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計融資超20億美元 理想汽車吹響市值千億美元衝鋒號?
2020年07月12日13:15

  雖然之前曾有兩次創業經曆,但李想對此次造車領域的創業顯然期待更高。他曾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雜誌專訪時表示,對理想汽車的要求是“要麼死,要麼千億美金”。此次IPO,或許只是一個起點。

  原標題:累計融資超20億美元,王興力挺,理想汽車吹響市值千億美元衝鋒號?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郭佳瑩

  編輯|馬吉英

  圖片攝影|鄧攀

  繼蔚來之後,理想汽車有望成為第二家登陸資本市場的造車新勢力企業。

  北京時間7月11日淩晨,理想汽車正式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招股書,計劃在納斯達克全球市場掛牌上市,證券代碼為“LI”,希望通過首次公開募股(IPO)募集最多1億美元資金。不過據《中國企業家》瞭解,目前招股書里寫的“1億美元”並不是最終融資目標,後續數字還會更新。

  根據招股書顯示,理想汽車創始人兼CEO李想為第一大股東,股權佔比25.1%,投票權高達70.3%;美團點評CEO王興和其關聯方美團股權佔比為23.5%,投票權9.3%。同時,王興還出任了理想汽車的董事。

  值得一提的是,王興近期堪稱是理想汽車的“首席帶貨官”,屢次在飯否為理想ONE“站台”,甚至直言“電車都比油車好開,理想ONE比蔚來更好開”。在王興的“瘋狂安利”之下,美團二把手王慧文也在近期入手了理想ONE,並在社交平台表態,“試駕完理想ONE,對造車新勢力信心爆棚”。

  實際上,進入2020年以來,國內造車新勢力的梯隊分化愈發明顯。一邊是博郡、拜騰、賽麟等一批造車企業深陷困境、在生死邊緣掙紮,另一邊是以Tesla、蔚來為代表的頭部新勢力企業開疆拓土,Tesla近月來市值穩居2000億美元以上,蔚來也在今年開始散去層層陰霾,股價大幅回升。

  對理想汽車來說,尋求IPO也早已不是秘密,李想作為有著豐富資本市場經驗的連續創業者,早就啟動了對理想汽車的上市佈局。2019年6月,理想汽車參股方之一利歐股份就曾發佈公告,表示“車和家擬搭建VIE架構並實施相關重組” 。

  從提交招股書的時間點來看,這或許也是今年以來中概股衝刺美股的最佳時間點。

  上半年的“瑞幸事件”引發了美國資本市場對中概股的信任危機,但從上半年成功赴美上市的企業來看,數量不減反增,這和近兩個月資本市場的回暖不無關係。有投行人士對《中國企業家》表示,“市場資金寬裕、PE投資及退出路徑通暢、估值水平高,自然是IPO的窗口期,對A股及美股IPO都是促進。但美股有更靈活的融資節奏,監管少,持續性和穩定性好。另外很多PE是美元基金,A股上沒辦法退出,這也是企業去美股IPO的考慮之一。”

  雖然之前曾有兩次創業經曆,但李想對此次造車領域的創業顯然期待更高。他曾在兩年前接受《中國企業家》雜誌專訪時表示,對理想汽車的要求是“要麼死,要麼千億美金”。此次IPO,或許只是一個起點。

  兩年虧損40億人民幣

  雖然理想汽車自2019年12月才正式開啟交付,期間還遭遇疫情影響,但理想ONE卻創下了中外造車新勢力全新車型最快交付一萬輛的紀錄,截至目前,理想ONE累計銷售已經達到10677輛。2020年1-6月,理想ONE累計銷售9666輛。

  截至2020年3月31日,理想汽車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還有人民幣10.54億元。就在半月前,有消息稱理想汽車即將獲得5.5億美元D輪融資,由美團領投5億,李想跟投賸餘5000萬美元中的3000萬美元,投後估值為40.5億美元。另據瞭解,理想汽車目前累計融資超20億美元,公司目前有超10億美元現金儲備。

