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蓋茨拯救地球的方案能力挽狂瀾嗎?
2021年04月07日00:00

原標題:比爾·蓋茨拯救地球的方案能力挽狂瀾嗎?

  蓋茨說:“20年前,我從未想到有一天自己會公開談論氣候變化問題,更別提寫這麼一本書了”。

  的確,他通過微軟的一系列軟件改變了我們的生活,也借由《未來之路》《未來時速》兩本書,向人們展示了數字化、信息流全面到來的時代樣貌。不過,這一切要麼正發生著,要麼都已成過去式,尤其那兩部作品,寫作時間可追溯至20多年前了。今天,我們對他本人動向或貢獻的瞭解,主要來自他的蓋茨基金和書單推薦——無論是哪一種,他都代表著這個時代全球商業領袖的風範期許,關心下一代貧窮、疾病問題或關注當前世代的智識狀況。

  如今,他關切的議題更為宏大,關乎著全人類而非部分群體的命運。如何避免氣候災難,如何實現零排放,如何找到更清潔與安全的新能源,這便是蓋茨在新書《氣候經濟與人類未來》中要探討的。

  蓋茨新書呼籲

  盡快實現“0”排放目標

  這本書中有個非常醒目的提法:“從510億噸到零排放”。蓋茨希望公眾知道這兩個數字意味著什麼。他估算出我們每年需要排放510億噸溫室氣體,而照此情勢,它帶來的氣候惡化會造成比本次新冠疫情奪去的150萬人生命更為嚴重的死亡數量。所以,他倡議減少溫室氣體排放不該是逐年逐步遞減,而應當是盡快實現“0”的目標。在書中,他打了一個形象的類比,“氣候就好比一個正在被緩緩注水的浴缸,即便我們把水調到涓涓細流的程度,浴缸早晚也會被注滿,而浴缸水滿之後,水自然會流到地面上。這就是我們必須要阻止的災難。”

  蓋茨是科技業者,是軟件工程師,他以此角色思維的身份自覺為爭創“從510億到0”擬定了一份行動方案。他說“我的思維更像是一名工程師,而不是政治學家”。從個體行為來講,他號召人們低碳出行,他本人甚至還撤出了對可能加重碳排放的產業的投資(他聲稱“多年沒有投資煤炭公司”了);對整體而言,他呼籲國際各界形成共識,積極開發與使用可再生能源及新技術,當然,他及本書的論點重心仍在技術上的突破,這種突破應該是“顛覆式的創新”,它就好比環境治理領域的火星計劃。

  蓋茨對於這一問題嚴重性、緊迫性以及附帶建設性的看法,無疑是正確的。大量溫室氣體排放,讓“全球變暖”從一個在媒體上被提及頻繁的名詞變成事故頻發的景象。前者是認知,後者是感受。“變暖”可沒有令人舒適、愜意的意味,像風暴、颶風、洪水和嚴重乾旱,種種極端天氣反映著我們的地球正快速走向數百萬年來未曾有過的高溫。就在剛剛過去的冬天,美國孤星之州得州經曆了史無前例的寒潮,電網全線崩潰,該州老百姓在數日的大停電中飽受著天寒地凍與無可奈何。

  蓋茨勾勒的美好未來能實現嗎?

  正如蓋茨的這本書所揭示的那樣,在全球環境與氣候治理的大是大非上,各國政府間的自有盤算和客觀上的外部市場失靈、集體行動失效同在。

  蓋茨清楚地意識到,解決碳排放的問題僅僅靠一些口號教化或政府規定是遠不夠的,它需要各政治、經濟體的通力配合。但這點遠超蓋茨能施加影響的範疇,他曾表示“對關於氣候變化的政治問題沒有解決方案”,但他理應知道,他獻策的技術方案離不開政治,甚至與其密不可分。這裡面有太多是科學領域無法觸及也著實撼動不了的地方。那些看似有前景、無可辯駁的科學判斷可能會被強大的既得利益集團給汙名或破壞,會被一些官僚組織給耽誤或不以為然,或者,有些國家或地區基於發展階段的不同明知超標排放的惡果,但在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兩者的先後次序上,最終還是選擇付出部分代價為了經濟持續增長……

