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表看全新冠、SARS、流感病毒的多個關鍵差別
2020年07月07日12:03

  來源:醫學新視點

  最新數據顯示,全球新冠病毒疾病患者已超1143萬例。相較於2003年夏天“非典”逐漸消失,短期內終結新冠病毒疫情被認為難以實現。

  新冠疫情為何更難控制?《柳葉刀-傳染病》最新發表的一篇研究從病毒的關鍵流行病學特徵出發,多角度梳理比較了新冠病毒與其他流行性冠狀病毒和流感病毒的傳播特點和引起病情的特點。研究由歐洲臨床微生物學和傳染病學會學者牽頭完成。

截圖來源: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
截圖來源: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

  總體而言,新冠病毒的傳播特點決定了我們“不可輕敵”。相較於SARS病毒和流行性大流感病毒,新冠病毒的人際傳播速度更快、潛伏期更長,患者發病後即有最強傳染性,且大量輕症患者會因未及時檢測到並加以控制而加劇傳播。

  同時,從疾病結局來說,新冠病毒也比2009年流感大流行更為烈性。儘管更多引起的是輕症,導致的重症和死亡也更多偏向老年人口,但感染新冠病毒的有症狀患者住院比例高於2009年流感大流行,重症監護患者比例更是2009年流感大流行的5-6倍。

新冠病毒與其他病毒的關鍵特徵差異
新冠病毒與其他病毒的關鍵特徵差異

  傳播性高:需要阻斷大量傳播

  在新興疾病暴發中,新病原體傳播能力是一個關鍵指標。基本再生數(R0)是指在無干預的情況下,完全易感人群中,一個感染者平均傳染人數。R0值的大小直接影響了控制疫情的難度。

在2003年SARS疫情出現的頭幾個月裡(至4月底),SARS病毒的R0值約為2.0-3.0,隨著公共衛生控制措施落地,該數值很快降低至約1.1。

MERS病毒的R0值約為0.69,這與其從未引發大流行的情況一致。

根據NEJM和Lancet論文中的數據,此次分析中研究團隊估算新冠病毒的R0值為2.5。

相比之下,2009年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的初始R0估計值為1.7,在緩解措施的影響下逐漸控制在0.17-1.3;1918年流感大流行的第一波疫情中,R0估計值為2.0。

  顯然,控制新冠病毒需要我們付出大量努力,減少至少60%的傳播,才能將R0值人為控制到1以下。過去的經驗已經表明,快速識別病例、採取隔離措施可以有效阻斷二次傳播。研究團隊指出,疫苗從未成為控制大流行的主要工具,歷史上有多次疫情發生在現代疫苗出現前,另外一些,如2009年流感大流行,也是在第一波疫情過去後才有疫苗可用。

  上呼吸道病毒載量高:需要更早阻斷傳播

  研究團隊回顧證據發現,與流感病毒相比,所有三種冠狀病毒的潛伏期都更長,三者之間的顯著區別是病毒脫落動力學。

  SARS病毒和MERS病毒更多侵襲下呼吸道,上呼吸道中病毒較少,相對不容易發生家庭內傳播。而且SARS病毒在患者發病後6-11天,病毒載量才達到峰值,此前傳染性相對低。

  新冠病毒與之不同,在發病早期上呼吸道拭子中就有極高的病毒載量,換言之,出現症狀即具有強傳染力,而且病毒載量在發病5-6天后快速下降;另一方面,越來越多證據提示新冠病毒的無症狀感染者有潛在傳播風險。這些特點都顯然對患者隔離的及時和有效程度提出了更大挑戰。

  此外,儘管尚未證明有新冠病毒的糞-口傳播,但記錄到新冠病毒感染者的消化道病毒脫落時間可長達3周。

藥明康德內容團隊製圖
藥明康德內容團隊製圖

  重症風險:對醫療資源挑戰更大

  與大流行性流感相比,新冠病毒和SARS病毒感染的重症患者老齡化的趨勢都很明顯,隨著年齡增加,患者死亡率急劇上升。在兒童中則少有嚴重疾病,儘管隨著疫情影響範圍的不斷擴大,人們也已經注意到兒童中罕見的多系統炎症綜合徵

  與流感相比,新冠病毒疾病患者對呼吸支援的需求比例更高。對2009年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的一項研究發現,丹麥重症患者從未超過該國ICU床位總數的4.5%,此次疫情尚未有相似統計數據,但無疑各地區醫療資源承載能力是至關重要的抗疫因素。

  另一方面,大量輕症患者的存在,可能也會導致未檢測到的疾病傳播。

  病死率方面,根據中國湖北省以外地區和韓國的數據約為1%,但需要更多血清學研究來完善這一估計。

  由於疫情影響範圍之大,超額死亡總量也是不容忽視的一個指標。針對2009年流感大流行33個國家數據的一項研究發現全球超額死亡負擔約30萬例。目前評估新冠疫情的這個數據還為時過早,但歐洲監測數據顯示意大利、西班牙、英國和瑞典等許多國家與新冠相關的超額死亡率非常高;美國疾控中心報告了呼吸系統死亡人數大幅上升。研究團隊對比現有證據推測,新冠病毒疾病引起的超額死亡可能介於1957年流感大流行(15萬死亡)與1918年流感大流行(127萬死亡)之間。

  小結

  在論文最後,研究團隊指出,過去一個世紀中流感大流行的歷史證據表明,通過自然免疫或疫苗接種,隨著人群免疫力的增強,大流行在最初的2-5年內都呈波浪狀反複,隨後感染病例數才逐漸減少,“這也是新冠病毒最可能的流行軌跡”。

  目前我們仍然缺乏有效的針對性抗病毒藥物,院內救治以支援性治療為主,開發安全有效的疫苗也非一日之功。研究團隊認為,生物醫藥行業將持續探索、加深對新冠病毒及其健康影響的認識,而在等待有效療法和疫苗問世的同時,我們將在相當長的時間內面對“新常態”,需要長期採取社交距離、加強監測、隔離和接觸者追蹤的綜合措施,積極減少病毒的影響。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