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完兩個腳趾甲後,我腦子裡只有一個詞“造孽”
2021年03月24日07:26

原標題:拔完兩個腳趾甲後,我腦子裡只有一個詞“造孽”

原創 木子 果壳病人 收錄於話題#皮膚病15個

我叫木子,一直以來文文靜靜的外表迷惑了太多人,但高二那年,我被迫撕下了這層面具。人生第一次手術,穿著拖鞋穿梭在校園里,我覺得那一整年真是活出了自我。

我的抗造能力,終是敗給了甲溝炎

我自認為是個比較抗造的人,用家鄉話說就是“皮實得很”,但我的腳肯定沾了不是,經常受罪。

高二的時候,我腳趾偶有不適,腳趾頭撞到鞋子上會疼。發現好像是趾甲硌著肉了,我就自己剪剪,也沒當回事。

結果寒假里,我就疼得受不了了,鑽心的疼。左腳大拇趾內側已經紅腫,右腳大拇趾相對好點,用指甲剪困難至極,我忍著痛也只減掉了一丁點。我媽甚至專門給我買了斜角的指甲剪,可惜依舊沒用。

去了修腳店,修腳師傅淡淡地看了看:“你這都發炎了啊,得把裡面的趾甲減掉,矯正下趾甲長勢。”

圖丨圖蟲創意

說完師傅就出去了,再回來時端著一個木盆。他慢悠悠地先給我泡了腳,等趾甲軟了點後,拿出了他的武器。我忍著快奪眶而出的眼淚,看著他揮舞手裡的修腳刀,心想:“這師傅也太狠了,是不是拿刀的都這樣啊……”

不到半個小時,結束了。

“回去了有高錳酸鉀,就化水泡泡,還疼的話去醫院吧。”師傅邊收拾他的武器,邊抬頭對我說。

我穿上鞋走了幾步,除了左腳已經發炎,倒是沒有了鑽心的疼痛感。

“25塊錢,倒是值了!”我內心一陣歡喜,差點跳起來。

推開修腳店的門,一股冷風襲來,冬天就是這樣,在你笑出聲之前先讓你來口西北風。

人生第一次手術,跟鬧著玩似的

別以為這就完了,寒假還沒結束,我兩個腳趾頭又開始疼,尤其是之前發炎的左腳。我心想,是不是因為年齡大了,抗造能力就弱了?

後來,我媽帶我去了醫院。我不喜歡醫院的味道,但看看自己那再次發炎的腳趾頭,還是忍了。

掛完號來到醫生辦公室,說了自己的情況,醫生聽完後就叫我脫鞋。兩個腳就這樣被盯著,怪不好意思的。

“是甲溝炎,”醫生指了指我的左腳,然後看向右腳,“這隻還行,不是很嚴重。”

甲溝,是趾(指)甲和肉相接部分的溝。如果甲溝感染髮炎,就是甲溝炎。丨grepmed.com

“為什麼會這樣啊?”我非常誠懇地看向醫生,就憑我這麼勤快地修剪趾甲,還能讓它鑽進肉裡,我是雙腳被施了咒嗎?

“不是鞋子太擠腳,就是你剪趾甲太勤快,剪得太深了。”

好吧,兩個我都占了。38碼的鞋子對我來說寬鬆,37碼的稍微有點緊,但我不喜歡走路掉腳後跟的感覺,所有好幾次都買了37碼的鞋,覺得穿著穿著就不緊了。果然,出問題了。剪趾甲太勤快,我也承認,看來以後還是懶一些吧,懶人有懶福。

“那這能徹底治好不?是不是要動手術啊?”我媽聽了醫生說的,多少放心了點,起碼沒到嚴重的地步。

“最好手術吧,趾甲重新長出來就好了。以後趾甲別剪太深,鞋子也穿寬鬆點。”

正確的剪趾(指)甲方式丨原圖:estberkshirefootclinic.co.uk

接下來,我媽去辦住院手續,護士帶我去了病房,給我套了身病服,然後就帶著我往手術室走。等了大概半個小時,手術室的門開了,我看到剛給我瞧病的男醫生,還有一位女醫生,倆人一起走進了手術室。我躺上床後,他們開始消毒、打局部麻藥。

過了一會兒,女醫生捏了捏我的腳趾頭:“有感覺嗎?”

“啊?”我反應過來後搖了搖頭,“沒感覺。”

是真的沒感覺,我只聽到刀割肉的聲音:“醫生,要整個趾甲取掉嗎?”

