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山東老字號連續被罰 青島食品“一塊餅乾”如何玩轉股市?
2021年04月12日20:26

原標題:70年山東老字號連續被罰 青島食品“一塊餅乾”如何玩轉股市?

新三板掛盤兩年沒有資本動作,帶著下滑營收業績擬轉戰A股市場的“古稀”品牌,青島食品能帶給A股投資者多少期待。

正在衝擊A股的青島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後簡稱為青島食品)日前發佈2020年業績和分紅預案。2020年公司實現營收4.8億元,同比減少0.50%,另一方面公司堅持分紅,擬以現有總股本6655萬股為基數,每10股派現金5元,共計分紅3327.5萬元。

新三板掛盤兩年沒有資本動作,帶著下滑營收業績擬轉戰A股市場,青島食品能帶給A股投資者多少期待?

公開資料顯示,青島食品前身為青島食品廠,始創於1950年,已過“古稀之年” 。

70年的發展歷史,“老字號”青島食品在行業內依舊只能算是“小企業”。同行企業億滋國際和達利食品近年來營收均在百億元規模。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報告期,青島食品的營收分別為4.44億元、4.74億元、4.83億元和2.36億元,歸母淨利潤為4771.32萬元、6691.79萬元、7513.51萬元和3995.40萬元。青島食品空有“老字號”的名頭,業績抵不上巨頭零頭,甚至已經陷入停滯下滑。

目前,青島食品的固定資產成新率僅有30.62%。此次擬募資4.64億元用於智能化工廠改擴建項目、營銷網絡及信息化建設項目以及研發中心建設項目,等同於再建“青島食品”,但是老業務換“新裝”,青島食品能否突圍?

“一塊餅乾”的業務

據中國焙烤食品糖製品工業協會數據,截至2019年,我國主營收超過2000萬元的規模以上餅乾生產企業數量達到656 家,營收達1317.33億元,行業經營主體數量眾多,市場早已是紅海競爭。

在行業競爭加劇、同業公司努力豐富自身產品線的情況下,青島食品70年來卻守著“餅乾”單一的產品線,難以創新突破產品線,這無疑會讓公司增長處於劣勢。

青島食品公開的經營範圍較為廣泛,包含餅乾、調味品(半固體)以及巧克力代可可脂類糖果。不過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查閱青島食品招股書發現,其業績高度依賴餅乾尤其是鈣奶餅乾。報告期內,公司餅乾產品貢獻的銷售收入占主業收入的比例分別達79.87%、82.61%、83.16%及 87.08%,貢獻的毛利占主業毛利均超過9成。

(圖說:公司主營業務收入構成)
(圖說:公司主營業務收入構成)

2020年上半年,公司的鈣奶餅乾業務貢獻了公司83.95%的營業收入,而花生醬業務在報告內佔比持續出現下滑,2020年上半年佔比僅為8.44%。市場上熱銷的休閑類餅乾,在青島食品的產品中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每年營收不足2000萬元,只占到公司營收的3%。

青島食品坦言,餅乾行業市場競爭激烈,公司的經營業績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餅乾產品的銷售情況,如果未來該領域競爭加劇,或者該行業市場環境發生系統性不利變化,抑或消費者認可度或口味發生重大改變,均將對公司的生產經營和業績帶來不利影響。

業界分析認為,休閑零食市場行業競爭激烈,尤其互聯網零食品牌的崛起背景下,“老字號”衰落速度更快。擴充熱門產品線,通過豐富的產品線分擔風險已成為傳統零食企業增強自身競爭力的重要手段。另一方面,食品領域首要風險是食品安全,過度單一的產品線很難抵禦食品安全帶來的品牌損益。

對此,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多次致電青島食品採訪,但是其公示的電話始終無人接聽。

產品被曝不合格

招股書中,青島食品首先提示食品安全風險,稱公司產品生產過程中的環節眾多,若供應商向公司出售不合格原材料且公司未能檢驗發現,或公司在領料、生產、人員衛生管理、工藝控制、產品檢驗等環節有所疏漏,抑或下遊經銷商或銷售終端在運輸和銷售過程中未按規定保存產品,均可能導致食品安全問題的發生,從而對公司聲譽和業績造成不利影響。

事實上,報告期內,公司已經多次因為主營業務產品不合格被處罰。

2021年1月,濟南市監局發佈2021年第1期食品安全監督抽檢信息通告,青島食品子公司“青島青食有限公司”生產的生產日期/批號為“2020-07-21”的特製鈣奶餅乾產品被檢出“過氧化值(以脂肪計)”項目不合格。2月2日,青島市監局發佈2021年第4期不合格食品核查處置情況通告,其中,由青島食品生產的鐵鋅鈣奶餅乾、鐵鋅動物餅乾(衝泡型韌性餅乾)被檢出不合格。經立案調查,青島市監局對青島食品做出罰款120萬元,沒收違法所得47413.40元,罰沒款共計124.74萬元。

