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上談兵|比贏波更重要!湖人收穫的還有這些
2020年07月31日17:41

  湖人跟快艇在常規賽的最後一場較量,終於落幕了。

  湖人以103比101擊敗了來自同城的勁敵,將兩隊在本賽季的交鋒戰績扳成了2比2平。

  自此,湖人也收穫了球隊自2010-11賽季以來的第一個50+勝場。對於憋在家中數月的球員們來講,這是一個出色的開局。

  但是,如果我們再將目光放的更長遠開闊一些,這場球的份量,其實還是差上了那麼一點意思。

  原因很簡單,因為哈雷爾跟路易斯並沒有出現在場上。

  我知道肯定會有人站出來說,湖人也少人了啊,朗度打不了,巴特利也不在,憑什麼只說快艇?的確,這話說的是一點不假,但問題的關鍵就在於,快艇缺的是主力,而且是會在日後重新歸隊的人,而湖人呢,且不說朗度的價值是否真能比得上哼哈二將,AB這點的缺陣算得上是這賽季的永久性損員。這是二者間最大的差別。

  至於人員缺陣所帶來的影響是好是壞,是利大於弊,還是弊大於利,這都是後話。你要去分析這一場比賽在戰術和輪換上的事,有意義,但遠沒有停賽前那場那麼有價值。因為你現在所見到的這一切,在等到2個月之後再看,可能會是完全不同的畫面。兩隊在輪換的時間與方式,用人的調度以及整個球隊的打法上,可能都會出現不同程度的改變。

  就這場比賽而言,你該看的不是湖人怎麼贏的這一場,而是湖人究竟有哪些點是可以被在日後的兩軍對壘中值得被信任和期待的。

  今天我要講的就是這些內容。

  1、一字眉的價值。

  巴克利剛在前不久對湖人的爭冠前景做了評價,他認為決定湖人是否能夠奪冠的關鍵人物,並不是勒邦占士,而是安東尼-戴維斯。原因很簡單,因為占士年紀大了,並且他需要在鋒線上面對來自尼納特和佐治的輪番挑戰,對占士來講,想要在這樣的環境下打出持續的高光表現,太過艱難。

  而一字眉,正是那個能夠影響比賽走勢的破局者。對公鹿,他是主防字母的球員,而對快艇,他就是最好的禁區爆破點。他能否打的足夠強勢,將直接決定湖人的在季後賽中的命運。

  巴克利說的對麼?我覺得沒毛病。

  一字眉是這一整個賽季,4場比賽下來,湖人在對陣快艇時,球場上最為明顯的優勢點——本賽季,一字眉在對陣快艇時場均能夠拿到28.3分,同時還能獲得11.8次的罰球——也是日後湖人想要在季後賽中擊敗快艇就必須用好的人。

  快艇嘗試過讓很多球員去對位一字眉,但能在尺寸,噸位和靈活性上全面占優的人,一個都沒有,甚至想要做到相近,都顯得極為困難。他的存在,讓快艇在防守端有了一個天然的防守缺口,想要堵上這個口子,快艇就需要付出大量的人力與精力。

  該不該協防?什麼時候協防?從哪裡過來協防?是每一次快艇在防守一字眉時都需要做的思想掙扎。

  不過,這些通通都屬於老生常談,誰都知道的廢話。

  2、後備的發揮。

  先說韋特斯,他的表現非常出色。這種出色,不止是他在強投能力上的展示,更在於他在對陣快艇那群小後衛時,所占有的極為明顯的對抗優勢。無論是沙梅特還是列治,亦或是之後會遇上的路易斯,都很難在正面一對一的對抗中有效遏製韋特斯。加上快艇本身就缺乏足夠的禁區輪換高度,這其實就在一定程度上,強化了湖人在銜接段穩定局勢的上分能力。

