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丹未卜先知定良策 巴塞死穴在美斯身上?
2021年04月11日11:20

  國家打吡賽後,高文Ronald Koeman依然忿忿不滿於球證對比夫韋治Martin Braithwaite摔倒在禁區內的無動於衷。

  誠然正如他所說,「因為如果是12碼的話,比數就可能是2比2了」,但這也只是他在媒體前的一種姿態罷了。作為職業教練,回到訓練基地,首先要追問的是巴塞為什麼會先丟兩球?為什麼會在今季被皇馬雙殺?

  只不過當他分析比賽內容的時候,他會遇到一個遠比12碼未判更為棘手的難題。

  今場比賽,施丹Zinedine Zidane的皇馬踢出了一個精彩的上半場,而這背後顯現的是他們非常充分的準備。

  為了克制巴塞隆拿自對陣巴黎聖日耳門次回合,踢出不俗表現的三後衛陣型,皇馬這邊見招拆招,同樣在球員的位置和職責上,施丹做出了很多針對性的調整:

  如圖所示,當皇馬處於無球階段時,華維迪會來到華斯基斯外側,形成實質上的五後衛站位,充分覆蓋防守寬度。

  這樣一來,華維迪(Federico Valverde)就可以限制艾巴Jordi Alba的發揮空間,還可以順勢保護防守能力不算突出的華斯基斯(Lucas Vazquez):

  與此同時,皇馬的「典禮中場」加上左邊中場雲尼斯奧斯(Vinicius),就形成了防線前的四人中場線,在他們身前則是賓施馬(Karim Benzema)。

  但是和陣型站位截然不同的是,雲尼斯奧斯其實並不會在防守中輸出體能,反倒是突前的賓施馬經常大幅回撤,從身後幫助中場中路的防守,而這一區域剛好就是美斯的接球位置和活動範圍:

  於是,你甚至可以看到賓施馬回防到本方禁區前沿的防守片段:

  巴塞在前場需要大量觸球的核心——美斯Lionel Messi,被皇馬中場防守群集中限制;斜長傳送往居於弱側的艾巴,後者的空間也被深度回防的華維迪提前佔據。

  如此一來,巴塞輸出進攻威脅的可能性大大降低,反倒是兩側翼衛大幅插上留下的身後空間被皇馬利用,能力不堪重用的三後衛只能在大空間下被對手用速度蹂躪:

  當然了,通過高文在中場的調整,巴塞的下半場表現有所回升,但他們面對的已經是作客0-2的艱難境地了。

  假如說上半場的表現在哪裡能有所改善的話,高文就要觸及到巴塞目前在強強對話中最為敏感的問題——美斯的發揮場景。

  由於年齡增長、身體機能的下降,面對深度回防的球隊時,美斯現在都需要通過大幅回撤來拿球,為自己拉出起速的空間後再向縱深方向衝擊。與此同時,身邊的中場隊友也需要壓上輔助,一方面為他拉開衝擊空間,一方面為他在衝擊過程中隨時提供出球選項。

  那麼問題就來了:一旦衝擊失敗,身後防守怎麼辦?

  正如上圖所顯示的那樣,當美斯嘗試在左肋向前衝擊時,佩德里和迪莊都在美斯和球線之前,而美斯的身後只剩下了緩慢的布斯基斯Sergio Busquets和孱弱的巴塞三後衛。

  於是,美斯被賓施馬和摩迪Luka Modric聯手斷搶之後,雲尼斯奧斯人球分過吃掉明格薩Oscar Mingueza,向著巴塞的禁區腹地全速衝擊,最終被阿羅祖Ronald Araujo在禁區前沿放倒:

  是的,這便是皇馬攻入第二球的那粒死球:

  實際上,這就是關係到球隊在場上攻守平衡的問題。

  如果進攻端打出的威脅,是建立在持續、大幅調動防守職責繁重的球員參與的基礎之上,那麼在90分鐘的維度上,暴露身後空間、防守環節出錯的概率就很大了。

  那麼,如何在未來規避這個問題呢?

  思路無非也就是從前、後兩端來開展。要麼就在中後場投入重金,引進能力突出的防守中場和中堅,最大限度減少被對手衝擊時犯錯的可能性;要麼就在前場引進真正的柱蠆式中鋒,縮減美斯的球權,圍繞中鋒來設計前場進攻的戰術。

  相較於後者,恐怕還是前者更容易被巴塞球迷接受,但考慮到巴塞目前的財力問題,這個辦法也很難實現。

  真正的球星,其實是當他站在球場上時,能最大限度降低隊友的工作難度,這也是在最大限度降低教練的佈陣難度。

  而當他的發揮建立在資源傾斜的層面上時,就要考慮資源傾斜的性價比問題了,畢竟一支球隊只有11球員,資源總歸是有限的。

  這一點,的確是美斯和巴塞在未來都要考慮的問題。

  (牧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