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公司、買房產、接代言、做副業 揭秘乘風破浪姐姐們的投資版圖
2020年07月16日22:46

  原標題:開公司、買房產、接代言、做副業 揭秘“乘風破浪”姐姐們的投資版圖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兩輪公演後,僅剩20位姐姐的《乘風破浪的姐姐》依舊火爆不減。

  作為2020年現象級的綜藝,貓眼專業版顯示,開播一個月的《乘風破浪的姐姐》,在芒果TV的累計播放量達21億,曆史最高熱度曾高達9952.98。不僅吸引了超13家廣告主砸下真金白銀,在開播當日,助力芒果超媒股價漲幅更是達近7%,站上千億市值。

  近日,芒果超媒(300413,SZ;昨日收盤價68.6元)發佈2020半年度業績預告稱,因《乘風破浪的姐姐》等節目持續熱播,預計上半年淨利潤10.4億元~11.4億元,同比增長29.42%~41.86%。截至7月16日收盤,芒果超媒市值達1221億元。

  不同於一無所有、渴望在事業上闖蕩出一番天地的20歲女生,30歲+的“姐姐”們無論是在娛樂圈,亦或是在整個事業上,都已經有了不小的成功和話語權。她們不需要像新人一樣去“討好”資本,一定程度上,她們本身就已經是資本的代名詞。

  在直播中大呼“姐有300億”的張雨綺,擁有3家工作室;攜手老公楊子,成為投資“大戶”的黃聖依;斥資百萬開辦吉他私塾和莊園的許飛;8年間30款代言的吳昕……《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通過梳理統計30位姐姐背後的事業版圖發現,她們不僅在自己的事業上做得風生水起,還開工作室、投資房產,更有憑藉多年積累的資源和人脈,與家人一起,不斷擴大資本版圖。

  今年6月19日,《乘風破浪的姐姐》在上海舉行發佈會,從左至右依次是張含韻、吳昕、張雨綺、萬茜、伊能靜 視覺中國圖

  個人工作室成標配

  《乘風破浪的姐姐》中30位姐姐們熱搜不斷、話題爭議不斷的背後,是“三十而立”的姐姐們在各自事業上早已有所成就的“底氣”。在娛樂圈內,有一定知名度的明星們成立工作室,可能是自身投資事業邁出的第一步。

  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不完全統計,30位姐姐中有13位姐姐成立了個人工作室,有的還不止一家。許飛、鬱可唯、王霏霏、白冰、王麗坤、吳昕、金晨、藍盈瑩、黃聖依均擁有1家個人工作室。這些姐姐們中,除鬱可唯工作室是其母親持股外,其他姐姐都是自己100%持有工作室股份。

  其中,擁有工作室數量最多的,要數在直播中“藝高人膽大”、大呼“姐有300億”的張雨綺。啟信寶顯示,2011年至今,與張雨綺相關聯的工作室共5家,其中兩家已經註銷,目前僅3家工作室存續、開業,這3家工作室,張雨綺均持有100%股權,成立時間分別為2011年、2016年、2018年。

  工作室數量僅次於張雨綺的,是在節目中口碑頗好的萬茜。與萬茜相關聯的工作室共3家,目前一家已註銷,僅剩兩家工作室處於存續狀態。

  從姐姐們各個工作室成立的時間來看,與13位姐姐相關聯的共21家工作室,主要在2015~2018年成立。這段時間,娛樂產業是資本的寵兒,姐姐們乘著這股“東風”紛紛建立自己的一席之地。

  “姐姐們”的投資寶典

  成立個人工作室,毋庸置疑是對姐姐們知名度、自身事業的一種認可,但對於早已成名的30位姐姐,工作重心可能就不止是工作室了,投資公司或做一些副業,能為她們積累更多的財富。當然,最簡單粗暴的買房,也是多位姐姐喜愛的投資方式之一。

  據不完全統計,從公司股權來看,30位姐姐中,只有6位姐姐涉及到了相關投資。投資“大戶”當屬黃聖依,主要投資範疇為影視文化,不過這主要受到了其老公楊子的影響。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查詢發現,黃聖依從2010年至今,投資出品了7部影視劇作品,包括電視劇《無間有愛》《水滸傳》《第22條婚規》,電影《白蛇傳說》《我在路上愛你》等。所以,姐姐們中並不只有張萌是影視製片人,黃聖依也是隱形霸主。

