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V葉飛爆料“下週見” 驚魂股價下的“坐莊”迷局
2021年05月16日09:59

  原標題:大V葉飛爆料“下週見”,驚魂股價下的“坐莊”迷局

  “中源家居打算100萬收買我閉嘴!”

  近日,私募大V葉飛憑藉一則“聲討文”成為網絡紅人的同時,多家上市公司相繼陷入股價操縱漩渦。5月15日,葉飛稱,如今手握18家上市公司“坐莊黑幕”,並公開9家公司名稱。其中,除被爆“坐莊賴賬”的中源家居外,還涉及眾泰汽車、維信諾、昊誌機電、華鈺礦業等。

  連日來,葉飛不斷用爆料刷屏。5月14日,他放出中源家居“市值管理”的第一段錄音,並稱資料大概還要有幾百個G,涉及鏈條上的上市公司、券商、公募、私募、券商資管等。次日,其再度公開多段錄音,並設置付費觀看。

  “有散戶粉絲說要我爆公募基金接盤!可以,得加錢!爆料費五萬!眾籌!”葉飛爆料未有收手之意。

  5月15日,葉飛接受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中源家居、昊誌機電以及維信諾的盤方都曾委託其找下遊公募、券商進行“市值管理”,昊誌機電的盤方雖不像中源家居一樣欠他錢,但在報酬點數上“坑了他”。

  談及自曝基金接盤“黑幕”,葉飛表示,自己不會再做中介,將把精力放在股市上。“這件事之後已經沒有人找我做中介了,我也不願意幹了。”

  葉飛還原討債變炮轟,“只收到盤方10萬塊”

  此次上市公司操縱股價風波,還要追溯至葉飛5月9日的一則爆料。

  彼時,葉飛通過微博發文稱,今年3月份,中源家居委託的操盤方(簡稱:“盤方”)蒲菲迪通過中間人劉鵬找到了他,希望其作為中間人聯絡下遊機構代持股票。雙方約定,葉飛幫助盤方聯絡下遊公募基金及券商資管的資金做市值管理,並約定公募及券商資管在3月31日買入中源家居股票,按約定鎖倉,並擬將股票拉升30%以上。

  然而,事件並未按預期發展。到3月31日盤間,中源家居高開約5個點以後,盤中一度跌停,葉飛找的兩個代持方中公募沒有買入,券商資管買入1543餘萬元股票,此後中源家居連續兩個一字跌停,券商資管出於風控要求平倉止損。

  談及整個過程,葉飛5月15日告訴貝殼財經記者,按照雙方此前約定,中源家居應該支付6.5個點的好處費,葉飛會按照行規拿0.5個點,其餘6個點分配到下遊機構。

  “1500萬多抽6.5個點就是100多萬。”葉飛說。

  葉飛告訴記者,自己只收到中源家居委託盤方支付的10萬塊錢定金,這筆錢他也全部打給了下遊機構。直到4月1日,仍未如期拿到尾款 。因此,他找到盤方“蒲菲迪”催款,雙方協商過程中甚至報警,因此也就有了公開爆料一事。“因為我的下家一直問我要幾百萬尾款,我又沒有收到上家的費用。”

  採訪中,葉飛稱手上握有中源家居盤方提供的中源家居前200名股東名冊等證據,待時機成熟都會交給證監會。

  公開資料顯示,葉飛於1994年踏入證券市場,2010年創辦倚天投資,投資風格上偏愛短線操作。倚天投資旗下的“倚天雅莉3號”曾斬獲2015年全國陽光私募半年度冠軍,後以333.90%的收益在年度收益排行榜上獲亞軍。

  葉飛對外常公開稱“私募一哥”徐翔為偶像,巔峰時曾運作數以億計的資金“打板”。2015年有報導稱,葉飛的操作風格屬於典型的快進快出型,他曾公開表示其股票持倉一般不會超過5個交易日,除非特別看好才會持有10天至15天。

  戰績之外,葉飛也有著不少公開的黑曆史。2015年,證監會通報,葉飛於2015年5月13日至6月30日,以集中資金優勢在尾盤階段連續買入的方式,操縱“信威集團”、“晉西車軸”、“江淮汽車”、“奧特迅”、“中青寶”等5只股票價格,合計罰沒2600多萬元。2016年,證監會通報私募基金專項檢查執法情況,葉飛及其旗下的倚天投資出現在被採取行政監管措施的名單。

  葉飛此次接受貝殼財經記者採訪稱,自己長期經營旗下私募基金,在行業內擁有很多人脈,不少上市公司的“盤方”因此都試圖找他做中介。

  隨著此次曝光事件不斷升級,葉飛稱,不會再做中介,會把精力放在股市上。“這件事之後已經沒有人找我做中介了,我也不願意幹了,好好的去做我的股票就行了。”

  18只“葉飛概念股”,中源家居、維信諾走出莊股行情?

