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 不能將學校重開問題政治化
2020年07月16日07:11

原標題:疫情之下 不能將學校重開問題政治化

疫情之下 不能將學校重開問題政治化

陳小茹

  美國特朗普政府針對國際學生的一項禁令7月14日出現驚人逆轉。波士頓聯邦地區法院法官埃里森·伯勒斯當天在開庭審理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提起的相關訴訟時宣佈,特朗普政府同意“在全國範圍內”撤銷7月6日出台的國際學生今年秋季完全上網課就不能進入或留在美國的簽證新規,恢復至今年3月疫情初期的豁免政策。

  消息一經發佈,美國多所高校校長表示了歡迎。但牽頭聯合17州和首都華盛頓提起訴訟的馬薩諸塞州檢察長莫拉·希利警告說,事情“並未結束”,特朗普還可能“出新招”限製國際學生。

  當地時間7月14日,在開庭審理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起訴美國國土安全部及其下屬的入境和海關執法局一案前,法官埃里森·伯勒斯突然宣佈,訴訟雙方開庭前已達成和解協議,該協議將撤銷7月6日發佈的簽證新規,一切將“回歸現狀”。代表美國國土安全部及其下屬的入境和海關執法局的律師隨後表示,伯勒斯的描述是正確的,但未透露和解協議的細節。

  今年3月,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蔓延惡化,大多數高校相繼宣佈停止面對面授課,改為網絡授課。為了應對這場公共衛生危機,美國國土安全部下屬的入境和海關執法局(ICE)對學生簽證持有人提供了寬限措施,允許他們無需參加線下課程也能留在美國。然而,在沒有任何警告的情況下,美國入境和海關執法局7月6日改變了立場,突然發佈通報:在2020年秋季學期,持F-1/M-1簽證的國際學生如果僅上網課,將無法取得赴美簽證或維持當前簽證;已在美國境內的國際學生則需轉學去其他不完全網絡授課的高校,或採取其他措施,才能保持繼續留在美國的合法身份。這項新規定同時要求,美國高校必須在7月15日之前告知政府今年秋季具體的開學計劃。

  這項新規定很快遭到各高校的強烈反對。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7月8日率先就此提起訴訟,試圖阻止美國政府實施這項針對留學生的簽證新規。10日,包括7所常春藤盟校在內的200多所大學同步響應,向法院提交了支援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訴訟的法律文件。這些大學認為,美國政府在沒有預先通知的情況下變更國際學生簽證政策,違反了《行政程式法》,同時也打亂了學校幾個月來為保證學生在疫情期間安全學習所作的審慎規劃,令學校遭受財政損失。有180所高校會員的美國高等教育和移民校長聯盟執行主任費爾德布盧姆表示,美國政府的留學生簽證新規會嚴重影響國際學生的學習,而這將“使美國變得更糟”。她認為,如此多的美國高校公開發聲,表明美國高教界廣泛支援國際學生,重視他們為美國高校所作的巨大貢獻。

  7月13日,包括馬薩諸塞州在內的17個州和哥倫比亞特區,也就這項簽證新規聯合向法院提起了另一場類似訴訟。牽頭的馬薩諸塞州檢察長莫拉·希利在一份聲明中說:“特朗普政府甚至沒有試圖解釋這個不明智規定的基礎。該規定迫使學校在保留他們的國際學生和保護校園健康和安全中作選擇。”

  迫於各方壓力,7月14日,特朗普政府最終作出讓步,同意撤銷新規定,恢復3月疫情初期的豁免政策,即允許因疫情而全部上網課的持F-1/M-1簽證的國際學生在美國保持有效學生身份。

  特朗普政府撤銷留學簽證禁令的決定,受到了美國教育委員會和多所美國高校的歡迎。當地時間7月14日,美國教育委員會(ACE)就此事發表聲明,對特朗普政府的最新決定表示讚賞。聲明稱,針對國際學生的簽證新規“從一開始就是錯誤的”。發起訴訟的哈佛大學校長勞倫斯·巴科14日回應說:“這(撤銷簽證新規)是一次重大的勝利。我們非常感謝我們和我們的學生在過去一週中得到的廣泛支援。”南加利福尼亞大學、普林斯頓大學、哥倫比亞大學14日也紛紛表示歡迎聯邦政府撤銷留學生簽證新規的決定。哥倫比亞大學校長李·博林格稱:“由於來自高教界及其他地方的壓倒性反對,成千上萬的國際學生可以免於這種不明智的政府政策可能帶來的破壞性後果。”紐約州總檢察長詹樂霞也表示:“對於在紐約的10多萬名國際學生、全國超過100萬名國際學生以及他們的家庭來說,這是一個可喜的消息。”

  雖然國際學生暫時可以免受簽證新規的影響,但馬薩諸塞州檢察長莫拉·希利14日仍警告稱,特朗普政府可能還會採取其他措施限製國際學生。

  一名要求匿名的美國國土安全部官員14日向路透社表示,今後仍將對留學簽證相關規定進行討論,特別是,國土安全部官員仍在考慮是否要區別對待已在美國的學生和打算首次進入美國的學生。

  對於強推留學簽證新規,美國輿論普遍認為,特朗普政府是希望借留學簽證倒逼美國高校在疫情與財政損失中作出選擇,進而選擇複學複課。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孫成昊7月15日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採訪時就表示:“特朗普政府之所以急於重新開放學校,主要還是出於重啟經濟、重新恢復所謂社會秩序的考慮。”

  孫成昊分析說,今年秋季的開學時間離11月大選投票日很近,特朗普希望借重新開放學校來表明其防疫、抗疫是有成效的,“但很顯然,這個想法與美國嚴峻的疫情現實完全脫節”。目前,包括亞利桑那州、佛羅里達州在內的多個大選關鍵州疫情仍非常嚴重,受此影響,一些由共和黨籍州長治下的州對特朗普的態度已發生微妙變化,特朗普在其中有些州的支援率甚至落後於民主黨人拜登。孫成昊說:“現在特朗普是非常著急的。教育政策只是他強行推動社會經濟重新開放的一個縮影,未來不排除他還會推出其他類似措施。”

  對於特朗普政府14日突然作出讓步,孫成昊認為,特朗普推出留學簽證新規,真正想要的是選情。他的團隊最初可能作出了一個誤判,認為美國高校在當前情況下、在政府壓力之下會同意重開。後來發現誤判了形勢,反對聲音太大。這時如果不作出讓步,繼續強推,只會招來更大的反對聲,反而不利於其選情。孫成昊分析說,“這個事件表明,美國社會對於能否在秋季開學前控制住疫情並沒有信心,對特朗普政府的防疫抗疫政策也沒信心。因而,當特朗普試圖將重開學校與其選情掛鉤,而不是與師生、公眾的健康安全掛鉤時,他必然遭到一致反對。”

  也許不僅僅是針對美國,世界衛生組織緊急項目執行主任瑞安7月14日呼籲,學校重開是長期抗疫策略的重要部分,“不能將學校重開問題政治化”,學校不應淪為另一個政治元素。他說:“我們需要最大程度保障孩子的權益,包括接受教育和保障健康的權益。”

  本報北京7月15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陳小茹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7月16日 09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