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是擼貓,老祖宗可是冒過生命危險的
2020年07月14日07:37

原標題:同樣是擼貓,老祖宗可是冒過生命危險的

原創 螺旋真理 果殼

憨態可掬,體態肥碩,擁有獨特狸花紋的中華田園土貓,是喵星人中的“國粹”,也是許多貓奴的心頭好。相信許多貓奴在歲月靜好,仰臥擼貓的時候曾經開過這樣的腦洞:它的祖先到底是個什麼樣子?

一眨眼,我們擼貓已經5000年

這個問題的答案,同樣也是不少動物考古學家和生物遺傳學家苦苦追尋的,近年來,在中國境內一系列考古發現都在試圖接近這個答案。2016年,中國科學院脊椎動物演化與人類起源實驗室的胡耀武教授及其研究團隊,對出土於陝西華縣泉護村遺址3個灰坑的多塊貓科動物骨骼,進行了放射性碳(AMS14C)測年分析,一下子把我們的先民和喵星人相處共生的日期推到了5300年前。這個時間點,比傳統西方學界認為家貓在中國境內出現的時間。提早了3000多年。

出土於陝西華縣泉護村遺址的貓類動物骨骼 | http://english.cas.cn

在對它們骨膠原蛋白進行同位素分析後,科學家發現,這兩隻喵星人曾大量使用以粟類糧食為基礎的食物,從而證明泉護村的先民曾對這兩位“貓主子”進行過長期的喂養,已經形成了某種穩定的共生關係。

遠古豹貓複原圖 | www.nationalgeographic.com

泉護村這兩隻貓是否就是今天陪伴我們的中華田園貓的祖先?很遺憾,並不是。根據動物骨骼形態學分析,這些貓科動物骨骼的尺寸與現代歐洲家貓的相仿,略小於歐洲野貓,屬於分佈在歐亞大陸東部與南部的豹貓(Prionailurus bengalensis)。這個野性難馴,性情凶狠的種屬和我們所說的“家貓”是近親,但並不是家貓。

非洲野貓,是今天家貓的共同祖先 | https://www.sciencesource.com

那麼,中國境內的家貓源自哪裡?本世紀初,世界自然基金會下屬印度野生動物研究所的動物基因專家卡洛斯·德里斯科爾 (Carlos A. Driscoll),收集了非洲南部、阿塞拜疆、哈薩克斯坦、蒙古和中東979只野貓和家貓的DNA樣本,追蹤線粒體DNA和細胞核DNA中的微衛星點,從而清晰地分出了貓的5個“世系”,其中第5個世系不僅包括了分佈於中東的野貓亞種非洲野貓(F.s.lybica),還包括了數以百計來自美洲、歐洲與亞洲的家貓。

古埃及壁畫中的家貓 | https://www.sciencemag.org

接下來的故事,相信許多熱愛考古的貓奴都耳熟能詳:大約10,000年前的新石器時代,位於中東新月沃土地帶的早期人類,首先進入了農業定居時代,最早的穀物窖存迎來了家鼠(Musmusculus domesticus),這種起源於印度次大陸的囓齒動物很快就成了早期人類最為痛恨的糧食竊賊,同樣被人類糧食儲備吸引來的老鼠,是貓科動物眼中豐富而穩定的食物來源。由此,非洲野貓就在這個全新的食物鏈條上佔據了一個牢固的生態位,在與人類共生的關係中,逐漸演化為家貓。

漂洋過海來中國

根據科學家的推測,家貓在距今2000年前來到了亞洲大陸的東端。它們沿著希臘至羅馬和遠東之間的貿易路線,橫穿美索不達米亞平原來到中國和印度。這批更柔順、更溫和的“外來喵星人”逐漸替代了外表兇猛,脾氣暴躁的豹貓。

在古代中國,最早關於貓的文字記載,始見於《詩經·大雅》“有熊有羆, 有貓有虎”,這是周宣王時代(公元前827—782 年)的頌詩, 由此可知, 當時已有原始的動物分類概念,即把貓與虎並列;但這裏所指的貓, 是尚未馴化的豹貓和亞洲野貓(felis silvestris ornata),不但不能作為馴養動物或者寵物,更是危險的食肉猛獸。少數由於基因突變,被我國先民初步馴化,作為捕鼠之用的貓科動物,稱為“狸”。到了春秋戰國時代,“狸”越來越頻繁地出現在古人的生活場景和記載中,例如《韓非子· 揚權》里就曾說:“使雞司晨, 令狸執鼠, 皆用其能。”

由於貓是多胎繁殖動物,又擁有較高的基因重組率,所以只要人工加以雜交繁衍,就能迅速演變出各種獨特的毛色和其他變異性狀。自漢代開始,隨著陸上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貿易的繁盛,各品種的家貓從海外源源不斷進入中國,造就了形態各異的中國喵星人家族。

馬王堆出土狸貓紋漆食盤局部,與放大後的狸貓形象 | www.cctv.com

早期的家貓進入中國之後,也開始與亞洲野貓、豹貓等本地貓科動物開始雜交,使得中國本土家貓擁有了自身的鮮明風格。在著名的西漢馬王堆墓葬中,考古學家發現了大量的漆器,其中就有一件狸貓紋漆食盤,盤內黑漆地上用朱漆單線勾勒,黑漆描繪,在盤底和內部遍佈的雲紋中,考古學家們赫然發現了一隻頑皮的喵星人,帶有亞洲野貓的鮮明特徵:前爪落地,兩耳豎立,尾部翹起,圓瞪的雙眼用硃砂勾勒而出,將它捕食時的凶狠與憨態並存的模樣描繪得活靈活現。

