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局發佈紓困報告 媒體挖出政要名單 美疫情救濟款疑被內部瓜分
2020年07月08日07:03

原標題:當局發佈紓困報告 媒體挖出政要名單 美疫情救濟款疑被內部瓜分

為幫助深受疫情影響的小型企業保住就業崗位,美國政府在今年4月正式實施規模高達6600億美元的“薪酬保障計劃”(簡稱PPP),為提出申請、符合條件的公司和機構提供貸款。然而當美國政府6日公佈接受救濟貸款的企業名單時,美媒發現,這項計劃的“水很深”,一些與華盛頓權勢人物有潛在利益關聯的機構也出現在這份名單上,包括與特朗普女婿庫什納、交通部長趙小蘭、數名兩黨國會議員等有關聯的產業,特朗普名下寫字樓內的20多家商戶亦拿到了“救濟款”。“政府正在發錢,隊伍快排到了拐角處,但領取者不是本該受到資助的小企業。”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經濟學家艾倫·克萊恩這樣說。被各種利益牽絆的PPP能否發揮實質作用尚不可知,而造成經濟嚴重受損的新冠肺炎疫情在該國仍然看不到好轉的跡象。6日,美國新增病例數高達4.7萬例。頗為諷刺的是,特朗普政府依舊不願承認眼前的危機。當被問及全世界現在如何看待美國時,白宮發言人麥肯納尼說:“我認為,全世界都將我們看作抗擊新冠病毒的領導者。”

“血統好”的企業獲得貸款

在國會議員和媒體的施壓下,美國政府小企業管理局6日公佈了PPP報告。報告顯示,截至6月30日,該項目撥出490萬筆貸款,總計5214億美元。此次美政府公佈的名單是獲得15萬美元救濟貸款以上的借款方,總計有66萬家小企業和非營利組織。儘管86.5%的貸款規模不超過15萬美元,但這是有關美國政府經濟刺激項目中最詳盡的一次信息披露。

美國《華盛頓郵報》說,從名單來看,該救濟項目在選擇資助對象時“很隨意”,其中包括那些“血統好”的企業和機構。與特朗普女婿、白宮高級顧問庫什納的家族相關的產業獲得總共135萬至300萬美元貸款。美國交通部長趙小蘭家族經營的一個航運企業獲得至少35萬美元貸款。

根據美媒梳理,至少7名國會議員或者配偶名下的產業拿到貸款,其中包括直接參與製定規則的那些人。比如,共和黨眾議員赫恩曾在今年3月致信參議院兩黨領導人,要求為連鎖企業增加貸款規模。他經營的快餐連鎖店便在此次公佈的名單當中。

民主黨人的“關係戶”也在接受“救濟款”的名單上,比如與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丈夫有關聯的企業,以及曾經擔任奧巴馬競選活動經理的梅西納所成立的諮詢公司。

《紐約時報》稱,總統似乎也從政府的項目中受益,至少是間接受益:華爾街40號是特朗普名下的一棟寫字樓,入駐的22家商戶獲得總計至少1660萬美元貸款;位於華盛頓、紐約的特朗普國際酒店裡分別都有一家餐廳獲得貸款;一家為特朗普連任競選活動和共和黨全國委員會集資的公司拿到超過100萬美元的貸款,另一家幫助特朗普製作政治廣告的企業獲得數十萬美元貸款。

據報導,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師卡索維茨也從PPP計劃中獲得500萬至1000萬美元的貸款。在特朗普當選總統前,卡索維茨的公司負責打理其商業交易等事務長達十多年。這名律師在“通俄門”調查時代表過特朗普。

自我交易?

