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選中的是張小龍,而不是雷軍
2021年01月21日11:04

原標題:上帝選中的是張小龍,而不是雷軍

作者| 葉二

來源 | AI藍媒彙(lanmeih001)

十年前,作為微信的產品經理,張小龍的設想很簡單,就是希望做一個適合自己的通訊工具。十年後,讓他根本想不到的是,微信已經成為一款日活超10億,並深刻改變人們社交、生活、支付等方方面面的超級APP。

如此產品神話,張小龍也不禁感慨。

1月19日的微信之夜中,張小龍說出了一句與 “只有時代的張小龍,沒有張小龍的時代”異曲同工的話:

我感覺自己特別幸運,我想我一定是那個被上帝選中的人,光靠努力做不到。

謙虛,往往是屬於成功者的。而落敗者,就只能獨自品嚐其中辛酸。

雷軍,便是其中之一。

正在張小龍現身微信之夜的數小時前,小米米聊團隊向用戶發出公告稱,將於2月19日停止服務。這意味著,在移動IM領域,小米同樣長達10年的產品佈局最終告輸退場。

複盤來看十年前,雷軍作為最早看到移動IM風口,並率先站在移動IM風口的創業者,卻沒能飛起來。

飛起來的是微信,是張小龍。

雷軍自然是有遺憾的。

微信再造了一個騰訊,成就了後者如今在移動互聯網不可撼動的地位。如果米聊飛起,或許到不了現今微信的高光,但也足以讓小米的移動互聯網之路走的更加順暢,以及更有想像力。

畢竟,米聊所處的移動IM賽道,的的確確是個市值千億美金的賽道。

無奈在該賽道中,上帝選中的人是張小龍,而不是雷軍。

最早趕上風口

2010年10月19日,一款基於手機通信錄的社交軟件,可在本地通訊錄上直接建立與聯繫人的連接,並在此基礎上實現免費短信聊天的kik Messager出現在Apple和Android的應用商店。

那時移動互聯網正方興未艾,SNS迎來狂歡,移動通信還是飛信的天下,但日趨式微。嗅覺靈敏的互聯網人開始意識到移動IM的發展潛力。

剛成立不久準備以互聯網手機身份大幹一場的小米科技便組織了一場大討論,討論的重點不是移動IM做與不做的問題,而是新軟件應該如何定位。

當年12月,喝過小米粥的合夥人黃江吉帶隊僅用了一個多月時間,便發佈了中國第一款模仿 Kik 的產品,即為米聊。

對互聯網有深刻洞見能力的雷軍,已然看出米聊會是下一個百億甚至千億美金的機會。他跟團隊開玩笑,做小米走了狗屎運,一上來碰到兩個千億美金的機會,一個叫互聯網手機一個米聊。

但唯一要提防的,是騰訊。

在米聊第一版發佈後,雷軍就跟內部員工危機預警:“如果騰訊介入這個領域,那米聊成功的可能性就會被大大降低,介入得越早,我們成功的難度越大。據內部消息,騰訊給了我們3個月的時間。”

只是雷軍還是低估了騰訊。其所獲悉的情報來自騰訊深圳大本營,視線並沒有注意到廣州的那個由張小龍主導的qq郵箱團隊。

在kik Messager發佈不久,當小米高管討論如何定位米聊時,一個深夜,張小龍給馬化騰寫郵件,建議由他的廣州團隊做一個類似kik的產品,馬化騰當即回覆同意。2010年11月20日,微信正式立項。70天后發佈。從時間上看,只給米聊留了一個月的時間。

錯過“天選之子”

說起張小龍,可能雷軍還是得猛拍大腿。因為,他不是沒有機會將張小龍招至麾下。

1998年,還在金山的雷軍看上了張小龍做的Foxmail。

當年9月的一天,雷軍找出Foxmail的登錄BUG,並照著Foxmail軟件留下的郵件地址,給張小龍發了一封信。張小龍也很快回覆,並在郵件中留下了自己的電話號碼。

雷軍首先在電話中把自己發現的BUG告訴了張小龍。張小龍在電話那頭回應:“一大堆人反映秘密有問題,我也沒搞清楚問題在哪裡,謝謝你。”

隨後雷軍單刀直入,能不能把Foxmail賣給金山? 張小龍回應稱:15萬。這次電話交談就差不多收尾了。

等到商談具體細節時,雷軍由於忙著聯想注資金山的事兒,便請研發部同事去和張小龍談。

結果沒談成,原因是,研發部認為:“張小龍那個東西,我們一兩個月也能做出來,15 萬值嗎?”

兩年後,Foxmail 以1200 萬元被博大國際互聯網公司收購,張小龍被任命為博大公司的首席技術官。再到2005年,張小龍和Foxmail一起,被打包出售給了騰訊。

於是,雷軍與張小龍就這麼錯過了。再見面,便是移動IM賽道的直接競對。

不甘到放棄

當張小龍帶著微信,沒給米聊留太多時間便殺到米聊的面前時,後者的結局便已經註定。

社交產品上,業內都知道騰訊的厲害。

黃江吉所主導的米聊團隊早期也是做了很多創新,也敢於創新,但畢竟缺乏經驗、試錯太多。米聊時間差的優勢沒能延續半年,便蕩然無存。

雖然也曾嚐試過轉型,避免跟微信正面衝突,米聊更改了產品定位:從面向所有用戶的社交溝通工具轉變為“發燒友聚集地”,主要任務就是更好的照顧小米用戶群,配合搭建小米生態。

但這也沒能挽救米聊,後者仍然一步步從主流視線滑出。

不乏有挑事的米粉常以米聊先行問世為依據,說微信抄襲米聊的,除了換來騰訊公關總監一句“嗬嗬”,也是自討沒趣。

2011年8月7日,雷軍發佈了一條微博:“捨得,有舍才有得,小舍小得,大舍大得。”這是被也被廣泛認為是小米開始放棄米聊的標誌。

米聊也從小米曾經構建的“小米手機”、“MIUI”、“米聊”三駕馬車格局中退場,黃江吉本人也基於其負責的米聊、路由器、VR等產品都沒能取得預期中的成功,導致自己被邊緣化,並在2018年黯然離開。

不過,彼時的雷軍並未完全放棄米聊。

亦在2018年,米聊官方微博宣佈,米聊加入小米奮鬥者聯盟,為更有趣的交友而奮鬥。到2019年,米聊PC 4.0 Windows/Mac版上線,實現了全平台支援。

這被業內視為,米聊強行續命。但時至今日,終告落幕。

永遠相信美好的事情即將發生,這是雷軍常說的一句話。但在米聊上,他也只能徒歎奈何。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