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前防長新書描繪白宮決策圈:“美國總統坐在漏鬥的底部”
2020年07月03日15:42

原標題:美前防長新書描繪白宮決策圈:“美國總統坐在漏鬥的底部”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7月3日報導 美國《紐約時報》網站6月17日刊載了美國《外交》雜誌主編吉迪恩·羅斯的一篇題為《美國如何修復外交政策——評前國防部長羅伯特·蓋茨新書》的文章。作者認為,《權力的行使》通過冷靜的闡述,證明這樣一種觀點並不屬實:美國主管外交政策的權勢集團是一群沒頭腦的鷹派“廢物”,陷入小團體思維,並且無法實施創造性改革。羅伯特·蓋茨是這群人的縮影。文章編譯如下:

在彈劾聽證會上,一個規模不大、異乎尋常的群體——美國國家安全領域專業人士——呈現在世人面前。當文德曼(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前職員、特朗普彈劾案關鍵證人——本網注)們從暗處走出來,在鏡頭前講述他們的故事時,公眾難得地瞥見了行動中的“深層政府”成員。看到這一幕的人們幻想著,如果操縱大局的是政府公職人員而不是政治仆從,世界會是什麼樣。美國前國防部長羅伯特·蓋茨的新書回應了他們的呼聲。

每天處理海量信息

蓋茨是一位不同尋常的高官。和從步兵成長為最高統帥一樣少見的是,他從人微言輕的情報分析員一路晉陞到老布殊政府的中央情報局局長,然後在小布殊及奧巴馬任總統期間,繼續執掌國防部。《權力的行使》寫作角度介於中間的某個位置——可以稱之為來自副手的觀點,在漫長職業生涯的不同時刻,蓋茨在中情局和國家安全委員會都曾扮演這一角色。

表面看來,這本書沒有什麼不同尋常之處。先是列出國家安全決策者可以利用的各種工具,從軍事力量、經濟製裁到外交、對外援助等,最後給出了一些明智的建議。它的特別之處在於中間的內容——通過十多個案例分析了之前的六屆政府如何利用這些工具應對冷戰之後面臨的安全挑戰。當熟悉的故事出自故事發生時就在現場的人之口,它們就有了新的生命力並能夠激發出新的興趣。蓋茨表達了自己的所思所想,拒絕筆下留情,如此一來,本書用大量篇幅留下了關於美國近年來安全政策的最準確記錄、對這一政策提出的最一針見血的批評,以及對接下來該怎麼做給出的最明智指導。

一幅國家安全決策畫面描繪了現場的情形。他寫道:“一些觀察家說,總統位於金字塔塔尖,坐擁全世界。我有不同的觀點。我看到總統坐在漏鬥的底部。”每天,漏鬥頂端裝滿海量信息和由政府各個部門炮製出的分析。“世界上每一個重大問題——以及許多不那麼重大的問題——從漏鬥里掉出來,掉在白宮戰情室的桌子上,為數不多的一些國家安全事務主管定期在這裏會面,就各種問題作出決定。”

俗話說,仆從眼中無英雄,而蓋茨並未心慈手軟。特朗普“在現代曆任總統中製造極為混亂的決策過程的能力絕無僅有,不過憑直覺辦事和否決顧問意見的做法算不上少見”。良好的決策過程可以增加取得良好結果的可能性,減少非受迫性失誤——令人沮喪的是,這樣的失誤在各個層面都很普遍。團隊能力和凝聚力非常重要,但鮮少見到。“當國務卿和國防部長互相看不慣(在我的職業生涯中,經常會看到這種情況),或者雙方都不信任國家安全顧問(或者認為他或她是個笨蛋)時,這一點顯得非常重要。”

美國表現總體負面

他對美國政府過往的總體表現給出的判斷是,不盡如人意。“最近這二三十年來,美國有過在國際舞台上取得成功的時候,但是我們所面臨的總體趨勢是負面的,儘管我們吹得很厲害。”連續幾屆政府都因為各種作為和不作為的錯誤而揮霍了美國的實力、威望和國內政治資本,為崛起的其他國家取得更大進展創造了機會。

他堅持認為,不是非要如此。事實上,這本書逐漸呈現出來的是另一條外交政策和國家安全路線輪廓——美國政府以前本可以採取這樣的做法,現在則是應該認真考慮這樣去做。蓋茨是當代保守國際主義的標杆,雖然他自己沒有使用這個詞,這是美國一個古老的外交政策學派,可以追溯到一百多年前。和自由國際主義者一樣,他支援美國在全球發揮強有力的領導作用,與盟友和夥伴密切合作來保護並推進共同的利益。

展望未來,蓋茨提出的路線會是開始修復特朗普政府給美國國際地位所造成破壞的一種可行方式。設立一個行政部門來限製軍事幹預,同時擴大其他形式的國際接觸;節約使用資源並有效部署它們;使用適合每種局面的正確工具——這將是一場多大的革命?

《權力的行使》通過冷靜的闡述,證明這樣一種觀點並不屬實:美國主管外交政策的權勢集團是一群沒頭腦的鷹派“廢物”,陷入小團體思維,並且無法實施創造性改革。羅伯特·蓋茨是這群人的縮影,他建議開展一場激進又務實的政策革命,這是未來任何一屆政府在製定戰略時都可以採取的一種有望成功的方式。唯一的難題在於這有賴於總統的自律和“英明大膽的領導”,如今這些品質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稀缺。

《權力的行使》一書封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