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缺芯片的華為如何應對?與高通5G專利授權協議很關鍵
2020年08月11日07:55

  即便是在目前的陰霾籠罩下,高通和華為這兩家中美通信行業的領軍企業,依然存在著競爭合作的平衡點。

  麒麟芯片即將停產

  無米之炊,扼腕歎息。華為終端CEO餘承東前幾天坦承,受美國政府第二輪製裁打擊,華為芯片將在9月15日之後停止生產。華為即將發佈的旗艦新品Mate 40將搭載5nm工藝的麒麟9000芯片(原先命名為1020),但這也是台積電為華為代工的最後一代芯片,除非美國政府解除對華為的製裁措施。

  儘管麒麟芯片自身取得了諸多技術突破,但在芯片製造領域,中國國內芯片製造廠商的工藝製程依然明顯落後於行業主流,無法滿足華為基於5nm工藝研發的麒麟高端芯片需求。去年美國的第一波製裁併沒有影響到華為麒麟芯片的代工廠台積電,但今年5月的第二波製裁終於迫使台積電對華為“斷供”,也讓麒麟9000成為了絕唱,沒有了製造工廠。

  此前Google被迫停止為華為手機提供Google服務,已經讓華為新品在海外市場遭受了沉重打擊(製裁之前的型號可以繼續出售);此次台積電無奈斷供,更是讓華為旗艦的未來遭遇了釜底抽薪,包括Mate 40的產能也將遭受嚴重製約。這對今年第二季度剛剛登頂全球智能手機出貨榜首的華為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不過,美國政府的第二輪華為製裁令是在5月15日下達的,給了華為四個月的緩衝時間,到9月15日正式生效。換句話說,台積電從5月15日之後不再接受華為新訂單,9月15日之後不再供應華為。在這四個月時間里,華為已經著手進行了應對籌備,與高通的專利授權協議就是其中關鍵的一步。

  終於達成授權協議

  7月30日,高通在發佈財報時宣佈已與華為達成多年期專利授權協議,高通因此將在第四財季計入18億美元的專利授權營收。需要強調的是,這筆費用是華為從2017年以來累積的、涵蓋3G以及4G LTE專利的授權費,而不是未來的雙方授權費用。受這一消息提振,高通股價從7月29日的不到93美元大幅上漲到目前的108美元,市值也創下了新高。

  2017年1月,Apple向高通提起專利訴訟之後,暫停向高通支付專利授權費。高通隨後起訴AppleiPhone侵犯自己專利,成功申請在德國和中國禁售部分型號的iPhone。當年4月,華為也推遲了對高通的專利授權費用,不過雙方的關係並不像Apple與高通那般劍拔弩張。兩家公司達成了臨時協議,華為在雙方談判的過程中依然定期向高通支付部分專利費用(每個季度支付1.5億美元)。

  去年4月,Apple與高通達成和解及多年期專利授權協議,一次性支付了拖欠了兩年多時間的專利費用總計47億美元。此外,Apple還將採購高通的5G基帶芯片用於今年發佈的iPhone 12系列。現在高通已經與所有主流OEM廠商都達成了專利授權協議,華為實際上是最後一家達成協議的。與華為達成專利協議對高通帶來的意義或許不亞於與Apple的授權協議。

  除了收到18億美元的應付專利費用之外,高通已經完成了與整個智能手機行業主要廠商的專利授權協議工作。智能手機從3G到4G LTE再到邁入5G時代,高通憑藉其基礎發明優勢,始終牢牢佔據著引領行業發展的地位。在通信技術領域,專利實力並不是單純以數量衡量,而是以質量取勝。雖然高通在5G領域的專利絕對數量並不算數一數二,但大多為質量與價值更高的核心專利。

  為何要向高通付費

  這一授權協議對華為同樣也有重要意義。在專利的問題上,兩大移動通信巨頭其實有著相同共識:只有尊重知識產權,為專利付費,才能有足夠營收保證技術創新,推進通信行業發展,形成良性循環。兩家公司都投入了年營收的15%-20%用於技術創新,才換來數以萬計的通信技術專利,成為目前引領5G通信行業的兩大創新者。

  作為運營商設備領域的行業領頭羊,華為同樣擁有雄厚的通信技術專利池,和全球主要電信運營商都達成了廣泛的交叉許可協議。華為也有大量的專利可以尋求授權營收,其知識產權也需要得到合作夥伴的尊重。自2015年以來,華為累計獲得了接近15億美元的專利授權營收。今年年初,華為還向美國最大的移動運營商Verizon提出專利訴訟,要求後者支付高達10億美元的專利授權費用。

  華為同時橫跨了電信運營商和消費者終端兩大業務領域,而高通並不涉足終端和基礎設備製造的業務。這是華為必須向高通支付專利授權費的根本原因。但考慮到華為和高通都有大量專利需要交叉授權,或許華為是智能手機行業最有話語權的廠商。只不過,作為目前智能手機行業出貨最大的廠商,年出貨超過兩億部的華為向高通支付的專利授權費也必然不會是一個小數字。

  過去三年時間,華為是智能手機行業增長最迅猛的廠商,先後超越Apple和Samsung,最終在今年第二季度登頂行業榜首。雖然去年遭到美國政府封殺,延緩了華為手機的增長速度,但並沒有擋住華為手機的崛起勢頭。據餘承東表示,去年美國禁令導致華為手機少出貨6000萬部。今年上半年華為消費者業務實現收入2558億元,手機發貨量1.05億台。

  華為旗艦急缺芯片

  然而,芯片卻是華為手機的“阿克琉斯之踵”。華為不可能覆蓋到芯片行業每個環節。在台積電因為禁令無法為華為代工麒麟高端芯片之後,華為現在急需為自己的旗艦手機找到新的芯片供應,填補自己高端產品線的供應鏈空白。而他們只有Samsung、聯發科和高通三個選擇。