  如果韋特斯的表現,是大幅高於外界預期。那麼古斯馬在今晚的表現,就真的可以說是驚豔至極了。

  古斯馬在攻守兩端都為球隊提供了巨大的能量。

  他在進攻端打出了非常出色的接投表現,命中了4記三分,還送出了一些漂亮的傳切球,誤攻的情況極少,在進攻走位與機會的選擇上,表現出了少有的冷靜與睿智。

  至於防守,他更是發揮出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湖人的防守其實是有明顯的資源傾斜的,內線群強大,後衛線上人也不少,但鋒線資源極其匱乏,足尺寸的人非常少。古斯馬算是為數不多的能在3/4號位上搖擺的球員,但也是個常規意義上的防守薄弱點。這在古斯馬上場的初期體現的非常明顯,佐治/尼納特輪番通過擋拆去點名古斯馬,目的就是想要對其實施“精準爆破”。

  但這事奇就奇在,古斯馬在對位防守佐治和尼納特時的表現,居然好的出人意料。他不僅沒有出現在速度上吃虧,反倒是有效地利用了自己四號位的身形,在沒有失位的情況下,起到了很好的防守干擾效果。

  尤其是在一字眉打5的時候,快艇雙核幾乎沒法跟內線做有效的擋拆進攻,一對一打古斯馬沒占到便宜,叫內線出來打擋拆,換過來的又是一字眉,一個更難對付的內線防守人。

  如果古斯馬能夠持續輸出這種防守表現,那麼他存在於場上的價值,就真的很大了。

  3、占士的狀態與防守。

  占士做了一個很糟的決定,但快艇後續的卡板做的更爛

  占士的進攻狀態非常糟糕,非常非常糟糕。雖然他打進了最後的制勝球,但那是一個非常不好的選擇,即便進了,也不能稱之為是一個好球,就像他拿到了準三雙的數據,並且幫助湖人隊贏波了,他的狀態也不能說好一樣。

  占士很多次的在比賽中暴露出了自己在進攻感覺上的不適,運球不穩,投籃不準,出球角度糟糕,幾乎所有身體生鏽的痕跡都在這場比賽中暴露了出來。

  好在,占士有足夠的時間去調整自己的比賽感覺,但前提是,別受傷。

  這些不是我們要講的重點,因為留給占士的時間還有不少,即便要跟快艇碰面,最快也得是1個半月以後的事。我們要講的還是防守。

  占士今天完成了好幾次關鍵防守,在一對一的盯防當中,占士的力量與速度讓他占盡了優勢,當尼納特無法在突破過程中獲得身位優勢時,他在罰球線附近所展現出的猶豫,嚴重傷害了快艇的整體進攻質量。

  跟古斯馬一樣,如果占士能在防守中找到解決尼納特和佐治的辦法,他倆的存在將在很大程度上解決掉湖人鋒線防守資源薄弱這個問題。

  設想一下湖人的關鍵球陣容,5號位站一字眉,4號位站古斯馬,3號位防守由占士來負責,剩下的兩個點會由卡魯索/波普/格連進行瓜分。如果3/4/5號位上快艇都沒法占到絕對的便宜,那麼他們所能走的最佳捷徑,也就只剩下讓雙核去找後衛群的麻煩了。

  這點在今天的比賽中體現的非常明顯。波普雖然能防,但他跟尼納特對位時是絕對是噸位劣勢,屬於錯位防守,第四節就一度出現過尼納特數次要球想要單吃波普的畫面,包括在最後關頭,尼納特還曾連續進行後衛間的擋拆,想要對湖人實施“點名戰術”。

  只不過,這一套最終都被湖人的大延誤,硬延阻給化解了。擋來擋去,卡在身前的防守人還是勒邦占士,到最後,快船隻能用球星個人能力去解決問題。

  能力上的確強的沒話說,但這終歸還是湖人在戰術上能夠接受的方式。

  最後,還是那句話,無論是快艇,公鹿還是湖人,一場常規賽的勝負都不會決定最終的冠軍歸屬,重要的是,你能在這個過程當中,尋覓到更多解題的思路,找到更多的可用之人,解決掉先前比賽所留下來的一個個的問題。

  如果站在這個角度去看待今天這場球,我想湖人所收穫的東西,應該是要遠大於一場常規賽的勝利的。

  (代號9527)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