  此外,王麗坤、藍盈瑩、沈夢辰、許飛等也投資廣泛,涉及到了科技公司、食品公司等。與藍盈瑩相關聯的公司共3家,不過目前均已註銷;而王麗坤目前擁有3家公司,涉及文化、食品領域,目前均處於開業狀態。

  除了工商資料中可查的投資信息外,很多姐姐的投資未必有詳細披露,但出道多年,她們的經曆也相當豐富。

  走紅的超女中,許飛不是最火的一個,卻是非常有經商頭腦的一個。早在2010年,許飛就斥資百萬,開辦了吉他私塾和莊園。

  歌手出身的鄭希怡也開闢了自己的第二職業。2012年,有媒體報導稱,鄭希怡投資七位數,開設美容店,當起老闆娘。據悉,該店除了售賣化妝品外,也會提供化妝服務。

  曾經紅遍大江南北、隱退又復出的阿朵,在2017年決定自立門戶,創立了文化廠牌“生養之地”,還獲得了老東家太合音樂集團的投資,一起攜手重塑民族音樂。

  在節目中備受爭議的伊能靜,早在2008年就集資1億元,成立了“童夢時代”電影工作室,嚐試自己做製片人。同年,伊能靜首當製片人的《搖滾英雄》上映;2015年,伊能靜再次上陣當導演,集合宋慧喬、陳巧合、鄔君梅、竇驍等演員,出演了《我是女王》。此外,除歌手、製片人、主持人等身份外,伊能靜還在1990~2015年,出版書籍多達15本。

  在姐姐們中,劉芸屬於比較清醒和幸運的一個。前幾年,劉芸和秦嵐、李小璐等人交好時,躲開了原樂視老闆娘甘薇的“糖衣炮彈”,沒有購買樂視股票。如今的樂視網已進入退市期,樂視影業也早已脫離樂視體系,當初一眾明星們的投資難免有的打了水漂。

  作為資本姐姐,早早實現財富自由的同時,買房幾乎是一件穩賺不賠的事情。例如有相關媒體報導,陳鬆伶從2009年開始在內地投資房產,先後在北京、上海等地買房,且專攻高檔住宅區,買下的物業不是用來收租,就是等樓價抬升後轉手賣出,憑藉房產,身家早就過億。

  伊能靜也對房產投資情有獨鍾,先後在北京、上海、台北等地購置了房子,其中有些房子已經升值不少。

  兩年前的網綜《週一見3》上,沈夢辰曝光了上海豪宅,帶著張大大前去參觀。沈夢辰當時笑稱:這2公里全是我家!並說,這房子是自己買的,“沒有花杜海濤的錢”。

  “少奶奶”黃聖依也有著超前的買房頭腦。在綜藝《花花萬物》中,黃聖依表示,自己在大學時便已買房,且是同學中第一個買房的人。“我到北京是一個外鄉人,買房子是一個比較好的投資。買房子有三個要素,地點、地點、地點。”

  姐姐們買房過程中也有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王麗坤早先在媒體採訪時稱,自己最大的願望就是在北京買房。不過這樣純真的願望被騙子利用,因為貪便宜,最後被中間人騙走191萬元。

  “姐夫們”真金白銀助攻

  三十而“驪”,三十而立。除了搞事業,許多姐姐或早或晚,都組建了家庭。有的姐姐另一半選擇圈內人,有的姐姐則通過婚姻,實現人生的躍升,當然也有姐姐選擇做個瀟灑的“單身富婆”。

  據記者統計,姐姐們的另一半,同為圈內藝人的有陳鬆伶、劉芸、王智、鍾麗緹、張萌和伊能靜等6位。

  從節目第一期播出,姐姐們就引起了巨大爭議,黃聖依的“少奶奶做派”甚至上了熱搜。《乘風破浪的姐姐》對於黃聖依來說,或許是一檔體驗生活的綜藝而已,因為她的丈夫楊子,已在商海浮沉多年。

  根據啟信寶信息,楊子擔任法人的企業就有9家,投資企業也有9家,是“姐夫們”中企業最多的人。

  張萌的丈夫呂超為耀客傳媒創始人,其參與的《離婚律師》《千金女賊》《蝸居》等作品皆受市場歡迎。呂超的資本版圖也相當豐富,他個人為5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投資7家企業。

