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陵蘭大選:為了獨立,不得不開採全球第二大稀土礦床?
2021年04月06日15:11

原標題:格陵蘭大選:為了獨立,不得不開採全球第二大稀土礦床?

當地時間4月6日,丹麥的自治領土格陵蘭將提前舉行議會選舉,多家外媒刊文指出,此次大選中有關Kvanefjeld稀土礦床的開採問題成了格陵蘭全島上下最為關心的議題,在此之前,格陵蘭多股政治勢力已就該議題博弈超10年之久,其中既有支援開採的聲音,也有極力反對的呼聲。與此同時,全球採礦業也在密切關注Kvanefjeld稀土礦床的命運。

這是4月2日在丹麥格陵蘭島首府努克拍攝的傳統木屋。新華社圖
這是4月2日在丹麥格陵蘭島首府努克拍攝的傳統木屋。新華社圖

提前到來的大選

《今日北極》新聞網站此前報導稱,格陵蘭上一次議會選舉於2018年舉行,當時獲得12個議席的前進黨(Siumut)、6個席位的民主黨與1個席位的“我們土地的後代黨”(Nunatta Qitornai)組成了執政聯盟,由此拿下議會多數席位(格陵蘭議會總議席數為31席,擁有16個席位便可組建聯合政府)。

2020年11月,格陵蘭總理金·基爾森在其所在的前進黨黨內領導人選舉中敗給了埃里克·詹森,但基爾森拒絕按照慣例卸任總理,不同意讓勝選的詹森接任,兩人由此矛盾連連。

與此同時,Kvanefjeld稀土礦床的開發事宜也成了彼時的執政聯盟爭論的焦點,當新任前進黨領導人詹森一反基爾森的態度,對開發Kvanefjeld稀土礦床的益處表示懷疑時(基爾森曾積極推動該礦床的開發事宜),民主黨離開了聯合政府,執政聯盟由此失去了多數席位。前進黨因此宣佈原定於2022年舉行的議會選舉被提前至2021年4月舉行。

美國WHBL新聞網站5日報導稱,除了住房、漁業與爭取自治權等議題,格陵蘭此次大選中最為重要的議題便是Kvanefjeld稀土礦床的開發問題。

冰山下的寶庫

半島電視台5日報導稱,Kvanefjeld礦床位於格陵蘭島南部的納薩克(Narsaq)港附近。《澳州商業評論》此前刊文指出,據勘探,Kvanefjeld礦床的稀土氧化物儲量位列全球第二,同時其鈾儲量則位列全球第六,此外還有大量的氟化鈉。正因如此,Kvanefjeld礦床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大的多元素礦床之一。

儘管早在上世紀50年代Kvanefjeld礦床已被勘探到,且其豐富的鈾儲量一度引發了各界的開採興趣,但該地自然環境嚴酷(礦床旁邊的納薩克港年平均氣溫僅為0.2攝氏度),加之1983年丹麥政府決定不開發核能,故Kvanefjeld礦床的開採工作並未開始。

2007年,總部位於澳州的格陵蘭礦業有限公司(GGG)取得了Kvanefjeld礦床的所有權。3年後,格陵蘭自治政府通過了放鬆採礦監管的法案,為當地大規模開採鋪平了道路。2015年,格陵蘭礦業有限公司向格陵蘭自治政府提交了採礦許可申請,要求以露天礦場的形式開採礦物。半島電視台報導稱,2016年,中國盛和資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在上交所上市)獲得了格陵蘭礦業有限公司11%的股份,由此成為其最大股東。

美國地質調查局的資料顯示,Kvanefjeld礦床不僅蘊藏著可加工為核燃料的鈾礦,而且其蘊藏的稀土礦物還可用於生產智能手機、平板顯示器、激光器等電子產品與航空航天設備,甚至還可用於製造風力發電機、電動汽車等氣候友好型工業製品。