  葉飛的爆料名單仍在更新。

  5月15日,葉飛宣稱手握18家上市公司的“坐莊黑幕”,並公開點名9家公司,包括眾泰汽車、眾應互聯、法蘭泰克、隆基機械、維信諾、昊誌機電、華鈺礦業等。這些也被股民戲稱為“葉飛概念股”。

  5月13日晚,中源家居收到證監會監管函,被要求就媒體報導相關事項予以核實。

  當日晚間,中源家居公告稱,經自查,自上市以來,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製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均未直接或通過第三方以口頭或書面形式委託有關盤方購買公司股票,開展“市值管理”,公司實際控製人、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也未接觸或與蒲菲迪、微博大V“葉飛私募冠軍直說”相識。

  5月14日,中源家居報18.5元/股,同比下滑3.14%,對應市值14.8億元。

  貝殼財經記者梳理看到,5月14日晚間,昊誌機電、維信諾、隆基機械先後收到交易所的關注函,要求其就媒體相關報導進行自查並說明相關報導是否屬實,是否存在與第三方合謀和單獨操縱公司股價、坐莊等情形,是否存在損害上市公司及中小投資者利益情形。

  關注函還要求其說明公司及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製人、董監高、董事會秘書、其他相關人員是否與其他第三方簽訂市值管理相關協議或存在類似安排,是否存在不當市值管理情形。

  截至5月15日,上述三家公司尚未對此進行回應。根據媒體報導,昊誌機電、維信諾均表示未接觸過葉飛,不存在相關情況。

  如今,當事方各執一詞,上市公司“坐莊”疑雲待解。

  值得一提的是,貝殼財經記者梳理注意到,被點名的幾家公司股價均經曆震盪走勢。

  從盤面來看,中源家居2019年起經曆了三輪“驚魂”行情。2019年4月至5月期間,中源家居從30.96元一度漲至48.04元,很快股價又跌破30元。2020年3月至5月期間,中源家居從22元附近一度漲至39.27元,此後又跌破23元。到了2020年8月至9月,其股價從24元附近一度漲至36.98元,但同樣短時間內又跌破25元。

  “底部放量,中間縮量,高位放量,與之前查出的莊股億安科技走勢極為雷同”。某私募人士李芳(化名)稱。

  記者看到,在雪球及股吧平台上,不少投資者也將中源家居打上了莊股標籤。

  相比之下,維信諾股價盤面走勢雖沒有中間“縮量”過程,但同樣短期內經曆過暴漲暴跌。2019年1月下旬開始,維信諾股價曾在短短3周內從7.5元左右暴漲至13.6元。2020年4月,維信諾股價再次上演過山車行情,從11元附近一路上漲至7月初的17元左右,隨後開始下跌,5月24日股價為8.8元。

  記者注意到,2015年11月,西藏知合從維信諾前身黑牛食品原控股股東林秀浩處受讓5094.56萬股股票,同時輔以表決權委託,王文學成為上市公司新的實控人。

  王文學還有一個市場更為熟知的身份——華夏幸福(600340.SH)的實控人、董事長。

  李芳認為,莊股一般業績很差,這樣莊家才能在低位建倉(因為這樣就沒人和莊家搶底部籌碼),底部放量吸收籌碼後,繼續上漲,股價會縮量,表明莊家已經控製了籌碼,不需要很多成交量就能推升股票。當莊家想出貨的時候,會通過自買自賣,做大成交量,製造繁榮景象,誘騙散戶進場。

  遊資機構資深從業人員張帆(化名)告訴貝殼財經記者,莊股的特點是成交量低、分時亂、走勢奇怪,走勢基本沒有波動。所謂走勢奇怪是指分時跟牙齒一樣,犬牙交錯,走得比較亂,沒有規律,下影線或者上影線特別長,都有閃崩或者漲停。

  “波動小,高位波動那就是出貨,低位波動有可能吸籌,但是吸籌過程一般是猛烈抬升,到高位才會換手,莊一般都很難出來,所以坐莊到最後都很難。”張帆告訴記者。

  對於昊誌機電股民來說,去年12月份股價崩盤的經曆恐怕還心有心悸。

  2020年12月8日,昊誌機電早盤整體在-4%到0範圍內弱勢震盪,下午開盤後,股價突然跳水,當天下午兩點之後,直撲20%跌停,最終以跌停價14.72元/股收盤,全天成交金額約2.78億元。

  此後12月9日、12月10日兩個交易日內,昊誌機電股價繼續暴跌,上演了一出瀑布式走勢。

  5月15日,葉飛接受貝殼財經記者採訪時稱,自己曾參與昊誌機電的“跌停”。“這是劉鵬找我當中介的第一單,做完昊誌機電後,我信任劉鵬做了第二單中源家居。”

  葉飛告訴記者,昊誌機電雖然按約定照付了欠款,但實際上被“坑了一把”。根據葉飛描述,去年12月份,昊誌機電曾找到方姓人士作為盤方,並經過劉鵬找到葉飛。“我們(葉飛找到的下遊券商和公募基金)買了大概1000萬還是2000萬昊誌機電股票,約定3個月要漲多少,然後(我們)拿了股票兩三週,大概20天左右跌停了,說明他們在騙我們。”

  “當時給的好像只有5個點還是6個點,按理說出貨要給9個點或10個點,那肯定是盤方,也就是中間人拿了大頭。”葉飛認為,一個月內幾個跌停的不健康走勢,昊誌機電只要一查就能被查出問題。“下週二左右,我會把盤方交易時的銀行流水打出來交給媒體”。

  5月15日,對於葉飛這一說法,貝殼財經記者先後致電、發函昊誌機電,截至發稿,尚未獲得回應。

  此外,貝殼財經記者梳理這幾家公司業績看到,表現並不優秀。2020年,昊誌機電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歸母淨利潤5002.9萬元,同比增長143.13%;維信諾扣非後淨利虧損7.4億元,同比增長21.34%。

  拉長時間線來看,昊誌機電2019年扣非後淨利潤曾巨虧1.76億元,其業績走勢自2012年以後再未回到巔峰;維信諾則從2016年以來連續7年出現虧損,經統計,7年累計巨虧超36億元(扣非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