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人民幣交易新政有何深意? 助力人民幣國際化再提速
2020年08月04日01:05

原標題:這一人民幣交易新政有何深意? 助力人民幣國際化再提速

為了降低企業彙兌成本落實金融支援實體經濟發展,相關部門再出重磅政策。

8月3日中國外彙交易中心發佈公告稱,自8月1日起,暫免人民幣對新加坡元、盧布、林吉特、新西蘭元、南非蘭特、沙特里亞爾、阿聯酋迪拉姆、波蘭茲羅提、匈牙利福林、土耳其里拉、韓元和泰銖十二個直接交易貨幣競價與詢價交易手續費,暫免期為三年。

在業內人士看來,此舉無疑將大幅提升人民幣在外貿企業與這些國家企業的貿易投資結算比重,有利於推進人民幣國際化。

“以往在實際操作環節,外貿企業與境外貿易機構都是以美元作為中間媒介,對人民幣與上述非美貨幣進行二次兌換結算,導致相關交叉彙率交易報價與手續費偏高,迫使不少企業乾脆選擇美元作為貿易投資結算貨幣。”一位國有大型銀行金融市場部業務主管向記者指出。如今在美聯儲加碼QE措施導致美元氾濫與美元彙率持續走低的環境下,這些企業使用美元結算的意願隨之下降,加之上述手續費減免,他們將更樂於通過人民幣開展貿易投資結算。

值得注意的是,國家外彙局近日公佈的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數據顯示,2020年6月,銀行代客涉外收入中,使用人民幣的規模佔比升至約35%,較2018年提升13個百分點;銀行代客對外付款中,使用人民幣的規模佔比升至約39%,較2018年提升16個百分點;與此同時,美元在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的使用佔比,則在過去兩年下降十餘個百分點。

“不過,暫免人民幣與12個直接交易貨幣競價詢價交易手續費,僅僅是增強人民幣在這些國家和地區貿易投資結算比重的第一步。”上述國有大型銀行金融市場部業務主管指出。若要吸引當地企業將更多人民幣納入儲備貨幣進行國際間貿易投資結算,除了進一步加強雙邊貿易投資關係以拓寬人民幣跨境使用範疇,還需相關部門穩步推進人民幣資本項可兌換,以便海外企業更靈活地在海外使用人民幣開展各類投資與貨幣兌換。

8月3日央行召開2020年下半年工作電視會議,將“積極穩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與資本項可兌換”納入下半年一大重要工作。

助推人民幣提升跨境貿易投資結算佔比

多位外貿企業負責人向記者坦言,隨著人民幣與12個直接交易貨幣競價詢價交易手續費暫免,他們對使用人民幣開展相關貿易結算的意願明顯上升。

“此前由於盧布、南非蘭特、沙特里亞爾、阿聯酋迪拉姆、波蘭茲羅提、匈牙利福林等新興市場貨幣彙率波動較大,導致銀行給出的交叉彙率套期保值費用與彙兌手續費根本不便宜。”一位外貿企業財務總監告訴記者。尤其在美元大幅升值導致上述新興市場貨幣彙率大幅走低期間,銀行給出的交叉彙率套期保值方案及彙兌手續費將耗去企業逾2個百分點的利潤,迫使他們幹脆選擇美元開展跨境貿易結算。

如今,隨著美聯儲持續加碼QE措施導致美元氾濫與美元彙率持續下跌,不少新興市場國家和地區企業接收美元的意願降低,此時相關部門暫免相關直接交易貨幣詢價競價手續費,無疑大幅提升彼此使用人民幣開展貿易結算的操作空間。

“我們內部測算過,今年以來多個新興市場貨幣兌人民幣處於小幅貶值,加之外彙交易手續費免除,如今我們使用人民幣進行貿易結算,相比美元付款還能省下約2.2%貿易款的彙率風險對衝成本(因為美元貶值導致美元融資與套期保值操作成本走高),進而壓低外貿產品報價,對彼此均相當有利。”這位外貿企業財務總監指出。而這些新興市場貿易企業拿到人民幣,還能對衝美元貨款彙率下跌風險。

