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蘇利雲的怪咖拍檔 開飛機載火箭的富豪藝術家
2020年07月10日12:00

  在2019北愛爾蘭公開賽決賽之後,亞軍“火箭”奧蘇利雲登上了一架紅色私人飛機,儘管他連續兩年在同一項賽事以同樣的比分負於年輕的勁敵賈德·卓林普,在機艙門前的“火箭”還是大方地面對鏡頭豎起大拇指,略帶傲嬌地揚起了嘴角。

  站在他身後的男人如同老大哥一般搭著他的肩,揮拳作嘶吼狀——他就是這架拉風飛機的主人、奧蘇利雲最好的朋友之一、身價3.15億英鎊的英國巨富藝術家達米恩·赫斯特。

  著名桌球記者赫克托·蘭斯曾稱此二人為“怪咖拍檔”。赫斯特之於英國當代藝術界正如奧蘇利雲之於桌球界,他們日常霸占業界頭條,他們的天才、個性、甚至荒誕,愛之者奉之如神明,憎之者將其比作惡魔。

  赫斯特曾在太平間兼職,大二時就舉辦了個人展覽,之後因一系列以動物屍體為主題的作品而走紅,代表作《生者對死者無動於衷》就是一條泡在福爾馬林中的巨大虎鯊。

  這對“怪咖拍檔”相識於2008年,兩人一拍即合,相見恨晚,成了推心置腹的朋友。赫斯特說奧蘇利雲是他的畢加索或者弗朗西斯·培根,而奧蘇利雲則把赫斯特視作親友團的核心成員。

  2008年9月,赫斯特舉辦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拍賣會。這是一個冒險的舉動,因為通常藝術家是通過畫廊直接出售作品的。赫斯特應對拍賣壓力的唯一方式就是和奧蘇利雲在帝王十字車站的球會里打桌球。

  奧蘇利雲回憶道:“我們在那裡待了大約三個小時,而競價正在進行中。達米安接到電話獲悉出價有多高,而我就專心打球,讓他別去想拍賣會。”

  最終,赫斯特從拍賣中賺取了1.11億英鎊,他本人和奧蘇利雲都驚呆了。

  赫斯特很有錢,但不一定有閑,他對這項運動的激情竟然造成了對藝術工作的“妨礙”。2012年世錦賽期間,位於倫敦的泰特現代美術館正在舉辦他的大展,彙集了他二十多年來的重要作品,但赫斯特的內心卻想著偷偷溜到謝菲爾德看世錦賽,如果實在抽不出空看直播,他會請助理給他彙報戰況。

  有時間的話,赫斯特會乘坐私人飛機載著奧蘇利雲去比賽,他會帶著自己親手製作的三明治給奧蘇利雲和其他朋友品嚐,會陪伴奧蘇利雲來到球員休息室、餐廳和媒體中心。這似乎能讓“火箭”保持冷靜、放鬆和專注。

  奧蘇利雲曾透露,赫斯特是他在2012/13賽季淡出球壇後又決定參加世錦賽的原因之一:“我知道如果我不玩了就會錯過和朋友們一起旅行的機會,他們喜歡去謝菲爾德陪我參加世錦賽。赫斯特喜歡我,我也喜歡他,我們是最好的朋友。”

  自稱“球僮”的赫斯特非常瞭解奧蘇利雲的個性,也能探查到朋友的問題情緒。“奧蘇利雲心裡住著他自己的惡魔,他可以成為自己最大的麻煩。有時他打丟一顆球,接著又打了八杆之後竟然還在為之前那次失誤搖頭。”赫斯特說道。

  在2014年世錦賽期間,赫斯特評價奧蘇利雲的表現“就像溜溜球一樣上下起伏”,讓原本積極的赫斯特都變得消極起來。果不其然,決賽中的奧蘇利雲未能守住10比5的領先優勢,後階段完全被沙比的節奏掌控,世錦賽三連冠的美夢就此破碎。

  赫斯特認為藝術和桌球還是有相當大的差別,桌球講究精準,但藝術則更為包容:“在藝術界,當你老了,還可以適應,但桌球不行;在藝術界,你可以表達懷疑,但在桌球里這可能導致失敗。”

  他曾讓奧蘇利雲嘗試一種叫“旋轉畫”的技法,就是把彩色顏料從高處撒到一塊旋轉的圓形畫布上,還答應給退休後的“火箭”一個畫師職位。

  同樣是三個孩子的父親,赫斯特給奧蘇利雲未成年的一雙兒女都送上了親手製作的藝術品;他給奧蘇利雲和羅阿斯的訂婚禮物是一幅價值8萬英鎊的抽像畫,描繪的正是“火箭”在1997年世錦賽上打出的5分20秒“最快147”。

  奧蘇利雲表示,赫斯特是他見過最慷慨善良的人,投入了非常多時間和精力幫助他度過難關,卻從來沒向他要過什麼。

  (世界桌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