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通大敗局:兩年巨虧60億,百億級龍頭連環驚雷
2021年05月18日15:05

原標題:跨境通大敗局:兩年巨虧60億,百億級龍頭連環驚雷

連環爆雷!

“跨境電商龍頭”跨境通正在經曆一場大潰敗,入局跨境貿易8年,其近來相繼上演虧損30多億、慘遭退市預警、報表真實性存疑的戲碼。

董事長、總經理徐佳東等多名高管已申請辭去公司相關職務,至今幾近無實控人的狀態,這引發了投資者的恐慌情緒。截至5月13日,跨境通連續6個交易日跌停,收盤報2.71元/股,市值42億,僅為高峰期的1/9。3年多時間,市值蒸發超過300億。

發軔於第一個自貿區的沃土,這本是一家跨境電商的拓荒者、百億級的出口龍頭,率先搶占行業風口的先機後,為何又率先引爆連環驚雷?還能走出困局嗎?

“跨境通的巨虧,驗證早年跨境電商行業流行的鋪貨模式玩不動了。”有從業者這樣評價。

併購風光的隱患

跨境通的發跡,起始於2013年的一份文件。

當年8月,多部門聯合發佈關於實施支援跨境電子商務零售出口有關政策的意見》,明確了電子商務出口經營主體、監管、檢驗、支付、稅收等細則,以支援跨境電子商務零售出口。

同年,跨境通成為中國(上海)自由貿易實驗區首批25家入駐企業之一,核心企業“環球易購”淨利達3014萬,同比漲幅達116.68%。

2014年,跨境通再下一城,環球易購完成借殼上市,徐佳東入主上市平台。當年,跨境通全年營收39.61億,同比提升3.71倍,扣非淨利潤為1.68億,同比飆升4.37倍。

隨後,跨境通如同一台併購機器,一旦啟動就停不下來。

其以多次入股、直接兼併等方式,相繼收購帕拓遜和優壹電商:前者是國內跨境電商行業消費電子產品業態的領軍企業,擁有5個知名品牌,Amazon Bestseller累計超過800個;後者則以母嬰為切入點,以“優選全球+一站式解決方案”,服務國內中高端家庭消費圈,坐擁龐大的奶粉、保健、美妝等跨境品牌資源。

2020年,環球易購、帕拓遜、優壹電商的收入佔比,分別為33.07%、29.07%和37.51%。

跨境通也打造出了一批跨境渠道品牌和產品品牌,比如,服裝品類的 ZAFUL、家居品類 LANGRIA、戶外儲能品類 SUAOKI、影音品類 MPOW 等,常年在 Amazon、eBay、Wish、WALMART 等平台佔據細分品類的前五位,在歐美擁有大量的忠實消費群體。

至2018年,公司收入已飆漲至215.34億,利潤達到6.23億,同時迎來資本巔峰期,市值曾一度高達356億元。

採取資本先行方式入局跨境電商,跨境通坐穩了A股行業龍頭,表面上風光無限,其甚至一度獲得地方國資部門的青睞,卻拙於經營,埋下了極大隱患。

一個是龐大的商譽資產,一個就是巨額的庫存。

2018年業績高峰期,因併購產生的商譽高達25.3億,而庫存從2014年的2.94億一路高漲至50.66億!兩者相加,超過了同期73.23億的淨資產;超過6億的淨利潤,經營活動現金流量淨額才區區1.83億。

就財務狀況而言,跨境通已危如累卵。

有跡可循的潰敗

跨境通的暴跌,起於4月30日一夜35份公告。

公司公告大幅下修財報預期,由盈利轉為巨虧33.74億元。隨後,2名董事站出來發表異議聲明,會計師拒絕承認報表的真實性,徐佳東等核心高管相繼申請離職。

為何導致此番局面?