  資金充足的理想汽車為何會選擇在此時IPO?藍馳創投管理合夥人朱天宇對《中國企業家》表示,“對於所有高成長企業來說,資金豐沛都是長期發展的必要前提之一。對於理想汽車來說,更多車型的設計、研發、製造和銷售,以及在智能化上的持續投入,都需要人才和資金的支援,上市和更多元的融資工具是必要的。”藍馳創投是理想汽車的A輪投資方之一,並在之後連投四輪。

  一位接近理想汽車的人士也表示,“(理想)又要開發全尺寸、中型和緊湊型SUV,又要擴張銷售服務網絡,又要做L4自動駕駛,還要做LiOS(理想汽車自主研發操作系統),這些都需要錢。”

  目前,理想汽車僅有理想ONE一款產品,李想曾在公開場合表示未來三年不會推出新品,現階段主要是圍繞理想ONE做升級。但在招股書中,理想汽車提到未來面臨的幾大風險之一也是“目前對單一車型的依賴”,為此,理想汽車計劃在2022年推出一款全新高級電動SUV,它將配備下一代EREV動力系統。為了瞄準更廣泛的消費者群體,理想將通過開發包括中型和緊湊型SUV車型在內的新車型來擴大產品陣容。理想汽車在招股書中表示,已經戰略性地將重點放在人民幣15萬~50萬元價格之間的SUV領域。

  除了新產品的研發,理想汽車本次募集到的資金還將投入到銷售服務網絡的建設上,理想汽車表示到2020年底,直營零售中心數量預計從目前的21家提升至60家,同時,售後服務網絡也將在年底前拓展至100個城市。

  技術層面,理想汽車將繼續對L4級別自動駕駛進行投入研發,這將會是10億級資金規模的投入。

  作為一家新造車公司,理想汽車為什麼要選擇親自斥資研發自動駕駛系統?

  在今年4月底接受《中國企業家》專訪時,明勢資本創始合夥人黃明明表示,李想在創業第一天就想得很清楚,要做L4級的自動駕駛系統。雖然現在市場中有眾多自動駕駛供應商,但在李想看來,如果想打造一個軟硬件一體,能給用戶帶來優秀安全自動駕駛體驗的智能設備,就一定要用自己的系統。自主可控的系統才能和車完美結合在一起。“這就好像Apple,為什麼到今天Apple手機的使用體驗依然是最好的,因為它的硬件、軟件完全是自己配合在一起研發出來的系統。”黃明明說。明勢資本是理想汽車獨家天使輪投資人,並在此後的每一輪融資都持續加註。

  這也意味著,在理想汽車創業過程中,李想在資金、效率等方面的管理能力面臨更大挑戰。李想曾在理想汽車成立5週年時有感而發,“四年研發、自建工廠、購買資質、建直營銷售服務網絡,加上五年的人員和管理費用,總共用了10億美元做到經營現金流為正,有了造血能力,一群平凡的人完成了第一個小小的非凡目標。”

  李想稱自己對成本和效率的要求幾乎到了“變態”的程度。“這麼難的行業,必須訓練一個從18層地獄為起點往上爬的創業企業,熬出地面才能有更強的競爭力。”李想在朋友圈寫道。

  對於李想在費用控制上的能力,招股書中的數據有更直觀的呈現。招股書顯示,理想汽車在2018年無收入,2019年營收為2.84億元(人民幣,下同),2018年、2019年虧損分別為15.32億元、24.38億元,兩年虧損總計不超過40億人民幣。

  隨著2020年一季度理想汽車交付速度的提升,其虧損也在進一步收窄。2020年第一季度,理想電動車銷售收入為8.411億元,其他銷售和服務營收為1060萬元,營收總計8.51億元,淨虧損為7711萬元,上年同期淨虧損為3.58億元。

  李想的最後一次創業?

