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為王”時代為何走向終結?美經濟學家解讀
2020年08月08日15:16

  “美元為王”時代為何走向終結?美經濟學家解讀

  俄羅斯連塔網8月6日發表題為《巨頭跌倒——美元主導世界經濟數十年,其統治地位為何走向終結》的文章稱,美元作為世界主要儲備貨幣的統治時代正在慢慢走向終結,美國經濟學家、摩根士丹利亞洲區前主席斯蒂芬·羅奇認為,居民儲蓄減少、美國國債增加和中國力量的增強是美元貶值的原因。美元受到的外部壓力源於世界對美國所扮演角色的看法發生了改變。這種改變是特朗普上台後出現的。文章編譯如下:

  7月貶值破紀錄

  美元曾一直被視為可靠、安全和經濟繁榮的象徵。從20世紀中葉起,它就開始在國際金融體系中佔據無可爭辯的主導地位,並樹立起了不可戰勝的巨頭形象。但是,美元作為世界主要儲備貨幣的統治時代正在慢慢走向終結。世界各大銀行紛紛預測美元明年將大幅貶值,美國經濟學家、摩根士丹利亞洲區前主席斯蒂芬·羅奇認為,美元可能貶值三分之一。居民儲蓄減少、美國國債增加和中國力量的增強是美元貶值的原因。

  美國經濟在20世紀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由美元的主導地位決定的。時至今日,美國的繁榮仍然主要依靠美元在金融世界占有的主導地位。但從2002年開始,美元出現了長期貶值的趨勢。這一趨勢在今天仍然保持。

  的確,近期美元的情況不是太好。尤其今年7月份對美元來說是個非常艱難的月份,刷新了數月甚至數年來的多項最低紀錄:美元7月對英鎊貶值6%,對歐元貶值5%,對瑞士法郎和澳元貶值4%。外彙分析師認為,7月很可能是過去10年來美元彙率表現最糟的月份。

  經濟失衡是主因

  美元貶值的國內原因有很多,大多數歸結於美國經濟長期積累的不平衡。新冠肺炎疫情僅僅是暴露了許多根深蒂固的頑疾並充當了這些頑疾發展的催化劑。美國經濟的問題包括不斷增長的財政赤字、衰退和通脹風險。問題的根源是,國民儲蓄降到了國民收入的1.4%,這是自2011年以來的最低水平。較低的國民儲蓄導致美國投資的國內來源極度匱乏。

  其結果是,美國只能依靠從外部吸引投資來彌補國內儲蓄不足,而這樣做又加重了美國的債務。美國經濟由於美元在世界經濟中的特殊角色等各種原因,一直保持了較高的吸引力。但新冠疫情的暴發可能改變這一狀況,原因是美國財政赤字快速擴大。據美國國會預算管理辦公室預測,2020年財政赤字將創下和平時期的最高紀錄,達到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7.9%。

  特朗普政府被迫花費數萬億美元用於扶持企業和補貼居民,與此同時,財政收入卻因稅收不足而持續減少。經濟扶持措施儘管數量眾多,但於事無補——美國GDP二季度萎縮32.9%。這是自1947年美國開始進行經濟統計以來最嚴重的經濟滑坡。

  美國政府和特朗普本人從未對美元進一步貶值的可能性表達任何擔憂。特朗普的經濟戰略是堅持保護主義並關注美國貿易平衡,而美國的出口商則把弱勢美元視為競爭優勢。但斯蒂芬·羅奇認為,美元貶值儘管在短期有些好處,它將給美國經濟帶來諸多長期風險。

  對外吸引力減弱

  美元受到的外部壓力源於世界對美國所扮演角色的看法發生了改變。這種改變是特朗普上台後出現的。羅奇認為,美元之所以成為避險貨幣,依仗的是美國的世界領袖地位。如今,美國不再充當世界領袖、奉行保護主義並試圖把自己與世界隔離開來,這種做法將摧毀美元的支柱。美元可能不再被視為安全的避險貨幣,美國股市和債市也可能喪失對外國資金的吸引力。所有這一切可能弱化美國的世界經濟領袖角色和金融中心地位。

  與此同時,得益於中國經濟在新冠危機後的快速複蘇,人民幣作為美元的主要競爭對手之一獲得了巨大支持。美元貶值將成為中國在近年來的美中對抗中贏得的又一場勝利。美中對抗將推動中國把經濟轉向注重國內市場。這將降低中國對出口的依賴,幫助中國在國際舞台上發揮更大作用,進而擴大外國把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的需求。

  羅奇認為,歐元也有成長前景。儘管專家對此一直存有懷疑,但歐元頑強地挺過了過去10年中遭遇的所有磨難。從貿易平衡角度看,歐元彙率被低估了15%。此外,墨西哥比索和加拿大元也能發揮重要作用。在油價上漲的背景下,這兩種貨幣將走強。這些貨幣彙率上漲足以令美元彙率大幅下跌。原因在於,歐盟、加拿大、中國、墨西哥和日本是美國的最大貿易夥伴,與這些國家的貿易占美國外貿總額的72%。

  人民幣地位上升

  在新冠疫情剛暴發時,美元還被很多人視為安全的貨幣。3月份美元指數(追蹤美元對六種貨幣組成的貨幣籃子的彙率)在短暫下滑後上漲了8.81%,但隨後進入了長期下跌。目前美元指數與峰值相比下跌了6.83%,美國作為世界新冠肺炎疫情中心的時間越長,對美元的擔憂就越嚴重。

  德意誌銀行亞洲市場首席宏觀策略師薩米爾·戈埃爾6月底表示,投資者對美元的需求可能因美國出現第二波疫情而減弱。

  戈埃爾表示,隨著美國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數不斷增加,美元可能喪失避險貨幣地位。在此情況下,不僅美元對所有發達國家貨幣的彙率將跳水,美元對人民幣彙率同樣也將大幅下跌。妨礙人民幣對美元升值的主要因素是中美緊張關係,而這種緊張關繫在美國大選期間只會加劇。但是,美國無力控製疫情的狀況持續時間越長,這一因素所起的作用就越小。

  美國前財政部長亨利·保爾森曾發表觀點認為,人民幣可能爭奪世界主要儲備貨幣地位。美元的“自然壟斷”地位很快將終結,而人民幣的作用將因中國經濟融入全球進程而提升。這一切未必像某些保守人士擔心的那樣導致無序狀態,而更有可能催生多個相互競爭的貨幣集團。儘管如此,美元目前的確處於自二戰結束以來最為艱難的狀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