前述國有銀行金融市場部業務主管指出,人民幣與12個非美貨幣的彙兌交易手續費暫免,勢必導致美元在中國對外貿易投資的結算比重進一步下滑。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IMI)近日發佈的《人民幣國際化報告2020》指出,截至2019年底,用來度量人民幣在國際經濟活動中實際使用程度的綜合指標——人民幣國際化指數(RII)達到3.03,同比增長13.2%。究其原因,是越來越多境外企業打算使用人民幣或進一步提升人民幣的使用比例,與此同時,境內企業的境外貿易夥伴接受人民幣結算的意願也在穩步提升。

這在6月銀行代客涉外收入與對外付款數據得到淋漓盡致的展現——當月銀行代客涉外收入里,使用人民幣的規模佔比升至約35%;在銀行代客對外付款里,使用人民幣的規模佔比也漲至39%,令美元在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里的使用佔比持續下滑。

一位香港銀行外彙交易員對此解釋稱,今年以來人民幣在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的使用佔比持續提升,一個重要原因是大量企業跨境收付款行為發生在香港,即境內外貿企業先將人民幣彙往香港,再換成外幣對外支付,反之國際貿易企業與金融機構先將外幣彙往香港,再換成人民幣用於貿易付款或投資內地金融市場。

“他們之所以選擇香港作為資金兌換與收付款的重要環節,一方面是基於稅務籌劃考量,另一方面則是香港允許資金自由兌換流動,給各方企業靈活使用資金帶來巨大的便利,尤其是通過香港豐富的彙率套保工具規避本國貨幣彙率大幅波動風險。”他分析說。因此要吸引海外企業更大範圍使用人民幣開展貿易投資結算,不僅需要降低彙兌交易手續費,還得讓他們(基於真實貿易投資背景)擁有更大的操作便利,靈活開展人民幣跨境劃撥兌換與彙率風險對衝操作。

推動更多國家將人民幣納入儲備貨幣

人民幣與12個直接交易貨幣競價詢價手續費暫免在激發企業使用人民幣開展貿易投資結算興趣同時,將多大程度吸引海外國家將更多人民幣納入儲備貨幣,同樣倍受金融市場密切關注。

前述國有銀行金融市場部業務主管向記者坦言,這主要取決於兩國的貿易投資增長趨勢,以及彼此使用人民幣進行貿易投資結算的增幅。

以俄羅斯為例,2015年中俄貿易結算的美元佔比達到90%,隨著俄羅斯啟動去美元化並加大人民幣貿易結算比重,到今年一季度,兩者貿易結算的美元佔比降至約46%,取而代之的,一是歐元,截至今年一季度,歐元在中俄貿易結算的佔比達到約30%,二是人民幣,佔比則在17%左右;而盧布由於彙率波動較大,多年以來基本維持在7%左右。

他指出,歐元之所以能成為中俄貿易結算的最主要貨幣,一方面是近年歐元彙率波動相對平穩,另一方面是歐元在國際支付領域的市場份額大幅超過人民幣,令不少俄羅斯貿易企業在收到歐元貨款後,還能與其他國家開展貿易投資結算——這恰恰是當前人民幣相比歐元的一塊短板。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人民幣在中俄貿易結算的比重穩步提升,人民幣在俄羅斯的儲備貨幣地位水漲船高。俄羅斯央行公佈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底,人民幣在俄羅斯外彙儲備的佔比超過14.2%。

“因此,若人民幣在中國對外雙邊貿易投資領域的結算比重提升,勢必帶動其他國家將更多人民幣納入儲備貨幣。”一位外資銀行跨境業務部門負責人向記者指出。不過,人民幣要借雙邊貿易投資結算比重提升,持續增強自身作為儲備貨幣的吸引力,還需做好三件事:一是人民幣跨境支付結算的基礎設施仍需搭建完善,包括擴大人民幣-更多非美貨幣的直接交易,二是吸引越來越多海外當地銀行與企業開設人民幣賬戶,為人民幣貿易融資、現金管理、項目融資等使用範圍大幅擴展提供條件;三是借助完善的人民幣金融產品服務,引導海外國家當地企業使用人民幣開展國際間的貿易、投資、貸款的資金結算。

在他看來,當前不少新興市場國家企業對人民幣的需求相當旺盛,比如他們一方面可以使用人民幣在中國採購商品,規避當地貨幣-美元-人民幣兌換之間的彙率風險,另一方面可以將資產多元化配置以規避美元持續貶值風險。

(作者:陳植 編輯:張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