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衣主教的妙手神偷! 他如何利用規則選中布特
2020年07月11日07:56

  若看過被稱為“史上收視人數最高的籃球比賽”的1979年NCAA決賽,估計會有2支球隊的高層樂開了花。一隊是3年前從爵士換來1979年首輪簽,結果卻坐實為狀元簽的湖人,另一隊則是提前在1978年第6順位摘下布特的塞爾特人。

  如果說湖人在1979年以狀元簽選中魔術手是純粹運氣使然的話,那麼,“紅衣主教”奧爾巴赫能提前鎖定布特,靠的是精明和務實,而這也直接催生了所謂“布特大學條款”的出台。

  1974年高中畢業後,布特起初承諾加盟本地的印第安納大學(IU),將投奔NCAA名帥波比-禮特。但出人意料的是,僅在IU的校園內待了一個月,布特卻選擇退學,並自此和IU分道揚鑣。

  布特之所以如此,原因眾說紛紜。一說是來自小城鎮、曾被嘲諷為“鄉巴佬”的布特對人口稠密的Bloomington(IU所在地)並不適應,另一說是IU球員的身高和比賽節奏都令布特有些吃不消。

  離開IU後,布特選擇回到家鄉French Lick,休養了整整一年。在這期間,布特一邊打工賺錢,一邊耐心等待時機。終於,在一年後布特獲得了重新擇校的權力,而他這次選擇了印第安納州大(ISU)。

  對於布特而言,這算是他NCAA生涯中的一個小插曲。他沒料到的是,這竟為日後奧巴爾赫成功鑽規則空子提前選中自己埋下了伏筆。

  在ISU,布特逐漸聲名鵲起,單季已可拿下場均得分30+籃板10+助攻4+的表現。在大二賽季登上了《體育畫報》的封面後,來自印第安納“窮鄉僻壤”的布特也開始被全美越來越多的球迷所熟知,也引起了不少NBA球隊的注意。

  恰好1978年溜馬拿到狀元簽,若能以此選中本地新星布特,那豈非天作之合?無奈的是,按照當時NBA規定,NBA球隊不得挑選未在NCAA待滿4個賽季的球員,況且布特也堅持要在ISU再讀一年。因此,包括溜馬在內多支手握高順位選秀權的NBA球隊都打了退堂鼓。

  後來,溜馬將1978年狀元簽送至拓荒者,換來同年第3順位選秀權,而拓荒者在在首輪第1順位選擇了米曹-湯臣,他正是如今勇士球星基爾-湯臣的父親。

  不過,溜馬等隊都沒有像奧爾巴赫這樣,發現一個規則上的巨大漏洞。奧爾巴赫敏銳地發現,布特在加盟ISU之前,曾承諾加盟IU。儘管並未為IU出戰過任何一場比賽,但他也等待了一年,而這一年也該算在布特的大學履曆中。

  換句話說,如今布特看似打完了大三賽季,但實際上他已在NCAA待滿4個賽季,完全有資格參加1978年NBA選秀。

  當然,奧爾巴赫明白布特仍想繼續在NCAA多待一年。但他同時明白,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如果等到布特在1979年NCAA錦標賽階段再創神蹟,他的選秀順位無疑還會上升;這樣一來,塞爾特人在1979年選秀中就只有乾瞪眼的份兒了。

  為避免夜長夢多,奧爾巴赫果斷出擊,在1978年第6順位選中布特。他的這一舉動令其他NBA球隊如夢初醒,並為之而震驚。但奧爾巴赫合理利用規則的漏洞,卻也讓這些球隊高層敢怒不敢言。

  正如日後馬刺耐心等待大衛-羅賓遜一樣,奧爾巴赫也證明他對布特的等待是值得的。在1978-79賽季,布特率ISU豪取驚人的33勝0負,闖入NCAA決賽,對陣由魔術手領銜的密歇根州大,史上被炒得最熱、收視率最高、最為後世傳唱的一場籃球賽就此上演。最終,布特發揮失常,密歇根州大以75-64獲勝,拉開了“黑白雙煞”在NBA對決的序幕。

  果然,經此一季,布特的身價又上漲了不少,而他也發覺自己有了和塞爾特人討價還價的資本。此前,奧爾巴赫曾對外宣稱,他絕不會給布特開出高於綠軍其他球員的合同。但布特的經紀人波比-伍爾夫不以為然,他聲稱布特絕不會接受低於市場價的合同,否則就會重新參加1979年NBA選秀。

  布特經紀人的這一要挾收到奇效。奧爾巴赫之所以提前鎖定布特,擔心的就是後者在1979年參加選秀。眼看布特若重返1979年選秀甚至可能被選為狀元,一生倔強的奧爾巴赫做出妥協。經過漫長的談判,雙方達成了一份5年325萬美元的新秀合同,布特一躍成為當時NBA史上最高薪的新秀。

  綠軍喜滋滋將布特迎回家,聯盟卻犯了難。如果接下來有球隊紛紛傚法,提前鎖定心儀新秀的話,選秀豈不是會亂套?為杜絕此類現象,聯盟在隨後改革選秀製度,出台了所謂“布特大學條款(Bird Collegiate Rule)”,規定NCAA球員在確定參加NBA選秀前,必須先聲明放棄大學就讀資格,即放棄NCAA生涯賸餘賽季。

  提前選中布特,“紅衣主教”充分展示了自己的精明和務實,布特也充分利用了自己強大的影響力,不但迫使NBA修改規則,還從“紅衣主教”處要來NBA史上最大新秀合同。這兩位綠軍隊史傳奇人物,就這樣將自己的名字鐫刻在NBA選秀史上。

  (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