登封黑山溝宋墓壁畫,仕女懷抱嬰兒,身邊有一隻口銜鳥雀的寵物貓| www.sohu.com

唐宋之交,貓逐漸擺脫了捕鼠護屯的單一功能,成為帶有主人情感寄託的賞玩與陪伴動物。今年4月底,重慶師範大學考古學家武仙竹團隊發表論文宣佈,在河南新鄉宋墓,發現了中國考古史上“第一隻寵物貓”。

這隻出土宋代喵星人的下頜骨,有嚴重的偏側咀嚼現象,原因就是因為主人寵溺,導致進食時精神放鬆,習慣用一側牙齒反複咀嚼回味。它的遺體,被整體安置在棺床上墓主的肩側,反映它與墓主有著形影不離的親密關係。主人在下葬前,肯定也表示了在另一個世界里繼續與愛貓相伴的期望。

宋徽宗“耄耋圖”局部 | http://chinapalacemuseum.com

另外,宋代曾誕生過著名的繪畫題材“耄耋圖”,寓意長壽安康,畫面上的喵星人和蝴蝶,諧音“耄耋”,風靡一時,甚至嗜好繪畫的宋徽宗也曾繪製過“耄耋圖”,傳世至今。

“貓丁興旺”的中國喵

同時,隨著不同種群的繁衍雜交,中國家貓的品類逐漸迎來了大爆發,而家貓的品鑒與區分,即“相貓”也成了文人士大夫的一項風雅愛好。相貓法,始見於十一世紀北宋會稽人陸佃的《埤雅》。他指出:“ 貓有黃、黑、白駁數色, 狸身而虎面, 柔毛而利齒, 以尾長腰短, 目如金眼, 及上胯多棱者為良。”順便說一句,這位貓奴士大夫陸佃,就是另一位大名鼎鼎的北宋文學名家兼貓奴陸遊的祖父。

成書於鹹豐年間的《貓苑》

到了明清兩代,由於經濟水平的發展與社會生活水平的提高,養貓習俗從王公貴族、高門官僚向市井人民輻射,出現了幾部集前人研究於大成的“貓譜”,比如孫蓀意的《銜蟬小錄》與黃漢的《貓苑》。詳細豐富的記錄,為今天的動物考古學家和人類學家研究中國近代家貓種群特徵、生活習性提供了許多便利。

中國古代貓譜與現代動物學分類中關於家貓種類名稱與形態的對照

在《銜蟬小錄》中,出現了許多富於詩意和畫面感的名稱,用來給家貓命名;比如“烏雲蓋雪”,“雪裡拖槍”,“金瓶掛玉鉤”,“錦被罩牙床”等等。今天的農業考古學專家對其形態和配色進行分析,對照實體後,認為這些都屬中華田園貓(Feliscatus),是家貓傳到中國後,經曆千百年來的自然淘汰而留下來的本土化後裔。

明宣宗《花下狸奴圖》| http://chinapalacemuseum.com

同樣,古代相貓典籍中記載的另一些種類,則屬於舶來家貓或者不屬家貓的其他動物。比如“獅貓”,形如獅子,毛長尾長,身大色白,“有日月眼或金眼,不捕鼠”;這就是血統比較純正的波斯貓(Persian)。而“色紫”的“翰林貂”,是安哥拉貓(Turkish Angora)中的淡褐色品種。之所以叫“翰林貂”,是因為其毛色類似翰林官員官府上的紫貂皮裝飾。另外,黃漢還記載了一種形態獨特的類貓動物“蒙貴”,說它的家鄉是日南(今越南中部),隨著東南亞貿易商人的船隊來到廣東,身家動輒“耗資十金”,實際上是被寵物化的環尾狐猴。

清代畫家沈振麟所繪“貓竹軸”,描繪了三隻嬉戲中的暹羅貓| https://catalog.digitalarchives.tw

聽完這些,貓奴們再看看你懷裡慵懶的主子,是不是會感到,在超過5000年的繁衍、融合之後,我們能夠繼續擁有它們的陪伴,是某種天定命運,更是一種幸運?未來我們身邊的喵星人形態如何演化,也將繼續成為科學家關注的問題。

參考文獻

[1]“中國古代貓譜中的科學與技術探究”,張嘉麗 魏露苓,《農業考古》2019年第1期

[2]“中國養貓史略”,謝承俠,《農業考古》,1993年第3期

[3]“河南新鄉宋墓家貓骨骼研究”,武仙竹,《第四紀研究》,2020年 第2期

[4]“Earliest “Domestic Cats in China Identified as Leopard Cat (Prionailurus bengalensis)”,Jean-Denis Vigne,《PLoS ONE》,2016.1

[5]“The Evolution of House Cats”, Carlos A. Driscoll, Juliet Clutton-Brock,《SCIENTIFIC AMERICAN》, 2009.6

作者:螺旋真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