有美媒評論說,這份名單的公開可能會進一步激起人們對救濟計劃的憤怒。消費者權益監督組織“社會公民”的發起者克雷格·霍爾曼對媒體表示,參與製定計劃的決策者不應該被允許從納稅人支援的貸款中獲利,“這會引發自我交易的問題”。

美聯社7日報導說,根據另一份“社會公民”發佈的最新報告,與特朗普有關聯的40名遊說者在PPP項目中大發橫財,他們幫助客戶獲得100多億美元的救濟貸款。在這些遊說者中,有不少人是特朗普競選活動的捐款人或者資金籌集者。“華盛頓的沼澤生機勃勃。”這份報告的作者唐利斯說。美聯社稱,這筆救濟資金被視為一個因受疫情影響而在經濟上一蹶不振的國家的生命線,但它也啟動了一場熟悉的遊說盛宴。諷刺的是,特朗普曾以“抽乾沼澤”的競選口號向選民作出過承諾。

在《華盛頓郵報》看來,PPP發放貸款遵循的是“近水樓台先得月”的原則,並沒有對申請者的需求做好評估。受到救濟貸款資助的還有面向精英階層的私立學校以及富有的華爾街公司支援的大型連鎖企業。一些在華盛頓最有影響力的遊說和政治諮詢機構也收到了貸款,儘管該項目存在針對它們的限製規定,但這些機構很可能是在申請時通過強調不受限製的業務領域而取得貸款資格。

美國這項小企業救濟項目能否對就業有所幫助也存在疑問。《華盛頓郵報》說,近9萬家接受貸款的企業和機構並沒有承諾將重新僱用員工或者創造就業。另外有10家企業分別收到500萬至1000萬美元貸款,但它們承諾保住的就業崗位加起來才一個。

“美國從什麼時候開始輸掉抗擊新冠病毒的戰爭?”

截至北京時間7日24時,根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統計,美國確診病例累計達294.8萬例,死亡13.04萬例。據《紐約時報》報導,美國6日的新增確診病例是4.7萬例,新增死亡病例超過300例。在7月份的前5天,美國有3天打破單日新增確診病例最高紀錄,14個州達到單日最高點。6日,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拜登的競選搭檔候選人、亞特蘭大市長博頓斯在社交媒體上說:“新冠病毒進家門了,我沒有任何症狀,但檢測結果呈陽性。”

隨著全美多州病例激增,新的“檢測危機”出現了。“陷入新冠病毒危機數月,美國城市的檢測能力依然不足。”《紐約時報》6日描述說,在新奧爾良市的一個檢測點,人們從黎明時分就排起長隊,但早上8點開門5分鐘後,試劑盒就用完了;在氣溫高達37攝氏度的鳳凰城,居民駕車排隊需要等待8個小時;在聖安東尼奧和其他感染病例持續增加的大城市,市政官員被迫宣佈限製措施:只對出現症狀的人進行檢測。報導稱,美國的檢測能力並沒有跟上其他國家的步伐,特別是一些亞洲國家。上個月,中國武漢市在幾天內完成了對650萬人的檢測。不過顯然,特朗普不這麼認為,他6日在推特上高呼:“我們偉大的檢測項目繼續遙遙領先於世界!”

清醒的人仍然對美國的狀況憂心忡忡。美國頂級流行病學家福奇6日在一次連線對話中警告,美國仍然“深陷”第一波疫情大流行中,現在處於“嚴重的狀況”,美國人“必須立即解決問題”。

“美國從什麼時候開始輸掉抗擊新冠病毒的戰爭?我們如何成為國際賤民,甚至不被允許前往歐洲?”美國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保羅·克魯格曼6日撰文說,轉折點出現在4月17日,那天,特朗普發推特說“解放明尼蘇達”“解放密歇根”“解放維珍尼亞”,這實際上是宣佈支援抗議者向各州州長提出的結束防疫封鎖措施的要求。

克魯格曼寫道,不少評論認為,美國對流行病的失敗反應源於美國文化——美國人太自由、太不信任政府、太不願意為了保護他人而接受哪怕是一點點的不便,但其實,真正的原因在於領導層。並非是美國不可能取勝或者無力應對,只是因為特朗普及其周圍的人認定,讓病毒橫行符合他們的政治利益。畢竟在11月大選前,特朗普需要經濟成績。

(環球時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