  如果順利的話,李想將又一次站在IPO的C位。

  從2015年7月成立至今,理想汽車已經走過五年時間,因為李想的明星創業者光環,理想汽車備受矚目。這是李想的第三次創業,他曾在2018年4月接受《中國企業家》專訪時表示,“大概率也是我最後一次創業,因為創業有黃金時間窗口”。

  李想一直覺得自己很幸運,每次創業都面臨著重大技術變革的機會。2000年做泡泡網是PC互聯網時代,2005年做汽車之家是移動互聯網時代,到了理想汽車是智能汽車和AI時代。“可以明顯看到在商業和用戶上、組織結構上、背後資本上都能夠邁上更高的台階,迎接更大的挑戰。”李想說。

  三次創業下來,李想坦陳自己在心態上也有了很大的不同。第一次創業時,他最關注的是競爭,當時還有中關村在線、太平洋電腦網等競爭對手,李想稱自己當時天天盯著他們、分析它們,很焦慮,但卻沒有贏,那也是李想做得最累、最辛苦的一次創業。

  第二次做汽車之家時,李想開始放下競爭,把更多精力放在用戶身上。李想曾在近期的一次直播中回憶,當初成立汽車之家時在用戶定位上思考了很久,最後精準定位於“汽車消費者”,因此汽車之家和其它汽車網站最大的不同是,“不碰賽事,不搞大學生活動、車展時不拍車模”,更多是通過資訊、產品庫、論壇等方式為汽車消費者展示產品性能。在流量為王的時代,李想的做法一度不被認可,但其後來的業績和股價表現,充分說明了李想的堅持是有價值的。

圖片來源:被訪者
圖片來源:被訪者

  到了第三次創業,李想坦言造車新勢力和過去最大的不同,是公司要把汽車、零售、互聯網行業、智能手機行業的人全部融合在一起,而過去,這些人不在一起工作,因此李想在這次創業中最為關注的是組織成長和團隊文化。李想表示,這也是兩次創業後的心態變化。“過去兩次創業告訴我,你是什麼樣的組織,就能夠達到什麼樣的成果,所以我更關注組織成長,只要團隊按照我們的計劃,最後結果是水到渠成。”

  但這次創業的難度顯然與前兩次創業沒法相提並論。李想也感慨,“智能電動車行業的難度真大,從SEV戰略失敗開始,團隊忍辱負重,到理想ONE選擇大家並不看好的增程電動。”從理想汽車近5年的發展來看,不論在戰略方向、產品路徑選擇還是融資層面,都曾遭遇過骨感的現實。

  與大多新造車公司不同的是,理想汽車為瞭解決里程焦慮,採用了增程式技術路線,也是這種技術路線讓理想汽車在一級市場的融資屢屢碰壁。藍馳創投管理合夥人朱天宇也表示,“投資理想是需要勇氣的”。

  朱天宇表示,理想汽車在B輪之前的融資挑戰,主要是要求市場上的基金敢於接受用D輪的估值和資金規模,來支援一個業務還處於天使期的項目。“能這麼做的人還是少,要麼是資金實力雄厚,要麼是膽兒肥。”朱天宇說。

  王興或許是一位典型代表。在重磅下注理想汽車的背後,王興對李想也褒獎有加。“我算是見過中外各國許多創業者了,李想是少有的能Think Different的人。可笑又可歎的是,很多人一方面對已成為傳奇的AppleThink Different廣告頂禮膜拜,另一方面卻對身邊正在發生的Think Different視而不見甚至百般嘲諷。葉公好龍。”王興7月初在飯否上寫道。

  對於“最後一次創業”的期待,李想直言,“要麼死,要麼千億美金”,一方面是看理想汽車能否在中產階級家庭市場里成為絕對領導者,另一方面是在出行領域能否拿到合理運營的份額。

  兩年以前,《中國企業家》問李想,“10萬輛是一個很重要的檻,理想的10萬輛會在什麼時候到來?”李想當時的回答是,“Tesla在2017年全球是超過10萬輛,我覺得2020年車和家(理想汽車更名前)100%能達到,我們大概用5年時間能夠做到Tesla15年的結果。”

  從目前來看,理想汽車的交付量與10萬輛還相差甚遠,此時就登陸資本市場,李想和理想汽車都將迎接資本市場的“大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