  爭議姐姐還包括了劉芸,網友對其的好奇主要來源於她本人並沒有很經典的作品,卻能在姐姐們中“興風作浪”。究其原因,劉芸背後站著搖滾音樂教父鄭鈞。

  鄭鈞早在上世紀就奠定了其在國內搖滾界和原創音樂界的地位,也是國內商業化最為成功的搖滾歌手之一。作為明星創業者,當大家還在想如何高價收購版權的時候,鄭鈞卻相信未來新的音樂版權一定產生自移動互聯網。

  2014年,鄭鈞打造了自己的第一款互聯網創業項目,試圖定義移動互聯網時代的音樂消費模式。2015年,鄭鈞成為青海衛視代言人;2016年,鄭鈞攜合音量加入太合音樂,出任首席架構官。

  與沈夢辰“好事將近”的杜海濤,也有著不俗的商業頭腦。杜海濤自己也投資了許多產業,比如酒店餐廳就是其中之一。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杜海濤表示,他的經商起點是開餐廳,後來又做了家居品牌。並依據他的個人興趣,投資了一批運動健康領域的創業公司和遊戲公司。

  23位姐姐代言超160個

  除了在工作室、副業的投資,對於身處娛樂圈的姐姐們而言,代言背後折射出的商業價值同樣不容忽視。

  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不完全統計,30位姐姐中,除李斯丹妮、袁詠琳、黃齡、鄭希怡、朱婧汐、叮噹、許飛7位姐姐未查詢到其代言情況外,其餘23位姐姐共有超160款代言。

  其中,在代言數量上“取勝”的,要數主持人出身的吳昕,2006年~2013年,8年間共有30款代言;排名第二的則為演員王麗坤,2013年~2018年,6年間共代言了15款品牌;排名第三位的是歌手孟佳和歌手阿朵,二者分別在2010年~2012年、2014年~2019年累計代言12款。此外,黃聖依、張含韻、沈夢辰近年來的代言數均超過10款。

  在代言類型上,姐姐們涉及的領域也十分廣闊,包括護膚、美妝、時尚、食品、遊戲、電子產品、家居生活、服裝、電器、汽車、女性用品、賽事等多個領域。代言品類TOP8分別為護膚美妝、遊戲電競、食品類、家居生活、服裝、電子產品、鞋類、時尚產品。

  具體來看,在超160個代言中,護膚美妝依舊是姐姐們選擇最多、最偏好的領域,數量高達53個,占比超30%;遊戲電競類和食品類數量均16個,並列第二;家居生活類和服裝則均超過了10個。這樣數據趨勢的呈現並非沒有道理,畢竟對於女性明星而言,其良好的形象氣質,在護膚美妝的代言領域具有不容忽視的優勢。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常規品牌外,也有一些姐姐會選擇“微商”代言,甚至有些姐姐們在代言品牌上也“踩過雷”。

  記者發現,鍾麗緹2016年代言的思蔓瑞,黃聖依2016年代言的梵蜜琳、2018年代言的華博向大大內衣品牌、2019年代言的品佳人都是微商品牌。此外,伊能靜做過梵蜜琳的首席體驗官;還有媒體報導稱,其曾因代言一款減肥產品,而被消費者起訴。

  “一切過往皆為序章。”經過此次節目的火爆,30位“想再紅一把”的姐姐們無論是認知度、粉絲熱度、商業價值等方面都勢必更上一層樓。

  艾漫數據顯示,2020年5月~6月女明星活躍粉絲躥升榜中,TOP20中有12位女明星來自《乘風破浪的姐姐》。其中,“到哪兒都是C位”的張雨綺位居榜首,業務能力和性格都十分圈粉的萬茜位居第二,爭議頗多的伊能靜位居第三。

  記/者/手/記

  30歲姐姐的自信和底氣

  《乘風破浪的姐姐》在2019年招商會上初顯雛形時,網絡上就引起軒然大波。“沒有經紀人會同意的。”“有頭有臉的藝人來參加選秀圖什麼?”當時幾乎都是懷疑的聲音。

  沒想到這不是在開玩笑。沒有官宣、沒有定檔,《乘風破浪的姐姐》選在了微博熱搜暫停的那一週悄然上線。上不了熱搜算什麼?社交圈全在討論,對女性的單一刻板印象,讓大家厭倦久矣。

  誰給年齡上了鎖,誰說30+的女性就不能做自己了?姐姐們是多姿多彩的、個性舒展的,她們逐漸在摸索中突破自己。這些本就是“女團”內核深處的“團魂”。

  30位姐姐,她們的乘風破浪不僅在舞台上,也在事業版圖和財富積累上,這是閱曆和底氣,也是我們做“姐姐資本”篇的初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