“嗯,兩個都拔掉,之後會長出新的。”說話的是那個男醫生。

手術結束後,我穿上了護士給的拖鞋,出去就看到老媽在外面等著。沒輪椅,我就被她攙著,跟在醫生後面,一路走回了病房。一點都不疼,因為麻藥還沒過。

“醫生!出血了!”剛到病房門口,我一低頭就看到包著的紗布滲出血。但醫生說不要緊,讓我先躺床上休息,之後會有人給我換藥。

果然是小手術,不值一提。大概在醫院住了一個星期,我就出院了。出院那天超級冷,我穿著拖鞋,努力用腳後跟走著路。坐上公交車,冷風順著車門縫隙呼呼地吹進來,當時我腦子裡只有一個詞——“造孽”。

回到家,就是好好躺著,果然家裡就是舒服。

再次複發,穿拖鞋的我感覺像是失戀了

手術後不到半年,左腳腳趾甲溝炎複發,我實在受不了,跟老師要了假條,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了醫院。當天醫生就給我動刀了,做完手術踩著鞋子站在電梯里的時候,麻藥勁兒過了,我疼得想把自己打暈。

一回到宿舍,我就甩掉鞋子,一屁股坐到床上。舍友看著我晃蕩的腳:“挨刀了?”

“嗯,一路上疼死了。這麻藥過得也太快了,比第一次都疼。”我吃了幾口桌子上的零食。

“不用出早操了,幸福啊……”舍友投來羨慕的目光。

我白了她一眼:“班主任那眼神,請一天假,彷彿我高考就要少100分似的。臨近高三,除了學習,其他都是身外之物。”

那時高中住宿,每天三點一線,我就穿著拖鞋去上課,還是紅色的拖鞋,走哪兒都會迎來周圍人的注目。遇到熟悉的同學,他們總是先驚訝地盯著我的腳,然後問咋了。樓道里遇見老師,他們也會問候一下我的腳。去洗澡時,我也只能用塑料袋包住腳,走進去那一刻都能感受到背後投來的目光。

大好的高二生活,青春悸動。在喜歡的男孩子面前,我穿著紅色的拖鞋,腳趾包得像個粽子,毫無形象可言。那個夏天,我文靜淑女的形象不再,感覺像是失戀了。

那個夏天,我毫無形象可言,感覺像是失戀了。丨Pixabay

後來倒是沒再複發,只是可惜了左腳,兩次手術後,我左腳趾醜得不忍直視,趾甲也變厚了。此後,一到夏天,我就只穿包頭涼鞋,醜醜的腳趾讓我放棄了好多漂亮鞋子。

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醫生點評

劉韜滔 | 北京醫院外科ICU 副主任醫師

甲溝炎是趾甲(指甲)周圍皮膚皺襞因感染導致的炎症反應,嵌甲、倒刺和外傷是常見病因,尤其是嵌甲。同時作為前整形外科醫生和嵌甲症患者,我有資格來談一下嵌甲型甲溝炎。

嵌甲症患者,趾甲橫向生長,嚴重者向下方捲曲,犁入皮肉,容易造成腳趾局部反複紅腫疼痛,引發甲溝炎。修剪趾甲不當只是誘因,嵌甲症發生的本質主要還是與甲基質(位於趾/指甲後方,負責甲生長)的解剖結構有關。另外,不適當的趾甲修剪只能獲得一時的輕鬆,之後可能會愈加嚴重。

在嵌甲型甲溝炎的治療上,拔甲術有助於引流膿腫,控制嚴重感染。但是這種方法不會改變甲基質的解剖結構,所以容易複發。

部分甲基質切除術,會連同一側甲床、甲溝以及慢性炎症導致的肉芽組織一起楔形切除,通常可以徹底解決嵌甲問題。但這種方法患者疼痛明顯,癒合後趾甲也會變窄,失去了正常甲溝的形態。

以Winograd術為代表的部分甲基質切除術丨參考文獻另外一種手術思路是治理包埋趾甲的皮肉,楔形切除軟組織後在趾甲下方重新縫合,創傷較小,可以最大限度保留甲溝處正常解剖形態。
另外一種手術思路是治理包埋趾甲的皮肉,比如knot術。丨參考文獻

當然,手術治療主要還是針對比較嚴重的嵌甲型甲溝炎。為了避免腳趾局部反複發作的紅腫疼痛,嵌甲症患者最好穿著寬鬆透氣的平底鞋。輕微的嵌甲其實可以通過多次專業修剪得到一定矯正,但醫生往往不會修腳。所以如何早期干預嵌甲症,也許還只能依賴修腳師傅,不過修腳店水平參差不齊,顧客需要瞭解的是其技術如何、器械是否乾淨等。

參考文獻:

Bilsev Ince, Mehmet Dadaci, Fatma Bilgen, et al. Comparison between Knot and Winograd techniques on ingrown nail treatment. Acta Orthop Traumatol Turc. 2015;49(5):539-43.

個人經曆分享不構成診療建議,不能取代醫生對特定患者的個體化判斷,如有就診需要請前往正規醫院。

作者:木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