跨境通將慘淡的業績,歸因於環球易購人員縮減及部分業務關停,“人員縮減帶來的短期高額遣散費用及其他管理業務損失、呆滯產品庫存清理、應收賬款壞賬計提等導致深圳環球虧損約25億元”。

跨境通大潰敗背後早已有跡可循。

分析人士指,多年來,跨境貿易大多採取鋪貨模式,即賣家通過海量上架新品(採集圖片作為虛擬商品)來運營店舖,賣家手上可能有貨也可能沒貨;更多賣家先把自己的商品投放到平台,等到一定時間或一定賬期後再收錢。

“現在業內主要還是鋪貨模式,這類模式的SKU比較多。”網經社跨境電商高級分析師張周平告訴《21CBR》。

在鋪貨模式下,跨境通偏偏選擇了資產最重的採購模式——以買斷式為主,且沒有及時進行調整。

“公司根據歷史銷售數據、產品生命週期等進行備貨,通過各業務環節獲取運營數據,進行不同流程環節的配套算法模型開發,對存貨和滯銷品進行管理。”其如是陳述到。

跨境電商種類龐大、單價不高的商品來說,其管理難度極大。

跨境通資本運作高舉高打,但是併購後卻管理不善,未能有效控制庫存,加之國際環境不穩定,自2019年起,環球易購等核心平台收入下滑,公司不得不大額計提存貨跌價準備,當年即清理滯銷存貨,資產減值達到27.59億,全年巨虧27億。

2020年中,環球易購即被曝出拖欠供應商欠款,據《中國經營報》旗下貝果財經報導,2020年9月起,環球易購即被曝出拖欠供應商欠款,有員工向其記者表示,總共欠錢的供應商有3000多家,欠供應商欠款約4.5億元,還欠物流約3億元,總計7億多元。

投資者原本指望,跨境通在2020年能打翻身仗,管理層曾給出盈利1億--1.5億元的指引,沒想到的是,最終的結局是,將上一年的劇本重新演繹了一遍。

“遮羞布”掀開後,跨境通迅速“樹倒猢猻散”,迎來恐慌性拋售。

“當更多有實力的品牌、工廠開始進場,及時的轉型是很有必要的,跨境通集中爆發問題,驗證了跨境電商的鋪貨模式玩法已經玩不動了。”杭州綠色物流科技集團CEO蔡吉祥評論說,更多非賽道玩家正跨界入局跨境業務,自然大浪淘沙。

煎熬等待的轉機

巨雷壓頂後將何去何從?轉機也不是沒有。

“目前跨境通處境艱難,旗下三大子公司環球易購、優壹電商、颯芙/ZAFUL也迎來新的發展定位與格局。例如,出售帕拓遜後,環球易購會安排資金流入,業務有望重啟良性經營。”網經社跨境電商高級分析師張周平說。

3月24日 跨境通宣佈出售下屬子公司帕拓遜100%股權,標的股權轉讓總價格為20.2億元。這是其最有價值的業務,2020年,實現營業收入49.47億,同比增加43.88%,淨利潤3.18億,同比增加78.19%。

跨境通手上還有其他牌,即便撇除帕拓遜,其仍有百億的營收盤子,日常經營的現金流也尚可控,旗下時尚快消品牌電商ZAFUL依然具有成長潛力。

ZAFUL成立於2014年,最初是一家泳裝品牌,隨後逐漸發展成一個獨立的快時尚電商品牌。該服裝品牌採用買斷製採購和自主研發兩種模式,並一度試水“分銷返利”、KOL與KOC帶貨,月活躍用戶高達1700萬。

根據2020年度“BRANDZ中國出海品牌50強”榜單顯示,ZAFUL位列中國出海品牌綜合排名第38名,線上快時尚類第2名,僅次於跨境女裝電商中的翹楚SHEIN。

“跨境通底盤並未遭受實質性打擊,依然有機會打贏翻身仗。”張周平評論說。

截至5月13日,最新的消息是,跨境通已提名王成斌等5人為董事候選人,其要恢復元氣,需要不少的時間。

現在,備受煎熬的是7萬戶左右的股東,他們在焦慮中度日如年。

“本來跨境貿易也是個好題材,跨境通也是當年龍頭,誰知道炒個冷飯怎麼變餿了呢?”一名投資者告訴《21CBR》記者,其在年報預告變臉前買入兩萬塊,已虧去一半多,“也不寄希望於維權賠償了,企業違規成本太低,小韭菜就是接盤俠了。”

(作者:覃毅 編輯:陳曉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