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魯斯堡的台前幕後:球員解說雙重身份的麥叔
2020年08月14日12:05

  在桌球運動最負盛名的世錦賽歷史中,今年無疑是特別的一屆。從延期到允許少量觀眾現場觀賽,再到迎回現場觀眾一天后又閉門舉行。

  2020年桌球世錦賽僅有少部分工作人員、球員和媒體人員能夠進入克魯斯堡劇院。阿蘭·馬克馬努斯便是其中身兼球員和媒體人雙重身份的存在,他通過資格賽的考驗來到正賽,出局後又繼續為BBC擔任解說。

  那麼就讓我們切換到馬克馬努斯的視角,跟他到克魯斯堡走一走……

  馬克馬努斯以10比5擊敗萊斯特人路易·希思科特,自2016年以來首次以球員身份來到克魯斯堡,首輪對陣三屆世錦賽冠軍馬克·威廉斯,第一階段一度以5比4領先,但第二天返回時6局全負,5比10被威廉斯淘汰出局。

  49歲的麥叔顯然更想在觀眾面前表現,不過他也承認,今年無觀眾的賽場環境會減少球員的壓力。

  “今年的比賽可能不像往年那樣,給人那麼多戲劇化和壓力的感覺,”他說,“我一般會很緊張,或多或少都會神經緊繃,賽場環境真的感覺好不現實。”

  “為那些克魯斯堡首戰球員感到遺憾,雖然他們的表現相當不錯,我和傑米·克拉克聊了聊,他很喜歡這個環境,我覺得他只能想像一下這裏座無虛席的樣子了。”

  在結束台前的表演後,蘇格蘭人轉戰幕後,在馬克風前壓著嗓音繼續輸出。解說席按照防疫措施進行了一番改造,解說席被有機玻璃擋板一分為二,分別從兩個門進入。

  雖說條件限製頗多,馬克馬努斯表示轉去幕後讓他忘記了今年的不同。“在解說席你其實不太會注意有沒有觀眾,在解說比賽時我沉浸進去了,”蘇格蘭人說道,“有一場球我說得有點激動,提高了音調,他們都能在另一個房間聽到我的聲音。”

  “有點不好意思,但確實也有些無可厚非,偶爾是可以提高音量的,比如在一杆好球或一局結束時,觀眾掌聲很大,誰都不會發覺。我一般喜歡看著屏幕解說,而不是直接看球檯,也就看不到空蕩蕩的觀眾席,能聽到提前錄好的掌聲,卻忘了實際上沒人在場。”

  “必須得說,這個掌聲音效確實是一個好事,讓人有沉浸式的體驗,有時我得抬頭看球檯才想起來沒有現場觀眾,其實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對那些在家通過電視觀賽的人來說其實區別不大。”

  “晚上我回到房間會看一些回放,確實在電視上看比賽感覺更真實,希望之後的比賽能繼續放這種歡呼聲音效。”

  今年賽事閉門舉辦,能在現場工作的媒體人是少之又少,馬克馬努斯作為其中之一深感自豪:“能參與其中我感覺很幸運,頭一次和羅伯·沃克還有喬·佩利共事,就算彼此間有擋板間隔,但仍能互相交談。”

  “我們有一個按鈕可以直接聯繫到對方,有自己的小空間也是好事,不必和別人擠在一起,還能有自己的小衣櫥。”

  “安東尼·馬克吉爾對陣傑米·克拉克那場我解說了全程,感覺一共得打了十個小時多。和某人共處這麼長時間,好在挺有趣,彼此的關係會更近。”(世界桌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