雜亂的空間,如果不是背景上隱約可辨的古城牆,肯定會讓人迷失記憶。羅馬始終是一座不會複蘇的古城,在現代化節奏的衝擊下,讓人平添失落感。這樣的失落感和克萊因狂亂的風格正好吻合,在一個看似偶然的瞬間定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