(圖說:青島食品被青島市監局處罰)
(圖說:青島食品被青島市監局處罰)

在遞交招股書的2020年當年,青島食品就先後被河南市監局和北京市監局通報存在產品不合格。

2020年9月,河南市監局通告顯示,由舞鋼市新概念購物廣場銷售的標稱青島青食有限公司委託青島食品生產的1批次鐵鋅鈣奶餅乾,過氧化值(以脂肪計)檢出值大幅超標。當年11月,北京市監局通報,在食品安全監督抽檢中,青島食品生產的鐵鋅動物餅乾(衝泡型韌性餅乾),經國家副食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檢驗發現過氧化值(以脂肪計)不符合食品安全國家標準。

此外,據公開報導,青島食品甚至涉嫌將試生產產品公開銷售。

青島食品在研產品中, 包括黑芝麻鈣奶餅乾研發項目、異麥芽酮糖鈣奶餅乾研發項目、單元餅乾研發項目、殼寡糖鈣奶餅乾研發項目、花生淇淋醬研發項目、紅酒玫瑰曲奇研發項目。其中,黑芝麻鈣奶餅乾研發項目、異麥芽酮糖鈣奶餅乾研發項目處於試生產階段,蛋圓餅乾研發項目、殼寡糖鈣奶餅乾研發項目、花生淇淋醬研發項目、紅酒玫瑰曲奇研發項目處於試驗階段。

而青島食品淘寶官方旗艦店“青食旗艦店”顯示,黑芝麻鈣奶餅乾、異麥芽酮糖鈣奶餅乾、殼寡糖鈣奶餅乾已上線銷售。甚至早在2019年,已有多位消費者對購買的黑芝麻鈣奶餅乾作出評價。

根據《食品生產許可審查通則》,申請人試生產的食品不得作為食品銷售。因此,青島食品涉嫌將試生產階段的產品上線銷售,或違反了規定。

衝擊資本市場的關鍵期,青島食品卻屢踩食品安全監管紅線,甚至被公司所在地監管部門開出百萬罰單,這讓市場再次對70年歷史的“老字號”產生疑問。

傳統銷售模式之困

主營產品頻發不合格事件,無疑為青島食品的資本市場之旅投下了陰影,而市場更為擔心的是公司仍顯傳統的營銷體系。

目前,新生的休閑零食品牌更多的依賴電商手段營銷,不僅可以壓縮流通領域成本,防範食品安全風險,還可以強化品牌宣傳推廣,而青島食品卻依然固守經銷商老路,銷售市場開拓能力嚴重掣肘。

據招股書透露,青島食品的銷售模式以經銷模式為主,報告期內,公司國內經銷模式收入占主營收入的比例分別為 60.47%、65.44%、66.36%及 73.19%。在休閑零食企業越來越重視的線上銷售渠道方面,青島食品的佈局卻十分緩慢,截至2020年上半年,線上銷售僅為青島食品貢獻了3.42%的收入。

(圖說:青島食品過度依賴山東市場)
(圖說:青島食品過度依賴山東市場)

同時,曆經70餘年,青島食品始終沒有走出山東省。報告期內,公司於山東省內的銷售收入占主營收入的比例均超過80%,2020年上半年高達85.09%,收入越來越依賴山東地區。

青島食品稱,雖然公司致力於開拓發展山東省外市場,並大力發展網絡銷售業務,但銷售渠道的拓展和消費者習慣的培養需要一定時間,公司銷售區域集中的現狀在短期內預計仍將存在。

此次募資計劃,青島食品擬用6276.86萬元打造營銷網絡及信息化建設,但是主要建設仍然立足線下,計劃在8個城市建設新的營銷中心。在電商營銷已成為食品行業重要的營銷渠道和品牌推廣方式背景下,青島食品讓在佈局傳統零售營銷體系,其成長性難免讓市場擔心。

掛牌新三板多年,青島食品至今沒有拿出高成長性的發展方案,包括產權歸屬未解決、公司結構不完整等問題仍被監管層問詢,甚至在提交招股說明書前不久,還因未披露股權轉讓事宜被監管部門通報。70年的“老字號”靠著“一塊餅乾”上市,投資者難免要對其可投性打出問號。

(作者:韓永先 編輯:張玉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