開發Kvanefjeld礦床也可為格陵蘭帶來大量經濟收益。《日本時報》5日報導稱,格陵蘭礦業有限公司宣稱,該礦床經開發後可被持續開採37年,可提供700餘個就業崗位,且一開始其中過半的崗位就可由當地居民獲得。考慮到Kvanefjeld礦床所在的庫雅雷克市鎮總人口僅約6500人,故這對當地經濟來講已算得上一個不小的發展機遇了,更何況離礦床最近的納薩克2019年時的失業率已超過10%。

而在整個格陵蘭的層面,開發Kvanefjeld礦床也有助於該自治領土實現經濟獨立。《日本時報》刊文指出,眼下漁業占格陵蘭對外出口貨物的90%,也是當地的支柱產業。與此同時,格陵蘭自治政府每年獲得丹麥政府給予的5.26億歐元(約合人民幣40.71億元)財政補助,占格陵蘭自治政府年度預算的三分之一。

“格陵蘭超過90%經濟活動與漁業有關。為了變得更加獨立,我們必鬚髮展其他產業。”詹森曾如是說道。

假使Kvanefjeld礦床開發成功,那麼格陵蘭每年可多獲得2億歐元的財政收入。根據一項格陵蘭與丹麥達成的協議,礦床開發成功後格陵蘭每年收到的財政補助將會減半,這也符合格陵蘭民眾追求獨立的意願。

《今日北極》刊文指出,不少支援Kvanefjeld礦床開發項目的民眾認為該項目有助於加快格陵蘭從丹麥獨立的步伐,主張格陵蘭脫離丹麥完全獨立的前進黨也因此一度堅定支援開採Kvanefjeld礦床。

採礦的環境隱憂

然而,與此同時,也有民眾持反對意見,認為採礦會給格陵蘭留下持久而難以消除的汙染。

“沒有人想要買在鈾礦旁邊養大的羊。”披塔·隆德(Piitaq Lund)說道,現年31歲的他在Kvanefjeld礦床附近的山上飼養了550頭綿羊。半島電視台刊文指出,Kvanefjeld礦床所在的格陵蘭南部地區是島上唯一一塊氣候適合開展畜牧業生產活動的區域。

現年61歲的埃倫·弗雷德里克森是一名教師,她也住在當地一座以牧羊為主的村莊內,該村人口僅為30人。埃倫·弗雷德里克森坦言,自己擔心採礦會引發含鈾的塵埃散發到空氣中,進而汙染附近區域的土地,影響居民的生活與工作。

此外,由於需要處理採礦形成的汙染物,格陵蘭礦業有限公司還計劃建造兩個額外的水壩來存放含廢料的污水,埃倫·弗雷德里克森對此表示擔心,稱水壩一旦崩潰,後果不堪設想,“這是將難題留給了後人來解決,我覺得這是極度考慮不周的。”

在丹麥哥本哈根大學工作的格陵蘭地質學家米尼克·羅辛對此表示認同,強調水壩恐怕難以長久地蓄積採礦形成的污水。

正是有了這樣的民意基礎,格陵蘭最大的反對黨——因紐特人共同體(Inuit Ataqatigiit)雖然同樣主張獨立,但其反對開採該礦床,並承諾不向格陵蘭礦物有限公司授予採礦許可證。不過,該黨議員索菲亞·蓋斯勒坦言,因紐特人共同體並非反對所有採礦活動,該黨主要反對的是涉及提取鈾與釷的採礦活動,因為兩者均為放射性元素。

格陵蘭報刊《Sermitsiaq》的政治欄目編輯詹辛尼·白瑟森坦言,鑒於因紐特人共同體強烈反對開採Kvanefjeld礦床,其在大選中獲難以覓得組閣夥伴。WHBL也刊文指出,雖然大多數格陵蘭居民將脫離丹麥的獨立視為長期目標,但他們也認同格陵蘭首先需要發展經濟。

“屆時各方將圍繞礦床展開艱難的協商。” 詹辛尼·白瑟森說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