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疫情下貧困國家的聲音:“我們面臨失去一切的風險”
2020年07月10日19:53

原標題:來自疫情下貧困國家的聲音:“我們面臨失去一切的風險”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7月10日報導 英媒稱,這場新冠肺炎疫情正在破壞減貧工作數十年來取得的進展,因為世界上最貧窮國家數百萬人的生計受到威脅。

據英國《金融時報》網站7月5日報導,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顯示,自1990年以來,全世界有超過十億人已經脫離極端貧困,世界銀行將極端貧困定義為每人每天生活費低於1.9美元(1美元約合人民幣7元)。

但世界銀行預測稱,由於被不完善的福利體系遺漏,今年有近一億人可能變得無法滿足自身的基本需求。它警告說,嚴重饑餓可能在2020年翻番,影響2.6億人。

報導稱,根據二十國集團(G20)4月達成的一項協議,世界上最貧窮國家中的約73個國家從世界銀行按次級市場條款借款,這些國家可以在今年剩下的時間里暫緩向官方債權人債務償付,給它們一些財政上的緩和空間。

這些國家的很多工人沒有相同的空間。努力創業並提高生活水平的人們面臨有可能是災難性的失去生計。他們必須等待,直到這場疫情消退,看看他們的收入是否會恢復。

生計難以維持

報導稱,28歲的洪都拉斯人埃迪爾·門德斯是一名成功的企業家,為遊客開辦一家小型醫院,還有陸地和空中救護車。他的收入足以支援他的四個孩子、四個兄弟姐妹以及他的母親。

但新冠疫情已經重創旅遊業,並且有可能搞垮他。他已經不得不關閉設有三張病床的醫院,並解僱六名醫生和四名其他工作人員。空中救護車的運行僅是工作量的10%。他說:“如果事情繼續這樣下去,我們不得不把這項業務也關閉。”

當首個新冠肺炎病例在加納出現時,德博拉·多費爾紐在阿克拉的一家賓館只做了六個月的管家和接待員。隨著各國開始關閉邊境,加納人開始減少旅行,生意已經開始放緩。一週後,阿克拉處於部分封鎖措施之中,這家賓館關閉。

27歲的多費爾紐比加納大部分非正式工人都幸運——她的僱主繼續支付她每週約合17.30美元的薪水。她說:“(這意味著)我可以付租金。”

但多費爾紐還要支援她的母親和祖母。她已經花光所有的積蓄。她說:“自從實施封鎖措施以來,我賺到的小錢,甚至我的資產,都花光了。”

謝爾佐德·賈利洛夫21歲離開塔吉克斯坦北部的村莊,到俄羅斯尋求更好的生活,在那裡,他希望賺到足夠的錢支撐老家的家人。

但在3月底,莫斯科啟動了世界上最嚴格的新冠肺炎疫情鎖定措施之一,32歲的賈利洛夫不得不停止向老家寄錢,並開始用積蓄養育妻女。

他說:“我不確定該怎麼做。我攢了一點錢,但現在都沒有了。”

報導稱,外來工是最容易受到俄羅斯疫情限製措施影響的人群之一。儘管僱主得到減稅以繼續為員工發工資,但在莫斯科關閉建築工地後,像賈利洛夫這樣的工人還是被解僱。因此,世界銀行預計,塔吉克斯坦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速將從2019年的7%下降至2020年的約1%。

減貧目標受挫

報導稱,34歲的阿斯梅雷特·安德伯爾漢是一名精神病學家。她的診所僱用了18個人。即便是在這場疫情之前,在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經營私人精神病診所也是一項挑戰。很多人負擔不起安德伯爾漢的服務,而且保險並不覆蓋政府醫院以外的心理健康治療。

新冠病毒只會讓事情變得更艱難。診所的收入減少了一半。安德伯爾漢說:“我們將努力維持業務,但這是一個挑戰。這個影響將是巨大的,包括對心理健康的影響。”

有些患者因為擔心感染新冠病毒而停止就診,導致病情複發。與此同時,保持社交距離措施已經令患者更難進入這家設有十張病床的診所進行檢查,也更難為門診病人進行集體治療。

政府預計今年的經濟增長為3%,但這與近兩位數的增長相去甚遠——20多年來,近兩位數的經濟增長給這個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帶來改變,該國製定了在2025年前成為中等收入國家的目標。新冠疫情下,食品價格不斷上漲也給家庭預算增加壓力。

在巴基斯坦下令採取封鎖措施應對新冠疫情以來的兩個月裡,穆賈希德·阿里的收入急劇減少。

在過去兩年里,阿里一直是一家約車和包裹遞送服務公司的騎手。他的收入足以購買一些小件奢侈品。但在巴基斯坦政府努力克服這場疫情所造成的經濟衝擊中,阿里和其他像他這樣的人卻遭受了損失。他說:“我上一次正常的一個月收入是四萬盧比(約合1680元人民幣)。今天,我能賺到這個數的三分之一就很幸運了。沒有人能夠預測世界會這麼快關閉。”

在整個伊斯蘭堡,數百名快遞員和出租司機都受到疫情的影響。巴基斯坦央行預計,國內生產總值(GDP)在2020年將從去年3.3%的增長收縮至1.5%。

6月27日,在巴基斯坦拉瓦爾品第,一名男子騎摩托車行駛在街上。新華/法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