  聯發科本就是華為芯片的供貨商。本月初媒體報導,華為和聯發科簽署了合作意向和採購訂單,將向聯發科採購1.2億片芯片。不過,在中低端市場可以大量使用聯發科芯片,但無法保證華為旗艦在高端市場繼續保證來之不易的競爭力。

  Samsung為華為旗艦供貨獵戶座的可能性也不大。一方面,Samsung並沒有大規模對外供貨獵戶座芯片的歷史,也沒有相應的客戶支援能力。因為供應芯片並不只是簡單銷量,還需要廣泛的技術合作與支援。另一方面,華為是Samsung手機目前主要的競爭對手。在Android旗艦市場,華為兩大旗艦P系列和Mate系列與Samsung的S系列及Note系列幾乎是直接競爭。不誇張的說,為華為供貨就是直接打擊自己旗艦產品的銷量。此前,同樣具備5nm芯片代工能力的Samsung也拒絕了為華為代工麒麟芯片。

  就當前現實來說,失去了麒麟高端芯片,華為旗艦要保持Android陣營高端市場產品競爭力,唯一選擇就是高通Snapdragon8系列旗艦芯片,這也是Android陣營所有高端旗艦的通用處理器。雖然麒麟芯片獨有的一些功能無法再實現,但至少華為可以和其他Android廠商站在一個競爭平台,並通過自己的研發積累形成差異化優勢。關鍵是,高通自己不涉足終端業務,一直與小米、OPPO和vivo等中國主流手機廠商保持著緊密合作,也是華為的長期芯片供應商。商業模式決定了高通樂於看到華為旗艦在Snapdragon8系列芯片支援下繼續保持旺盛銷量。

  高通公開反對封殺

  早在今年5月底,美國KeyBanc Capital分析師John Vinh就預測,華為會很快與高通達成專利授權協議,而且還會向高通採購Snapdragon8系列芯片,彌補自己海思芯片因為供應鏈受限的供應困難。據美國主流媒體報導,高通過去幾個月一直在努力遊說美國政府,希望獲得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BIS)出口許可,向華為5G手機供應Snapdragon移動芯片。

  對高通來說,他們和華為在終端硬件領域並不存在競爭;如果能為華為供貨Snapdragon旗艦芯片,讓華為目前渡過目前青黃不接的難關,不僅是彼此共贏,也有利於整個行業的發展。而對華為來說,如果能拿到Snapdragon旗艦芯片,則可以保證自己在麒麟停產的情況下,繼續在智能手機高端領域保持競爭力,保存自己的實力,等待未來國內芯片製造工藝提升。

  這已經不是高通第一次呼籲美國政府放行其供貨華為了。儘管自己有麒麟芯片,華為此前也一直從高通採購Snapdragon芯片用於中端市場的智能手機產品。去年美國商務部將華為列入實體清單之後,高通CEO莫倫科夫非常明確表示,無論形勢如何變化,都希望與中國合作夥伴繼續合作。高通會繼續專注於5G發展,不會受政府政策等影響。此外,高通還與Google及英特爾等矽谷巨頭一道遊說美國政府放鬆禁令,繼續向華為供應芯片。

  去年9月,莫倫科夫在向包括新浪科技在內的中國媒體講話時表示,儘管華為面臨著美國政府監管層面的問題,但高通一直在努力向華為供貨。當時莫倫科夫談到,“每個美國公司都會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貿易監管的限製,但事實上高通已經向華為重啟供貨,並一直想辦法以確保未來能夠持續供貨。”

  儘管近期政治環境逐漸惡化,但高通管理層一直在“逆流”公開發聲,呼籲重視兩國之間的共同利益,強調兩國在很多領域都有通過合作實現共贏增長的機會。高通總裁安蒙上個月表示,高通與中國移動通信產業合作超過25年,是科技行業的穩定力量,而中國在引領世界5G行業的發展。

  競爭合作利益平衡

  美國政府封殺華為主要是因為出於政治因素考慮,他們擔心華為在通信行業不斷提升的地位給美國帶來了“國家安全風險”。他們的目的是儘可能把華為的業務限製在中國國內,這也是美國在竭力勸阻英國、澳州、日本、法國、意大利等盟友國家採用華為5G設備的主要原因。但與之相反,美國主要科技企業一直是反對政府禁售華為的。

  實際上,高通和華為一直是合作競爭並存的良性關係。一方面,兩家公司都在大舉投入研發移動通信技術,在5G通信標準的的製定中各有優勢,客觀上也攜手加速了5G商用的步伐;另一方面,華為一直也從高通採購大量芯片,是高通的重要客戶。此次多年期專利授權合作,也意味著兩家公司找到了利益平衡點。而且,兩家公司都在共同拓展智能手機市場,尤其是普及5G通信技術。做大整個生態系統,這符合高通和華為的根本利益。

  中國不僅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機市場,也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機生產與供應鏈基地,是高通最看重的移動通信市場和合作夥伴基地,更是高通最大的營收來源國。在美國科技行業中,高通、Apple、微軟及英特爾這幾家巨頭一直在堅定深耕中國市場和支援中國產業發展,也始終在支援中美合作共同增長。

  雖然因為美國政府的關係,目前政策大環境出現了一些負面因素,這也不是一兩家公司可以左右的,但中美科技公司之間的貿易與合作還會延續。即便是在目前的陰霾籠罩下,中美科技公司之間依然存在著競爭合作的空間,存在著共同受益的利益平衡點,尤其是在5G時代。

  新浪科技 鄭峻發自美國矽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