  所以,在閱讀蓋茨的這本書時,我們忍不住會問:對一些顯而易見、需要快速啟動去做的議題大家都難以達成廣泛的共識——想想美國無法兌現其在2009年《哥本哈根協定》中所承諾的節能減排的目標,並進一步退出了《巴黎協定》——我們還能期待世界,尤其是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能就可持續發展與氣候協定坦誠相對、團結起來嗎?現在,蓋茨給出的一套方案則更為“激進”,它要求不是漸進減排,而是一步到位的零排放。在時間設定上,蓋茨大膽構想在2050年,即不到30年後實現“0”的目標。所以由終及始,這也就預示著策略和節奏完全要改變。舉例來說,假設一輛家用汽車的平均使用壽命在10年,那麼要達到2050年零排放,需要全球車廠在2040年就不再生產和銷售汽油車。這一目標現實嗎?尤其再摻和進前面提及的那些地緣政治、商業利益等因素,蓋茨勾勒的美好未來仍顯得遙不可及。

  “寫這本書是為了說服各國政府(特別是華府)和民眾”

  儘管如此,這不是說蓋茨本次就宏偉目標的書寫是一場徒勞。這本《氣候經濟與人類未來》至少在以下兩個方面是有閱讀價值的。首先,蓋茨花了五個章節,近乎佔據全書一半的篇幅來詳細拆解、介紹平均每年510億噸的碳排放是怎麼來的及各自佔比。按照蓋茨的調研、測算,工業生產在溫室氣體排放中佔比最大,尤其是鋼鐵和水泥的生產,占全球碳排放的31%;其次是電力生產與存儲,占27%;第三是種植和養殖,占19%;第四是交通出行,占16%;最後是空調製冷與取暖,占7%。蓋茨深入相關各行業實證考察與細緻說理的工作可圈可點,不過另一方面,也給那些以為使用新能源、倡導低碳出行的人們敲響一記警鍾——比起工業生產,鼓勵使用公共交通工具、購買電動車或騎腳踏車,真的是杯水車薪、無足輕重。

  與此同時,蓋茨也給出了一些應對氣候變化的建議。其中,他提了“綠色溢價(Green Premium)”的概念。該詞是指使用綠色清潔能源要付出的更多成本。蓋茨提出,在主要產生碳排放的領域,首要工作應是如何降低新技術的綠色溢價,並想辦法縮短新技術的應用推廣週期,早日實現技術迭代。這不難理解。只有當新的綠色科技比傳統技術成本高不了多少之際,才是大量投入商用、民用之時。也只有在那個時候,政府予以一定補貼才是合理可行的。從綠色溢價出發,蓋茨還給政策製定者和企業家提出三點倡議,希望從供給側和需求側同時發力,讓技術和市場在有效的公共政策引領下發揮較大作用,它們是:1.致力於減少綠色溢價,讓綠色金融的成本更便宜,更普惠,讓更多綠色領域內的創業者能夠拿到融資;2.增加政府和企業對綠色環保技術的研發投入;3.在企業採購端增加環保產品的採購,鼓勵越來越多企業能夠創造出對綠色產品的需求,形成市場的合力。

  蓋茨坦言寫作這本書是為了極力說服各國政府(特別是華府)和民眾:氣候危機是人類面臨的最大挑戰,事關後世子孫生存之計,其甚至比眼下這場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更為嚴重。就此目的來看,僅憑蓋茨自身非凡的影響力就已經做到了;圖書的出版是加重砝碼,讓話題持續發酵,並在世界更大範圍內進行傳播、引發關注、展開討論。

  對照之前的兩本未來系列作品,本書也是關於未來的。同樣,字裡行間既充滿著真知灼見,也飽含著樂觀憧憬和理想主義。書中豐富的素材與翔實的數據會給關心環保的人士帶來更為堅定的行動信心或底氣,也多少會觸動利益相關者——包括政策製定者和企業工商界,尤其是一些建設性思路更具有啟發意義。可問題仍回到原點,究竟有多大力度能推動反對勢力或因循守舊、官僚懈怠、不負責任的組織團體積極採取改變措施,這才是根本的根本、關鍵的關鍵。也就是說,比爾·蓋茨的拯救世界方案能否行之有效、力挽狂瀾,這其實不是這本書所能委以的重任。

  作者:楊吉(法學博士,浙江傳媒學院副教授、碩士生導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